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特别报道:加密货币交易平台野蛮生长 混乱和黑客令投资人不胜其扰
2017年10月4日 / 早上6点02分 / 14 天前

特别报道:加密货币交易平台野蛮生长 混乱和黑客令投资人不胜其扰

9月27日,加密货币交易平台Bitfinex网站。REUTERS/Dado Ruvic

路透伦敦/上海/纽约9月29日 - Dan Wasyluk尝尽苦头才了解到,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交易环境,就像网络版的美国西部蛮荒时代,但几乎没有警长出面执法。

Wasyluk和同事为一家新的科技企业募集到一些比特币,并将其托管在一家运营比特币交易平台Moolah的公司里。但仅仅几个月之后,这个平台倒闭,经营者现在英国面临欺诈和洗钱等指控,但他辩称自己无罪。

Wasyluk的项目损失了750个比特币,目前价值大约300万美元。他觉得收回资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对于这个项目真是一记致命打击,”Wasyluk谈及三年前那个比特币交易平台倒闭时称。“如果你成立一个交易平台,但却损失了客户的钱,你或你的公司应当100%为损失负责。但现在没有这样的机制。”

加密货币本应提供一种安全的数字方式进行金融交易,但加密货币本身被各种怀疑所围绕。外界的担心主要集中在加密货币价值的惊人涨幅以及价格暴跌的风险上。但买卖和存储这些虚拟货币的交易平台也同样充满了危险。这些交易平台撮合买卖双方,有时候还持有交易者资金。路透查阅的相关资料显示,交易平台已经成为欺诈案和技术故障的高发场所,对交易者构成的风险却未受到足够重视。

受影响的资金可能极为庞大。随着今年比特币和其他虚拟货币价格大涨--比特币价格上涨三倍,大量投资人和投机客涌向在线交易平台。每天成交的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价值以数十亿美元计。但这些虚拟货币并未得到任何一个国家政府或央行的支持。

“这是新类型资产,没有人非常了解底细,”纽约大学史登商学院金融学系主任David L. Yermack指出。“如果你是一名消费者,你没有任何保护。”

各国监管机构及政府仍在讨论如何对待加密货币,Yermack表示,美国国会最终将不得不采取行动。

路透发现,部分加密货币交易所存在安全问题,在监管程度较高的金融市场所常见的投资人保护措施,也付之阙如。据离职员工透露,一些中国加密货币交易所虚造高交易量,以吸引新客户。

自2011年以来,已经至少发生30多起加密货币交易所遭窃事件,许多遭窃的交易所后来关门大吉。有超过98万个比特币遭窃,以现时行情计算,价值约为40亿美元。能被追回的失窃比特币寥寥无几。受到影响的投资人能不能得到赔偿,全要看交易所是否大发善心。

日本Mt. Gox曾经是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三年多前破产后,目前仍然有将近25,000个客户在等待赔偿。Mt. Gox表示它被盗取了约65万个比特币。由破产受托人审核通过的索赔额超过4亿美元。

7月时,美国佛罗里达一名联邦法官下令,已破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Cryptsy负责人Paul Vernon,必须向客户支付820万美元。法官裁决有11,325个比特币遭窃,但并未指名窃贼是谁。

“这与西部蛮荒时代的银行抢匪没有两样,”代表客户提起集体诉讼的律师之一David C. Silver称。“加密货币只是一个新领域。”路透未能联系上Vernon取得评论。

对交易商而言,另一项挑战就是政府干预。本月,中国当局命令内地的一些加密货币(“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停止交易。不过,该项禁令并不适用于位于香港或中国境外的交易所,包括那些与内地交易所有关联的交易平台。

所谓的“闪崩”,即加密货币的价值突然暴跌,也是威胁所在。与接受监管的美国股票交易所不同,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并未被要求具备熔断机制,即在价格剧烈波动时暂停交易。另外,数字货币交易平台还频繁遭到黑客攻击,导致交易停止,交易商在关键时刻可能只能袖手旁观。

毫不意外,许多银行对加密货币交易平台持怀疑态度,一些银行已经拒绝与这些交易平台打交道。本月在纽约一场银行投资者会议上,摩根大通执行长迪蒙称比特币“是一个骗局”,并预计最终将会“崩盘”。

银行的联合抵制,使得加密货币交易平台有时根本无法处理电汇转账,客户因而不能用美元或欧元等传统货币买卖加密货币。富国银行3月停止为Bitfinex交易平台进行电汇转账,导致其客户无法将美元从他们的账户中转出,只能通过与Bitfinex的律师达成特殊安排。富国银行拒绝就此事置评。

