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新闻稿:中国主权信用评级下调至“A+/A-1” 展望稳定--标普
September 21, 2017 / 10:07 AM / 3 months ago

新闻稿:中国主权信用评级下调至“A+/A-1” 展望稳定--标普

新加坡,2017年9月21日—标普全球评级今日宣布,将中国长期主权信用评级从“AA-”下调至“A+”,短期主权信用评级从“A-1+”下调至“A-1”。长期评级的展望为稳定。对中国的汇兑风险评估也从“AA-”下调至“A+”。

下调评级反映我们如下判断:长时间的强劲信贷增长提高了中国的经济金融风险。2009年以来,存款机构对居民非政府部门债权快速增长,增长速度常常高于收入增速。尽管信贷增长助推实际GDP强劲增长和资产价格上升,但我们认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金融稳定性。

政府近期加大控制企业杠杆水平的力度,有望稳定中期金融风险趋势。但我们预计未来两到三年的信贷增长速度仍不低,会继续推动金融风险逐步上升。

展望为稳定,反映我们认为未来三至四年中国经济表现将保持强劲。我们预计,即使在公共投资增长进一步放缓的情况下,实际人均GDP年增长率仍将保持在4%以上。加强控制地方政府表外债务,预计也会使财政赤字呈现下降趋势(以广义政府债务对GDP比率的变化来衡量)。

如果信贷增长明显减速,且维持在大幅低于当前速度的水平,同时实际GDP增长速度保持在健康水平,那么我们有可能上调中国信用评级。我们认为,在该情形下,金融稳定和中期增长前景面临的风险将会减轻,从而增强对主权信用的支撑。

如果我们认为中国放松控制金融风险力度、为支撑经济增长放任信贷增长加速的可能性增加,那么就有可能下调评级。预计这样的趋势会削弱中国经济承受冲击的韧性,限制政府的政策选择空间,并增加趋势增长率出现更大幅度下滑的可能性。

对中国的评级反映了我们对政府改革日程、增长前景、强劲外部指标的看法。在考虑这些强项的同时,我们也考虑了中国弱于相似评级主权实体常见水平的某些信用因素。比如,中国人均收入相对较低、透明度较差、信息流动限制较大。

**制度与经济状况:预算体制与金融行业改革取得进展**

中国政府正在采取措施提高经济金融韧性。我们将政府的反腐行动视为改善政府机构、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治理水平的重要举措。随着时间的推移,此举有望增强法治信心、改善民营部门营商环境、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强化社会契约。

政府继续实施针对预算体制和金融行业的重要改革。这些改革有望利好中国的长远经济发展。政府似乎也在传递这样一个信号:为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将允许政策重要性较低的国有企业通过兼并、关闭或违约的形式退出市场。就近期而言,政府还将金融稳定列为政策重点,并采取措施控制公共部门债务。然而,尽管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重要性正在下降,但部分融资平台仍在举债支持公共投资,我们认为将来其债务的偿还可能需要动用政府资源。

中国从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持续保持强劲经济表现,政策制定功不可没。但部委之间的协调问题,有时候会导致政策的执行难以捉摸,让人措手不及。政府尚未建立有效的沟通渠道来向市场传达政策意图,有时候这加剧了金融动荡。此外,中国缺乏通常由信息自由流动带来的制衡。这些特征有可能逐渐造成资源错配、助涨不满情绪。

我们预计,至少到2020年,中国经济将保持强劲增长,年增长率将达到接近5.8%或更高的水平,对应每一年的人均实际GDP增长率在5.4%以上。同时我们也预计,这一时期内大部分时间中国的信贷增长速度将超过名义GDP增长速度。

根据我们对经济增长速度和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持续强劲的假设,预计到2019年,中国人均GDP将从2017年8300美元的预期值增加到1万美元以上。预计未来三年终端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将会扩大,但国内投资率(总投资占GDP的比率)可能保持在40%以上。

