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9, 2018 / 10:42 AM / 9 days ago

(修正)《焦点》“快美妆”业的富士康:韩国化妆品代工厂成功打入中国

(修正第22段错别字,应为“科丝美诗”,非“科丝美斯”)

2018年6月22日,韩国首尔,一名女子路过一家AHC化妆品店。REUTERS/Kim Hong-Ji

路透首尔7月9日 - 在首尔以南两小时车程的一间工厂里,一群戴着塑胶头套和口罩的女性工人,正在将桃色眼影粉装进盒子里,旁边一台机器则源源不绝制造出肤色的蜜粉。

这两条生产线的差别在于:第一条是供应给法国最知名的高价化妆品牌之一,第二条则是供应给韩国一家平价公司。

这间工厂隶属于蔻诗曼嘉(Cosmecca Korea)(241710.KQ),韩国第三大化妆品代工业者,蔻诗曼嘉为超过300家客户生产各种化妆品,从高端名牌雅诗兰黛(Estee Lauder)(EL.N),到Clio及Dr.Jart这类韩国本土小品牌皆有。

正是这类工厂让韩国崛起成为“快美妆”(fast beauty)潮流的核心。在快速美妆业界,新产品从发想到上架的所需时间已经大幅压缩,通常压缩幅度以年计算。喜新厌旧的千禧世代消费者,很容易就让去年的热销产品打入今年的冷宫,业者推陈出新的效率变得极为重要。

他们在化妆品代工生产界的重要性,就像苹果(AAPL.O)的代工生产商--富士康(2354.TW)在电子产品业的地位一样。

据直接了解情况的消息人士透露,他们为之提供代工服务的主要韩国化妆品品牌,部分已经被欧莱雅(OREP.PA)和联合利华(ULVR.L)等国际性公司收购。也有直接找上他们提出收购少数股权的,其中有些是外国化妆品公司。

三位直接了解情况的消息人士告诉路透,近年来韩国三大化妆品代工企业--科丝美诗(Cosmax)(192820.KS)、韩国科玛(korea kolmar)(161890.KS)和蔻诗曼嘉(Cosmecca)均被外国投资人就收购少数股权事宜接洽过。由于这些磋商属于机密,消息人士要求匿名,而且不愿进一步详述。

其中一位消息人士称,其中一家代工企业2016年曾拒绝一家海外化妆品公司提出的收购少数股权要求,部分原因是担心,如果达成这样的结盟可能让其他客户感到不安。

这三家公司的代表不予置评。

**来自中国品牌的需求**

虽然这些代工厂大多处于幕后,基本不被公众所知,但随着他们所代工的韩国品牌在中国化妆品市场迅速成长,这些代工厂势必将从中受益。这归因于他们物有所值的形象、新产品的迅速更新换代以及巧妙的在线营销。

公司管理人士称,中国自身正在迅速成长的化妆品品牌也在推动韩国代工厂的营收增长,尽管这类代工的利润率可能较低。

三大代工厂的股价均跑赢韩国指标股指,但各自表现不一。

第一大化妆品代工厂科丝美诗(192820.KS)的股价今年以来已上涨34%,而韩股综合股价指数(KOSPI).KS11今年以来下跌8%。

蔻诗曼嘉上涨8%,处在第二梯队的韩国科玛(161890.KS)同期下跌3%。

不过这三只个股表现均好于韩国最大化妆品公司爱茉莉太平洋集团(002790.KS),后者今年以来累计下跌21%。

爱茉莉太平洋既自己生产也有代工生产。该公司公布2018年第一季营收下降10%,营业利润下滑近30%。其品牌包括高端奢华品牌雪花秀(Sulwhasoo)、大众品牌悦诗风吟(Innisfree)以及年轻潮流品牌伊蒂之屋(Etude House)等。

但同期所有三家代工企业,也称作原始设备制造商(OEM)均实现营收增长。

“较小型竞争对手数量的飙升给爱茉莉太平洋这样的美妆巨头带来挑战。相比较而言,这对OEM来说却是利好的环境,”Hana Investment & Securities分析师Park Jong-dae称。

“虽然品牌公司起起伏伏,但OEM却能获得稳定收益。他们最能适应行业的结构性变动,即亚洲增长及多元化的分销渠道。”

**跟不上步伐**

业内高管及专家称,他们是韩国小品牌在高速增长的中国市场得以成功的核心所在,这些品牌有创意但却没有生产或研究能力。

Clio策略规划部门经理Lim Mira表示,法国奢侈品业巨擘LVMH集团(LVMH.PA)私募股权部门2016年入股Clio前进行尽职调查(due diligence)时,其主要的问题之一就是:“你们怎能能够这么快速地推出新品?”

Lim称,科丝美诗这类代工制造商完成订单的速度还要更快,最快三个月就能交货,海外代工则要求约一年的时间。

该公司以往是从意大利代工厂商进货,但如今已经转向韩厂下单。

“许多国际级业者苦苦追赶,因任何成功产品的生命周期都已经缩短,导致他们得要加快创新的速度,”谘询公司凯度(Kantar International)驻中国的主管Laura Chu表示。

根据欧睿国际(Euromonitor)数据,联合利华在中国的市占率从2014年的3.2%下降至2017年的2.8%,在此同时欧莱雅的市占率则是从9.4%降至8.5%。

为了扭转形势,联合利华、欧莱雅、以及其他欧美重量级业者过去两年付出高额溢价收购那些在中国业绩畅旺的韩国品牌。

据凯度,联合利华去年9月宣布以22.7亿欧元(26.7亿美元)收购珂泊亚化妆品集团(Carver Korea);后者为A.H.C.化妆品牌制造商,2017年A.H.C.中国市场销售增长了逾30%。

“从地理角度而言,这将增强我们在五大护肤市场中两大市场上的地位,即中国和韩国,”联合利华的英国高管Lizzy Chen告诉路透。

韩国的Nanda称,其旗舰化妆品牌3CE去年在中国的销售倍增;5月时Nanda被欧莱雅(L'Oreal)收购,交易金额未披露。

这种强劲表现尤为引人关注,因为去年中韩两国因韩国部署美国反导系统而出现重大争端,导致韩国品牌在中国遭遇非官方抵制。

韩国代工厂已在扩大中国的生产,以满足激增的需求。

蔻诗曼嘉董事长赵任来称,近年来该公司在中国工厂的生产一直开足马力,计划在中国开设第三座工厂。

“中国的化妆品需求在极大增长,”他在接受路透采访时说道。(完)

编译/审校 蔡美珍/李春喜/汪红英/刘秀红/张明钧/王琛/孙茉莉/李春喜/高琦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