与银行打交道“是一项持久的、不间断的挑战,”Bitfinex执行长Jean Louis van der Velde称,“公民和企业被当成不法歹徒,而他们并不是,包括我自己在内。”他不愿透露Bitfinex目前的往来银行是哪些。

银行业者称他们担心的是加密货币交易所在防止洗钱、犯罪活动及违反制裁规定方面对客户的尽职调查情况。路透发现,尽管监管部门要求银行核实客户信息,但一些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只是进行了最低程度的核查。

路透从数字货币交易平台--比特币中国(BTCChina)看到的内部顾客记录显示,2015年秋季时,有63个客户声称来自伊朗,九个客户声称来自朝鲜,这两国都是被美国制裁的国家。

美国人基本是被禁止与伊朗和朝鲜个人进行金融交易的。据比特币中国2013-2014年网站上的声明,美国公民Bobby Lee为其执行长和联合创始人。

据交易所一位发言人称,Lee目前是BTCC的执行长。BTCC是另一家在开曼群岛注册的比特币交易所。

路透多次询问Lee目前在比特币中国的职责,该发言人没有回应,Lee也没有对此置评。发言人称,比特币中国遵守中国法律,“由中国公民运营,法人代表也是中国公民。”

该发言人最初称,比特币中国过去两年“大幅加强了”合规流程,包括“禁止来自伊朗和朝鲜等受制裁国家的注册。我们的系统仍然有一些来自受制裁国家的不活跃账户,这些账户是出于审计和记录目的。”他表示,这些账户中的“大多数”从未用于交易。

该发言人后来表示,比特币中国从未有过朝鲜客户,“只有过一个伊朗客户”。该伊朗客户使用的银行帐户在中国,而非伊朗,“因此我们交易平台的所有客户交易没有违反”美国制裁措施。该发言人还称,“BTCC从未有过,目前也没有任何朝鲜和伊朗客户”。

执行经济和贸易制裁的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不予置评。

比特币中国在2016年中期聘请了一位合规分析师,来协助监测交易平台的可疑活动。该公司聘请的合规分析师是Constance Yuan,时年23岁。她对路透表示,她此前没有接受过合规方面的正式培训。她在自己的领英(LinkedIn)页面填写的头衔是“高级合规经理”。

谈到她被聘用一事时,Constance Yuan说,“我当时是有一点震惊的”,“我觉得没有经验,责任有点大。”她说在工作中有律师给予指导。Constance Yuan已在近期离职。

比特币中国发言人对路透称,公司自2013年以来人员编制中就有一位负责合规的副总裁,协助开发一个“强大”的系统用于核实客户身份。

**假名账户**

比特币是首个被广泛接受的数字货币,大约九年前在金融危机期间横空出世,提供了避开银行和政府、可以用更低成本进行金融交易的方式,因此受到热捧。比特币的每笔交易由区块链验证并记录。虽是匿名交易,但个别交易能够让所有人在互联网上看到。

比特币早期的开发者Mike Hearn表示,比特币起初只是被看成是一种爱好,并非对传统货币构成重大威胁的替代品。“人们并未真的预期比特币能作出成就并大放光彩,”他说。“这原本是个构想试验,碰巧加了一些代码。”

虽然比特币受到了高度关注,但并没有被一般消费者广泛使用。几乎没有什么零售商接受比特币,即便近期技术上取得了一些进展,基于区块链的交易仍比银行卡支付网络慢得多。

“目前大多数加密货币仍比较偏于商品,而非货币,”PayPal执行长Dan Schulman表示,“你根据对加密货币价值前景的判断进行交易。加密货币并未被许多商家接受视为一种货币。”

加密货币反而对一些需要匿名的人具有吸引力。

今年6月,前美国联邦助理检察官Kathryn Haun在国会出席听证会时表示,勒索病毒的传播者、“大毒枭和连环诈骗犯”愈来愈常利用缺乏监管的海外交易所进行活动,这些交易所并不会验证客户身份。

“犯罪分子能够开设匿名账户,或者用假名开户,逃避执法部门的监控,”Kathryn Haun在国会听证会上表示,“所以我们的传票都发给了住在‘123大街‘的‘米老鼠’。”

