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6, 2018 / 2:59 AM / 20 days ago

中美贸易摩擦突破口指向中国数字领域及服务贸易开放--学者

路透上海5月5日 - 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天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周六表示,美国提出致力削减对华的大额逆差,短期来看,货物贸易难以达到目的,未来突破口之一可能是中国数字领域及服务贸易的对外开放。

他在出席中欧私人财富投资论坛时指出,中美贸易谈判的结局相当关键,如果谈判失败,中国需要通过财政信用扩张来稳住经济。在目前中国高债务、高杠杆的情况下,很容易形成”米德冲突”,货币购买力下降,国际收支恶化,进而利率上升,对国内资本市场形成较大的冲击。若谈判成功,中国去杠杆控风险的经济调控措施则不需要做太多调整。

学术上,米德冲突是指在特定情况下,如果一国政府单纯使用支出调整政策(财政、货币政策)或支出转换政策(汇率政策)来同时追求内外均衡,则该国可能会面临内部均衡与外部均衡的冲突。

“美国开出一个支票清单,两千亿美金中国要填满。从现有产业结构来看,中国在贸易领域填满是没有可能性。”他指出,”美国一时间哪里找那么多工业品卖给中国,可能性非常小。只有一个方向着力是有可能填满部分支票,这个方向是数字和服务贸易市场开放。”

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率领代表团周四访华,与中国政府就中美经贸问题进行磋商。海外媒体记者近日透露美方提出的贸易谈判框架,其中一条就是要求中国到2020年将同美国的贸易顺差减少2,000亿美元,并将所有产品关税降至不高于美国的水平。

刘煜辉指出,如果不是数字领域这个方向,无论是知识产权,还是减少补贴,都没有办法改变现实中的贸易数据,这是由美国的产业结构所决定的。所以中国的科技巨头们未来可能面临一个趋势性的贸易壁垒逐渐降低的过程。科技公司将面对一个竞争更加激烈的市场,再也不能关起门来自己独享了。

他认为,美国总统特朗普所推动的贸易摩擦,本质就是反全球化,而中国正是最近四十年来全球化红利的最大受益者。未来中国如何防守,一个方向就是降低成本,就是通过改革来降低国内体制中不断产出的经济租金,包括政府租金、垄断租金和高昂的土地租金。

而进口替代是另一良方。他指出,中国在生物医药、医疗健康方向与欧美发达国家的差距,可能比芯片的差距还要大。未来这两个领域的发展空间非常大,而且这些领域不是强资本密集型,不需要国家资本密集投入,去打一个战争式攻关,完全靠商业私人资本模式就可以前行。

“这个方向恐怕未来5-10年...可以找到很好投资标的,会出很多伟大公司。”他说。(完)

发稿 林琦 ;审校 乔艳红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