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7, 2019 / 9:10 AM / 21 days ago

分析:汇市闷局令交易员大惑不解 担忧恐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路透伦敦6月27日 - 汇市交投极度沉闷,逼得野村的欧洲外汇营业部门负责人Fabrizio Russo改卖债券了。

资料图片:2015年3月,加拿大多伦多,蒙特利尔银行的外汇交易员们的工作场景。REUTERS/Mark Blinch

Russo告诉路透,在缺乏剧烈汇率波动可刺激投资者兴趣的情况下,向客户推销汇率交易只是徒劳。

“这是白费工夫。在市况淡静的时候,打电话给(客户)实在没有意义。”

“我已经在卖债券给客户,”他说,最近几周欧洲公债买盘狂热程度,与汇市的低迷形成强烈对比。

Russo所经历的是整个伦敦各大交易室的普遍现象。伦敦汇市是一天交易规模高达5.1万亿(兆)美元的主要交易中心。一些资深交易员称,这让他们回想起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的情形。

德意志银行的汇率波动率指数从2017年开始下降,已降至四年半最低水准,目前位于2019年初水准的三分之二左右,且不到三年前峰值的一半。

德意志银行外汇波动率指数互动图:tmsnrt.rs/2JdI81l

tmsnrt.rs/2FztlNk

低“波动率”反映汇率的相对秩序--市场没有较大的价差来提供赚钱机会、提高对冲产品需求。这里的“波动率”就是期权市场的隐含波动率。

由于多家央行预计将延长实施十年之久的刺激计划,汇市的沉闷市况可能持续,因短期和长期利率再度都趋向零,主要货币的利差再次缩窄。

汇市对进行大幅调整有多么抗拒,6月18日那天的市场表现就是明证,当天欧洲央行总裁德拉吉暗示可能将进行更多次降息,市场为之震惊。他的讲话推动德国10年期公债收益率降至纪录低点,法国公债收益率有史以来首次跌至0%下方,欧洲股市则跳涨2%。

但是欧元呢?它兑美元只下滑了0.4%,从历史标准来看是很小的波动幅度,在6月最大单日波幅排名中只排第四。

自去年10月以来,全球最大货币对欧元/美元一直在1.10-1.16区间内,波动幅度仅略大于4%,即便是有贸易战、经济衰退威胁以及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利率政策U型反转等因素影响。

相比较而言,美国公债的波动率却飙升至2017年4月以来最高,同时股市的“担忧”指标--波动率指数(VIX)仍高于2017年所及数年低位。

“美联储绝对带来影响,利率在剧烈变动,而汇市并未起涟漪。真奇怪,”德意志银行外汇联席主管Russell LaScala称,“变成了昏昏欲睡的一类资产”。

tmsnrt.rs/2ZYKk3F

tmsnrt.rs/2ZQmPJK

**做空波动率**

一个问题在于,这样异常平静的状态是否会出现恐慌的结果,就如同2008年3月时一样;德意志银行波动率指数在2007年多数时间内都维持在7以下,但在2008年3月飙升至12以上。

期权并未显示出现这种情况的迹象。一年期欧元/美元隐含波动率已经跌至6,1月时还接近8。

然而尽管驱动波动率再次升高的政治和经济不确定因素不少,但市场行为的改变可能为最终的结局埋下种子。

许多交易商已经受到“做空波动率”策略的吸引,举例来说,只要未来一个月欧元/美元保持在1.11-1.15之间,他们买进一个期权就能够赚取“溢价”。如果波动率大涨,使得汇价突破上述区间,交易商则将赔掉最初支付的权利金。

2017年,平静的美国股市吸引许多华尔街人士投入做空波动率的押注,这些押注最终在2018年2月爆炸,被称作是“波动率末日”(volmageddon),当时相对微不足道的引爆因素只是一个美国通胀数据。

“这是个风险很高的策略,但在此同时,有四年的时间这是个赚钱的策略,”德意志银行的LaScala表示,他把过晚进入作空波动率交易的人叫做“观光客”。

波动性不足也促使债券和股票经理人减少对冲。

野村的Russo称,曾持有日圆作为风险对冲工具的投资者,对日圆在12月股市大跌期间没有出现更大幅度的升值而感到失望。当时日圆上涨了3%左右,而华尔街股市重挫了10%。

他指出,很多人此后就不再利用日圆来对冲投资。

同样的被视为可对冲欧洲风险的欧元,对最近意大利债券的抛售几乎没有任何回应。

tmsnrt.rs/2ZOJu9o

对冲基金亦缩减了对货币走向的押注。

野村的Russo指,美联储态度转向鸽派已引燃了一些兴趣,尤其是投资者准备押注美元已过高峰。他一直在告诉客户,要对波动回升做好准备。

**没有方向**

低波动率不利于银行获利。最近几个月,CLS等平台的日均外汇交易规模较上年同期下降约10%。

由于交易利润严重依赖于波动率,根据数据公司Coalition估算,2018年投行的外汇交易营收仅为163亿美元,2015年为184亿美元。

一名资深外汇交易员表示,他所供职的位于伦敦的银行外汇交易收入以每年5%的速度萎缩,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好几年。

“没有波动,你根本赚不到钱。低波动率还好,但如果非常低就不好了,”资产管理公司Millennium Global的投资组合主管Richard Benson表示。

由于投资人在场边观望,交易员和客户吃饭的时间多了,交易的时间少了。

一位要求不透露姓氏的英资银行外汇交易员James表示,他上班有时候会听音乐。

“看着屏幕上纹丝不动的报价...就像在看着油漆慢慢变干,”他悲叹道。(完)

编译/审校 汪红英/白云/刘秀红/张明钧/孙茉莉/李春喜/王颖/蔡美珍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