December 1, 2015 / 5:08 AM / 5 years ago

焦点:后SDR时代 人民币国际化将更任重道远

、 - * 人民币如期入篮SDR,但比例低于预期

* 后SDR时代,人民币国际化仍道路漫漫

* 人民币汇率短期维稳长期看好

* 倒逼中国金融改革进程,须防范短期资本流动冲击

作者 李文科

路透北京12月1日 - 人民币如期入篮SDR(特别提款权),为自1980年以来SDR篮子构成出现的首次重大变化,尽管比例低于预期,但这是中国经济融入全球金融体系的一个里程碑,对于人民币国际化和国际货币和金融体系的双赢影响不言自明;不过,真正实现人民币国际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分析人士称,此举对人民币汇率的短期影响应该不大,但中长期价值将逐步凸显。人民币因此一步跨入储备货币行列,进而为中国和全球经济的增长和稳定提供支持,尤其将倒逼中国金融改革的深化,进一步扩大中国金融市场的宽度和深度,整体利好股市和债市。

“我们需要的是苦练内功,...只有一个强大的中国本土经济和金融体系,才能支撑起一个国际化的人民币。”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执行所长贲圣林。

他指出,加入SDR实际上是一个对国际社会承诺,会倒逼国内金融改革的进程,包括跨境投资、外汇管理自由化等,并推动国内资本市场和金融市场的发展,包括利率市场化。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网站刊发的新闻稿亦指出,可以将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视作中国与全球金融体系融合过程中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它也对中国的持续改革进程起到确认和强化作用。人民币的加入还将提高特别提款权作为国际储备资产的吸引力,因为特别提款权篮子将更加多元化,篮子构成将更能代表世界主要货币。

民生证券报告指出,货币国际化分三个层次,被认可、有需要和可获得。从理性角度来说,人民币国际化有所成就,但才刚开始,未来长路漫漫。目前来看,人民币加入SDR刚刚垒实第一层“被认可”,当然各层次都在积极有序的推进中。

斯坦福大学国际发展研究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尼古拉斯·霍普接受路透电话专访时则指出,相较于人民币纳入SDR而言,不论对中国还是对IMF而言,美国国会是否能批准以牺牲欧洲国家投票权为代价而提高中国在IMF中的投票权,才是更有意义的事。

人民币加入SDR消息公布后,市场反应平稳。美元指数.DXY走势基本平稳,离岸人民币CNH=D3小幅走弱,而人民币中间价CNY=PBOC亦继续小幅走弱,幅度在预期中,人民币兑美元CNY=CFXS开盘逾一个小时,波幅非常狭窄,仅十几个点子。

北京时间12月1日凌晨,IMF执行董事会投票决定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与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圆,一道构成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人民币在SDR篮子中的权重为10.92%,将于2016年10月1日起生效。

**短期汇率维稳长期看好**

虽然人民币加入SDR是一个重大利好,有利于增强国际社会对人民币的信心,长远料促人民币汇率机制市场化改革,对汇率形成支撑。但短期市场已经提前消化这一预期,影响将有限。

“加入SDR是人民币国际化的一个里程碑,长远目标是清洁汇率,达到干预极少的情况,但目前汇率体制改变有过渡的过程。”中国国家外管局局长易纲指出。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校长助理丁志杰教授接受路透专访时指出,入篮后人民币出现大贬的概率很小,市场化是方向,但监管层仍将适时出手,不会放任。

一股份制商业银行交易员也指出,入篮之后的趋势,是在监管层的指引下,境内外价格趋于一致。但全市场都认为人民币要贬值的,过一段时间之后央行大概率还会放开。

申万宏源报告并称,从更长一段时期来看,人民币加入SDR后的汇率走势还要取决于中国经济的基本面。“以2017年19大召开为拐点,经济会逐渐步入新周期,此前经济可能都处于探底过程,长期来看,未来汇率将呈现出NIKE型走势。”

不过亦有人士指出,也不宜高估人民币加入SDR后对汇率稳定方面起到的作用,人民币贬值预期近阶段尚难以消解,尤其是美元加息周期叠加人民币降息周期中,而央行之前频繁“出手”稳定汇率,推延的贬值压力存在阶段性释放风险。

考虑到短期汇率波动风险,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中国应做好政策储备。深入研究推出“托宾税”、无息存款准备金、外汇交易手续费等价格调节手段,应对跨境资金流动冲击。

**更多金融改革开放措施可期**

人民币加入SDR给中国金融改革进行认可之外,更是将倒逼改革继续深化,更多金融市场化改革举措可期,中长期利好股市和债市。

虽然人民币入篮SDR不会立即造成全球资产大规模重新配置和人民币在全球使用水平的大幅提升,但将吸引更多境外投资者将人民币资产纳入资产配置组合以反映中国资本市场在全球市场的表现,并推动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和国内金融市场开放程度,丰富金融产品的层次与种类。

“(人民币加入SDR对金融政策的影响)主要是加快中国改革,因为国际货币一定是自由的,资本项下可兑换的,利率市场化。如果资本项下可兑换就没有央行干预的问题了。”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姚余栋。

霍普在接受路透电话专访时指出,过去二十年间一直在关注中国金融市场的改革,相比于中国经济其它领域的改革,金融市场的改革步伐令人有些失望,并没有发展出与中国经济相匹配的成熟度。

温彬就指出,应以人民币纳入SDR为契机,继续深化金融改革,同时建立风险防范的常态化机制,需要加快建立和完善利率的价格传导机制;继续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并扩大资本项目双向开放,推进人民币离岸市场发展。

申万宏源报告亦指出,加入SDR只是人民币国际化的一步,未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债券市场的加速开放更是重点。债券市场未来可期待的政策包括:启动深港通,并将债券相关交易纳入沪港通和深港通的投资范围;进一步放宽QFII和RQFII的准入限制,特别是将银行间市场对其全面开放;鼓励财政部及国内企业境外发债等。

不过,人民币入篮将扩大资本项目开放等金融改革的同时,亦可能带来短期资本流出风险。

温彬就提到,若美联储近期启动加息,二者叠加短期内可能出现资本外流,令人民币汇率承压。但从中长期看,中国经济稳定、外汇储备充足、金融市场开放也会吸引更多的境外资金流入国内配置人民币资产,从而对冲资本流出压力。(完)

审校 杨淑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