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4, 2018 / 2:05 AM / 3 months ago

新闻稿:标普确认中国主权评级为“A+/A-1” 展望稳定

(注:标普全球评级提供以下中文版本系根据英文版本翻译,若与原英文版本有任何分歧,概以英文版本为准。)

确认中国主权评级为“A+/A-1”;展望稳定

* 政策调整起到了控制信贷增长并降低经济增长对公共投资依赖程度的作用。如果这些趋势得以延续,中国经济金融稳定性面临的风险可望减轻。

* 但是,信贷增长减速的历史记录仍然很短。政府和非政府部门新增信贷仍然较高,如果经济增长进一步放缓,信贷增长还有可能加速。

* 我们确认中国主权信用评级为“A+/A-1”。

* 稳定展望反映我们认为,未来三至四年中国将维持其强劲的总体GDP增速和获得改善的财政表现。

新加坡,2018年9月21日—标普全球评级今日宣布,确认其主动授予中国的长期和短期主权信用评级分别为“A+”和“A-1”,展望为稳定。

稳定展望反映我们认为,未来三到四年中国将保持强劲的总体GDP增速和获得改善的财政表现。我们预计,在公共投资增长进一步减速的背景下,实际人均GDP年增长率仍将保持在5%以上。加强控制地方政府预算外债务,预计也会使财政赤字呈现下降趋势(以广义政府债务对GDP比率的变化来衡量)。

如果信贷增长明显减速,且维持在大幅低于当前速度的水平而经济增长保持健康水平,那么我们有可能上调中国评级。我们认为,在该情形下,金融稳定和中期增长前景面临的风险将会减轻。

如果我们认为中国放松控制金融风险力度、为支撑经济长远而言不可持续地增长放任信贷增长加速的可能性增加,那么就有可能下调评级。预计这样的趋势会削弱中国经济承受冲击的韧性,限制政府的政策选择空间,并增加趋势增长率出现更大幅度下滑的可能性。

对中国的评级反映了我们对政府改革日程、增长前景、强劲外部指标的看法。在考虑这些强项的同时,我们也考虑了中国弱于相似评级主权实体常见水平的某些信用因素。比如,中国人均收入相对较低、透明度较差、信息流动限制较大。

制度与经济状况:预算体制与金融行业改革正在进行

* 中国从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持续保持强劲经济表现,政策制定功不可没。

* 预计到2021年,中国人均GDP将从2018年10,200美元的预期值增加到12,700美元。

* 我们预计未来三年人均实际GDP年增长率将保持在5%以上。我们认为当前增长趋势背后,存款类机构发放的信贷快速增长所起的作用弱于前几年。

中国政府正在采取措施提高经济和财政韧性。我们将政府的反腐行动视为改善政府机构、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治理水平的重要举措。随着时间的推移,此举有望增强法治信心、改善民营部门营商环境、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强化社会契约。

政府继续实施针对预算体制和金融行业的重要改革。除反腐行动以外,政府还处罚违反中央规定参与债务融资活动的官员。这些改革可以为中国的经济发展带来长远利益。

政府似乎也在传递这样一个信号:为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将允许政策重要性较低的国有企业通过兼并、关闭或违约的形式退出市场。就近期而言,政府还将金融稳定列为政策重点,并采取措施控制公共部门债务的增长。然而,尽管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重要性正在下降,部分融资平台仍在举债支持公共投资,我们认为将来其债务的偿还可能需要动用政府资源。

中国从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持续保持强劲经济表现,政策制定功不可没。但部委与国务院之间的协调问题,有时候会导致政策的执行难以捉摸,让人措手不及。政府尚未建立有效的沟通渠道来向市场传达政策意图,有时候这加剧了金融动荡。此外,中国缺乏通常由信息自由流动带来的制衡。这些特征有可能逐渐造成资源错配、助涨不满情绪。

我们预计,中国强劲的经济增长至少会保持到2020年,期间每年增长6%左右,对应每年人均实际GDP增长率5%以上。我们还预计,在此期间中国信贷增长将小幅超过名义GDP增长。基于我们对GDP增长和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持续强势的假设,预计到2021年中国人均GDP将从2018年10,200美元的预测值上升到12,500美元以上。

预计未来三年终端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将会扩大。由于政府集中精力削减部分行业产能并加强对地方政府投资的管控,且商业性房地产活动减弱,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已经下降。但是我们预计未来几年国内投资总额将保持在GDP的40%以上。

中国的去杠杆政策也减缓了信贷增速。自2017年中以来储蓄机构的人民币贷款增速有所放缓,但去杠杆政策的影响主要还是落在表外信贷上。2018年7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速降至10.3%,2017年7月该增速高于13%。然而,信贷增速减缓的持续时间仍较短。对政府与非政府部门的信贷增速仍维持在高位,如果经济增速进一步放缓,信贷增速仍可能再次回升。

如果去杠杆政策显著放松,或将对中国信用指标构成风险。截至目前中美贸易争端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影响有限。但是,如果贸易争端恶化导致不确定性上升,中国政府可能调整经济政策,以限制对市场情绪与就业的负面影响。一项可能的政策变化就是放松一年多来对信贷增长的压力强度。如果信贷增速因此强劲反弹,由此减弱金融稳定性,则可能削弱政府的信用支持指标。

