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3, 2019 / 3:37 AM / 11 days ago

焦点:南欧公债今年涨势惊人 假日季料遭遇获利抛售

路透伦敦12月2日 - 从南欧公债中已获得双位数回报的投资者现在正削减仓位,担心假日季交易量减少会冲击到这一部分欧债市场。

资料图片:2017年11月,欧元纸币。REUTERS/Benoit Tessier

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公债的收益率(殖利率)均创下数年来最大年度降幅,今年以来已下跌90-135个基点。希腊10年期公债收益率暴跌近300个基点。

西班牙和葡萄牙10年债收益率甚至在8月中旬逼近零,更靠近德国、荷兰和法国等核心欧元区国家公债的负收益率水平。

但涨势在11月结束,此后南欧10年债收益率普遍上升15-30个基点,而同期德债收益率仅上升5个基点。

一个原因是,与规模更大流动性更高的“核心”市场、甚至是意大利相比,西班牙、葡萄牙和希腊市场仍然更容易受到年末价格波动的冲击。

“我们全年都喜欢在西班牙投资,我们在这里也做得很好,但我们实际上已经获利了结,”Royal London Asset Management公债业务负责人Paul Rayner称。

“如果所有人同时退出西班牙,可能会出现混乱,因为流动性并不高。”

市场流动性--实际上就是资产交易的难易程度--十分关键,因为在交投清淡的市场中若出现大跌,可能意味着投资者难以为正迅速贬值的证券找到买家。

那么这些市场的流动性如何呢?

根据欧洲金融市场协会(AFME),葡萄牙流通在外的债券2018年平均每日仅有0.85%换手。虽然这个比例较2012年的0.3%已有很大进步,但仍远逊于德国的债券周转率1.55%。

希腊债券周转率则是微不足道的0.04%。

以另一项流动性指标衡量,南欧国家公债的表现也很差:买卖价差比核心国家的要大得多。

Tradeweb数据显示,希腊公债的买卖价差今年一度高见64个基点,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分别触及40个基点和48个基点。相比而言,德债买卖价差最高仅为8个基点。

“老实说,我不敢买希腊公债,”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研究主管Cyril Regnat表示。

他补充说,如果负面消息来袭,希腊公债的买卖价差可能扩大50个基点。

但是,就像在任何供应较低的市场一样,需求增加将导致收益率下降的幅度大过规模较大的市场。因此根据路孚特数据,在2019年敢冒险进入这些市场的投资者,从希腊政府公债约赚得30%的回报。

投入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公债的回报率介于10%-16%;而德债回报率为6%。

但抛售潮可能不会持续到12月之后。西班牙、葡萄牙和意大利公债仍是为数不多的10年券收益率高于零的投资级主权债。

此外还涉及供需关系问题。法国外贸银行预计,欧洲央行2020年将购买欧元区主权债供应的35%,2019年的购买比例是20%。

他们指出,这在未来一年应会使葡萄牙和西班牙10年期公债较可比德债的利差从目前的75个基点左右,分别缩窄至50个和60个基点。

“我们还会回到(西班牙公债的)交易中,”RLAM的Rayner补充道。(完)

编译 刘秀红/王灿/李婷仪/杜明霞/张若琪;审校 徐文焰/汪红英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