**灵活性与表现状况:外部指标仍构成重要信用优势**

尽管近来中国的外汇储备下降,但中国的外部指标仍然是一个重要的信用优势。我们认为,2016年外汇储备下降的原因之一是人民币贬值预期上升。因此部分民营企业减少或对冲了美元债务,出口企业结汇比例下降。我们还认为,政府之所以愿意满足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外汇需求,是因为政府希望提高外部资产的多样性,减少美国国债,增加金融部门和民营部门持有的其他投资。

中国外部债权依然庞大。我们预计,到2017年年末,公共部门和金融部门所持金融资产超出外部债务总额的部分,将高于经常帐户收入的90%。同时据我们估算,全国外部资产总额超出对外负债的部分,将高于中国经常帐户收入的65%。中国外部流动性头寸同样强劲。我们预计,2017年至2020年中国将保持经常帐户顺差,经常帐户顺差对GDP的比率将保持在高于2%的水平。我们预计,2017年至2020年每年的外部融资需求总额,将低于经常帐户收入加可用外汇储备之和的60%。

人民币在全球范围内的使用增加,也提高了中国的外部金融韧性。根据国际清算银行2016年发布的“三年一度央行调查”,全球即期外汇交易中4%的份额以人民币为其中一方交易货币。因此我们评估人民币为活跃交易货币。随着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官方和民间债权人对人民币资产的需求都有可能增加。

我们预计官方人民币储备的占比将逐步提高。如果人民币实现储备货币地位(根据我们的定义,需占国际外汇储备配置总额的3%以上),则有可能加强中国主权评级的外部支持和货币支持。虽然中国人民银行管理的汇率机制并非完全浮动,但经过过去十年,人民币名义汇率的灵活性已经提高。根据国际清算银行估算,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自2011年年末以来已经升值接近10%。如果将来人民币走软,那么分析的时候就要考虑到这一因素。

中国正在逐步实施一场宏大的财政改革,以改善财政透明度、预算规划与执行和地方债务管理。这些改革可能有助于政府应对财政收入增长的放缓,并降低对土地拍卖收入的依赖。

我们预计,2017年至2020年中国政府官方公布的广义财政赤字对GDP的比率将接近或低于2.5%。但表外融资可能会在未来两到三年内持续。这既反映了2015年以前开工公共项目的融资需求,也反映了中央政府为支持经济增长愿意批准的一些新项目的融资需求。因此我们预计,2017年至2020年每年的广义政府债务增量将介于GDP的2.8%-4.9%之间。

我们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将近25万亿人民币(约合3.9万亿美元,相当于2015年GDP的约36%)的政府相关债务全部计入广义政府债务。我们也将中国铁路总公司(铁总)的债务纳入广义政府债务。铁总的前身为铁道部,铁总组建后负责承担原铁道部的企业职责。中国银行业持有铁总债券的资本要求低于持有其他公司债券。

我们将上述债务减去政府所持财政存款、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净资产与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净资产之和,得出广义政府债务净值。据此计算方法,我们预计至2020年期间广义政府债务净值对GDP的比率将下降,并逐渐接近46%水平,整个预测期间的利息成本将保持在政府收入的5%以下。上述预测同时也是基于我们的如下假设:依托实际经济增长以及充沛的国内流动性,政府融资成本将保持在低水平。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和铁总债务的财政化一方面提高了我们计算的广义政府债务,但另一方面也降低了由此所产生的政府或有债务估算数字。政府发行债券置换的平台贷款当中,有很大一部分由财务指标薄弱的平台所借。我们认为,政府将这些贷款纳入其资产负债表大大降低了银行业的信用风险。

我们认为,中国的货币政策总体上是可信与有效的,持续的低通胀和对金融行业改革的追求就是证明。2017年到2020年,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的年增长率或仍将保持在3%以下水平。虽然利率决定权最终在中央政府(通过国务院),但我们发现,央行拥有很大的操作独立性,特别是在公开市场操作方面。这些操作通过总体反应灵敏的银行间市场,和规模庞大、扩张迅速的国内债券市场影响经济。近几年银行存款利率自由化是一项重要改革,可能会进一步提高中国的货币政策传导效率。(完)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