灵活性与表现状况:外部指标仍构成重要信用优势

* 我们预计到2018年年末,公共部门和金融部门所持具有流动性的金融资产超出外部债务总额的部分,将接近经常帐户收入的90%。同时我们估算,中国外部资产总额超出对外负债的部分,将接近中国经常帐户收入的65%。

* 我们预计,2018年至2021年每年的广义政府净债务增量将介于GDP的2.6%-3.4%之间。预计至2021年期间广义政府债务净值对GDP的比率将下降,并逐渐接近48%水平,整个预测期间的利息成本将保持在政府收入的5%以下。

* 我们认为,中国的货币政策总体上是可靠与有效的。我们还认为,近几年银行存款利率自由化是一项重要改革,可能会进一步提高中国的货币政策传导效率。

中国的外部债权依然庞大,其外部指标仍构成一项重要的信用优势。我们预计,到2018年年末,公共部门和金融部门所持金融资产超出外部债务总额的部分,将接近经常帐户收入的90%。同时据我们估算,全国外部资产总额超出对外负债的部分,将接近中国经常帐户收入的65%。中国外部流动性头寸同样强劲。我们预计,2018年至2021年中国将保持经常帐户顺差,经常帐户顺差对GDP的比率将保持在高于1%的水平。我们预计,2018年至2021年每年的外部融资需求总额,将低于经常帐户收入加可用外汇储备之和的65%。

人民币在全球范围内的使用增加,也提高了中国的外部金融韧性。根据国际清算银行2016年发布的“三年一度央行调查”,全球即期外汇交易中4%的份额以人民币为其中一方交易货币。因此我们评估人民币为活跃交易货币。随着2016年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官方和民间债权人对人民币资产的需求都有可能增加。

我们预计官方人民币储备的占比将逐步提高。如果人民币实现储备货币地位(根据我们的定义,需占国际外汇储备配置总额的3%以上),则有可能增强中国主权评级的外部支持和货币支持。虽然中国人民银行管理的汇率机制并非完全浮动,但经过过去十年,人民币名义汇率的灵活性已经提高。

中国正在逐步实施一场宏大的财政改革,以改善财政透明度、预算规划与执行和地方债务管理。这些改革可能有助于政府应对财政收入增长的放缓,并降低地方政府对土地拍卖收入的依赖。

我们预计,2018年至2021年中国政府官方公布的广义财政赤字对GDP的比率将接近或低于3%。但在此期间表外融资可能会持续。这既反映了2015年以前已开工公共项目的融资需求,也反映了中央政府为支持经济增长而批准的一些新项目的融资需求。

地方政府大量使用表外资本支出使得对中国广义政府债务的预测更加复杂。我们认为官方披露的数据低估了财政债务负担,这是因为其未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用于公共投资的相关债务包括在内。因此我们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此类债务的估算值计入广义政府债务。我们也将中国铁路总公司(铁总)的债务纳入广义政府债务。铁总的前身为铁道部,铁总组建后负责承担原铁道部的企业职责。中国银行业持有铁总债券的资本要求要低于持有其他公司债券。我们还将十多年前成立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所涉的部分债务纳入广义政府债务。

我们将上述债务减去政府所持财政存款、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净资产、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净资产和我们对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所持流动性资产的估测值,得出广义政府债务净值。据此计算方法,我们预计至2021年期间广义政府债务净值对GDP的比率将下降,并逐渐接近48%水平,整个预测期间的利息成本将保持在政府收入的5%以下。上述预测同时也是基于我们的如下假设:依托实际经济增长以及充沛的国内流动性,政府融资成本将保持在低水平。基于以上预测,我们预计2018年至2021年每年的广义政府债务增量将介于GDP的2.6%-3.4%之间。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和铁总债务的财政化一方面提高了我们计算的广义政府债务,但另一方面也降低了由此所产生的政府或有债务估算数字。政府发行债券置换的平台贷款当中,有很大一部分由财务指标薄弱的平台所借。我们认为,政府将这些贷款纳入其资产负债表大大降低了银行业的信用风险。基于我们对中国银行业国别风险的评估为第6组,银行业资产负债表规模对GDP的比率略高于300%,我们认为来自金融体系的或有负债将有限。

我们认为,中国的货币政策总体上是可靠与有效的,持续的低通胀和对金融行业改革的追求就是证明。2018年到2021年,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的年增长率或仍将保持在3%以下水平。虽然利率决定权最终在中央政府(通过国务院),但我们认为,央行拥有很大的操作独立性,特别是在公开市场操作方面。这些操作通过总体反应灵敏的银行间市场,和规模庞大、扩张迅速的国内债券市场影响经济。近几年银行存款利率自由化是一项重要改革,可能会进一步提高中国的货币政策传导效率。

本报告中使用的一些术语,特别是某些用来表达我们对评级相关因素看法的形容词,在我们的评级准则中拥有特定含义,因此应当结合评级准则理解其含义。获取更多相关信息,请参阅www.standardandpoors.com 评级准则部分。RatingsDirect的订购用户可通过www.globalcreditportal.com 和www.spcapitaliq.com 获取完整的评级信息。在标普全球评级的公开网站www.standardandpoors.com ,可以使用位于左栏的评级搜索框,找到所有受上述评级行动影响的评级。(完)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