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8, 2018 / 6:37 AM / 5 months ago

热点聚焦:从南亚到南美 美联储升息刺痛全球各地

路透雅加达/布宜诺斯艾利斯/华盛顿12月18日 - 今年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持续加息,而远在雅加达、销售人偶收藏品的库尼阿万(Andy Kurniawan)的利润下降到了接近于零。

资料图片:2017年11月,印尼雅加达,一家银行里成摞的印尼卢比。REUTERS/Darren Whiteside

美联储的升息决定提振了美元并打击了印尼卢比IDR=,使得进口人偶的成本变得更加高昂,但库尼阿万忍住了涨价的冲动,避免了他最喜欢的角色--绿巨人(Hulk)的愚蠢行为。

当绿巨人释放他的愤怒和破坏力量时,“一切都会成为残骸”,他在玩具箱子从地板堆到天花板的店铺里面说道。“但我必须大敢地削减我的利润,希望人们仍会光顾我的生意。”

当美联储在华盛顿踩下刹车、为美国这个全球最大经济体降温时,其影响波及到了很远和很广泛的地方。它本周准备再踩一次。虽然一些官员呼吁美联储更加注意其行动对新兴市场的影响,或者至少能更清晰地传达其意图,但抱怨并没有用。

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抨击美联储的升息行动过快和过猛,但他的批评没有什么效果。

通过升息和缩表,美联储让美国公债比其他风险偏高的海外投资更具吸引力。这提高了抛售其他货币买进美元的需求,实质上让整个局势对新兴市场不利。

美联储承认其影响力不止于美国境内,但辩称其受到控制国内通胀及让就业最大化等职责所约束。

前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总裁杜德利在6月退休之前向路透表示,美联储的行动不应让任何人感到意外,其他地方的决策人士则可以采取预防及因应措施。

“这些国家当中有一些拥有庞大的财政赤字及经常帐赤字,他们当前的财政路线要延续下去必须仰赖海外资本。这无论如何都会造成问题,”杜德利称。“因此,若将这一切归咎于资产负债表正常化未免有些太过。”

美国利率是在三年前开始从近零水准调升,但到今年年初美联储才开始迈开大步逐季升息,并逐渐出脱以往购入的资产;购买这些资产是为了协助经济摆脱2007-2009年间的金融危机。

4月份前后,追捧高收益美元资产和不断升值的美元加剧了新兴市场资本外流。几个月后,在布宜诺斯艾利斯郊区的电灯开关生产商TAAD,30名员工中的三人或四人将失业。该公司总裁Daniel Araujo称,阿根廷披索大跌使该公司进口的粗铜和塑料价格十分昂贵,他不得不将产量减半。

“我们发现自己走投无路了,”他说。

“我们目前的盈利几乎为零...我们无法通过涨价转嫁任何增加的成本。”

对于陷入通胀困境的阿根廷,美联储提振美元的收缩时机可以说不能更糟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570亿美元贷款帮助稳定了阿根廷市场,但阿根廷披索ARS=兑美元今年下跌50%,对依赖进口的国内企业构成打击,此前平均借款利率突破70%已经令这些企业步履蹒跚。

因此,目前央行调查的分析师预计阿根廷经济今年将萎缩2.4%,而政府最初的预期为增长3.5%。

**追逐群体的脚步**

多伦多Westwood International Advisors投资组合经理Patricia Perez-Coutts表示,就在阿根廷正进行如临薄冰的结构性调整之际,美联储政策收紧不幸引发投资者拿脆弱的经济体开刀。

“就像一群野生牛羚正在渡河,狮子会挑年幼体弱的下手...其他整群牛羚会继续前进,”她表示。

而在印尼,央行为了稳定卢比最新一轮跌势而进行的一连串积极升息中,都提到美联储这项要素。卢比在六年期间跌掉35%。不过升息之举让印尼经济付出了增长步伐放缓的代价。

现年37岁、在南雅加达一家生意兴隆的购物中心经营一家街头小店的库尼阿万,连支付店租与员工薪水都有困难,因为卢比跌到20年低点,香港或美国制造的收藏品价格高涨。

他表示,存了一些美元帮助解救他做了六年的生意,不过在利润“几乎等于零”的情况下,还是不够支应日常开销。

美联储对抗危机的措施与之后的退场举措,对全球资本流动、投资,经常还有其他国家的政策决定,影响空前巨大。

这样的影响已经在2013年全面展现,当时的美联储主席贝南克暗示,央行将开始逐步削减购债,随后引发了“削减恐慌”--包括新兴市场股票和债券在内的资产遭遇全面抛售,这股趋势过了好几个月才得以扭转。

五年后,同样这些国家中许多又再次感受到美联储收紧趋势加强所带来的压力。

阿根廷和土耳其在年中这场动荡中受创最重,因为两国严重依赖于外币融资。

但这次一些实力较强的经济体也受到了冲击,譬如俄罗斯,该国面对通胀和外国制裁,自2014年以来首次升息。此后这场抛售的势头已得到部分扭转。

预计美联储周三将再度升息25个基点,但明年还会在升息道路上继续走多远,市场对此的疑虑越来越大。

虽然存在较高财政赤字和外债的经济体受到的打击最大,但公共财政状况相对强劲的南非也未能免遭投资外流冲击。投资外流趋势到8月加剧,当时土耳其里拉下跌拖累市场全线下挫,南非兰特ZAR=也未能幸免。

虽然兰特后来反弹,但兑美元今年以来仍下跌14%。南非人将外汇波动和经济疲软主要归咎于燃油价格波动、通胀、政府以及允许无偿征地计划的不确定性。但最终,全球金融市场不利因素及其背后的制度导致了南非的国内问题。

本月稍早卸任的前印度央行总裁帕特尔(Urjit Patel)在6月时呼吁,美联储应削弱其出脱美债及政府借贷成本上升给新兴市场美元融资带来的影响。

“美联储必须放缓其缩减资产负债表的计划来加以应对,”帕特尔在英国金融时报的专栏中写道,“如果美联储不这么做,美债将吸收大比例的美元流动性,导致其他美元债券市场不可避免地遭遇危机。”

(完)

编译 张涛/张明钧/王灿/陈宗琦/郑茵/汪红英;审校 王兴亚/张荻/王颖/张若琪/王灿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