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5, 2018 / 8:23 AM / 2 months ago

分析:中国社保从严征收引发企业负担加重忧虑 减税降费能否清楚明白?

作者 沈燕

资料图片:2013年11月,上海浦东陆家嘴金融区,行人经过一处高空步行通道。REUTERS/Carlos Barria

路透北京9月5日 - 一方面,中国政府和财税部门不断强调年内减税降费超万亿;但另一方面,中国将于明年开始社保费统一由税务部门征收,引发学界担心从严征收将增加企业税费成本,降低个人可支配收入,进而加剧实体经济困难甚至导致明年出现裁员潮。

这也淹没了刚刚通过的个税起征点提高带来的喜悦。究其根源,背后体现的是民众与政府部门对中国税负沉重与否的感受度完全不同,更体现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民众对税收的痛点变的格外敏感。

“社保征收体制改革虽然对于补充社保资金缺口,改善居民福利具有长远意义,但征管力度的短期显著提升,预计将显著提高中小企业的经营成本、冲击企业利润,并对居民当期收入带来负面影响。”国泰君安的研究报告称。

报告认为,中国企业社保费率位居全球高位,不仅普遍高于发展中国家,而且高于大多数发达国家。对企业而言,社保费用是企业人力成本的重要组成部分,社保费率的高低直接影响着企业的盈利能力和产品的竞争力。

近年来中国企业社保总费率水平持续保持高位,平均来看当前企业总费率在30%左右。因此,对于很多以人力成本为主要优势的中国企业而言,企业逃缴、漏缴、少缴社保的动机很强。

虽然政府从2015年开始每年都有调降社保费费率的政策出台,最多为企业降低近4个百分点的费率。然而从2014年,即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征缴收入不抵支出开始,社会平均工资增速逐年放缓,但是人均缴费增速却在加速提升。

据国内大型投行--中金公司的报告,基本养老保险的实际费率从2014年的19%升至2017年的21.6%,其中2017年大幅上升2个百分点;而考虑五险一金后,中国企业的用人成本是员工工资的1.4倍,个人的税前收入是工资的58%(假设25%的税率)。

“如此高的社保缴存比例再加上从严征收会增加了企业的负担,不利于企业经营和投资,降低了个人的可支配收入,不利于消费,企业还可能为了降低成本而减少雇员,在当前的宏观背景下负面影响更加突出。”报告称。

根据2018年7月20日中办、国办印发的《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社会保险的征收工作自9月1日起将逐步转至税务部门统一进行,于2019年1月1日正式实施。

**减税降费成效几何?还是减了税却升了费?**

在外企人事部门工作的李女士对社保费用上升的感受最为深刻。她曾帮公司所在部门招聘一位有经验员工,开出的工资待遇远高于社会平均工资,但若扣除将近20%左右的五险一金以及个税后,该份薪资待遇却被至少三四个合适的应聘者拒绝了。

高昂的社保费用支出正日渐成为企业的负担,阶段性降低社保缴存比例也成为企业降负的实招。今年4月份的国常会就决定符合条件的地区可从今年5月1日起再下调工伤保险费率20%或50%,将阶段性降低企业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政策期限延长至2020年4月30日。

中金报告称,过去几年社保征缴力度的提升抵消了降费给企业减负的影响,企业的实际社保负担反而在上升,按规定基数上缴社保费影响范围大,会使参保企业整体的社保费成本提高14%;降低社保费率已是当务之急,下调6-8个点或能降低从严征收对企业的影响。

“从社保白皮书来看,73%的企业都会受到影响。2017年企业缴纳的社保费合计约5万亿,也就是说,缴费基数规范化会增加社保征缴收入约7,000亿,调整至工业企业口径将拖累利润总额下滑3%;个人的税后工资降低1.3%。”报告称。

上月接受路透专访的中国财长刘昆曾提到,今年以来减税举措不断,从目前看中国全年减税降费的规模将超过年初预计的1.1万亿元人民币。

**减税能否清清楚楚?花钱如何明明白白?**

相较官员和官媒大张旗鼓畅谈减税给实体经济带来的好处以及让实体经济越来越实的表功宣传之语,来自减税主体的企业的感受或许更具有说服力。

在北京一家大型灯具市场经营灯具的王女士就注销了此前自己名下一般纳税人公司的营业执照,转成个体工商业户,“为了少缴税,变成公司还要给员工上齐各种保险,那些钱员工也拿不到,又都不是北京本地人,对他们而言,宁愿到手的工资高一点,拿回老家再交保险也不想在北京交这么多的保险。”

在中国法学会财税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研所原所长刘佐看来,近年来中国高层已经注意到企业和个人的税费负担偏重,并且采取了一系列的减税降费措施。

他认为,在减税的过程中,个人能否受益、受益多少,取决于多方面的因素:减少个人所得税,个人可以直接受益,但是此税的体量较小,受益人数和金额也有限。减少企业所得税,可以直接减少企业的负担;降低增值税税率,理论上可以直接减少消费者的负担,但这些减少的税收不一定都会体现在商品和服务的价格上,其中一部分有可能变成企业的利润。

此外,中国的财政支出中行政开支很大,所以减少开支的空间也很大。中国的财政改革,不能光减税降费,同时得压缩财政开支。

“目前我国政府的财政支出规模庞大,不光要支撑中央、省、市、县、乡五级政府,还有同级的党委、人大、政协、监委、法院和检察院,机构运行和人员供养开支很多。很多公立学校、学校类似政府机关,领导班子和下属机构庞大,管理人员很多,开支也很大。”他表示。

刘佐认为,如果能够逐步上述精简机构和人员,就可以减少很多财政支出,也有利于减税降费,减轻民负,改善民生。”(完)

(北京中文部宿泱韫也有贡献)

审校 乔艳红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