Haun于5月离开司法部并加入到Coinbase董事会。GDAX交易所隶属Coinbase。

美国当局于7月关停了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BTC-e交易所网站,并命令其支付1.1亿美元罚金。美国财政部称,BTC-e“协助涉及勒索软件、黑客攻击、身份盗取、退税诈骗、公共腐败和贩毒的交易。”

当局称,在BTC-e开立帐户,只需要提供一个用户名、密码和电子邮箱地址。

路透未能联系到BTC-e。BTC-e的运营地点不明,尽管其仍拥有一个使用新西兰域名的网站。现在,它又转到了一个名为WEX的新交易所,该交易所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伪造的成交量**

加密货币交易人士表示,他们选择一家交易所的标准之一是成交量。一个交易所处理的交易越多,就能更快地撮合买家和卖家。

据网站bitcoinity.org,从大约2014年初到今年1月底,中国交易平台占到了全球比特币成交量的90%左右。bitcoinity.org网站收集各个交易所公布的交易数据。

某些高成交量的出现,是因为这些交易平台当时不收取手续费,交易人士因而受到吸引。但两家中国交易平台的六名离职员工对路透表示,其中一些交易量是捏造出来的。在中国的成交量人为灌水,可能已对向来波动剧烈的比特币行情造成影响,因为其他地方的投资者会关注交易活动,并加以回应。

两名前高管指出,OKCoin交易所透过所谓的虚买虚卖(wash trades),在帐户之间对比特币的名义数量持续来回交易,为成交量灌水。据一名前雇员表示,这些交易登录在交易所内,并未记录在区块链(blockchain)。

Zane Tackett在2014-2015年期间在OKCoin担任过好几个职位,其中包括国际业务经理,他表示,他辞职的部份原因就是担心虚假的交易量。他称,“成交量灌水的出发点就是希望看来比竞争对手更庞大。”

OKCoin前技术长赵长鹏于2015年5月时在reddit.com网站上指出,OKCoin使用机器人程序(bots)来冲高成交量。OKCoin对此回应称,“OKCoin无需假造成交量。”

OKCoin在对路透发表的声明中表示,OKCoin“从未也不会通过所谓‘刷单’以制造虚高成交量。”

比特币中国四名离职员工(包括一名创办人)指出,比特币中国也曾在交易量上造假。比特币中国一名发言人士则表示,“从未虚造交易量。”

中国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的极高成交量显然引起了中国人民银行的注意。人行进行了一系列检查后,这些中国交易平台1月开始收取交易费,中国的成交量也随之暴跌。

比特币中国发言人称,“中国政府今年稍早对比特币交易平台进行审查,是因为比特币价格大幅上涨。”中国人民银行未回应相关提问。

**黑客攻击**

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常常成为黑客攻击的目标,给投资者带来更多问题。

中国广西一位交易人士Walle Wei称,他在2015年7月10日于OKCoin.com交易比特币和莱特币期货,押注当时约为4美元的莱特币价格会上涨,他通过融资买入了看多合约。这意味着他只需拿出10%的资金来交易。以这样的高杠杆交易,即使价格小幅波动也可能导致或者被平仓或者大赚。

Wei说,莱特币并未像他预期的那样上涨,而是开始下跌,而且OKCoin网站运转速度缓慢,他无法进行买卖。当他重新能够进入账户时,发现他的账户已经被清算。他说他损失了3,136个莱特币,当时价值约12,500美元。

OKCoin在其博客上宣称,公司是“大规模”网络攻击的受害者,黑客用流量冲击其网站,导致部分用户无法登入账户。

7月13日,Wei的比特币投资碰到了类似遭遇,他说他损失了57.9个比特币,当时价值约16,900美元。

Wei称他已经提出了申诉,OKCoin弥补了他15%的比特币损失,豁免一个月的交易费用,还送了他一个手机充电器。他还向警方和五个政府机构提出了申诉,包括中国央行和证监会。但多数机构未理会他的申诉,给予他回复的机构则表示,他的问题并不在这些机构的权限处理范围内。

“他们说让我去找相关部门,但是我不知道还有哪个部门,”Wei说。

一位接近中国证监会的人士称,加密货币交易属于央行管辖范畴。央行未回复相关问题。

OKCoin在一份书面回覆中称,公司已经在防范网络攻击方面进行了大量投资,而且此前也没有跨国经营公司为服务中断向用户进行赔偿的先例。“所有参与交易的用户自己承担盈利或亏损。”OKCoin表示。在开设账户时,用户需同意OKCoin的服务条款,其中由于“黑客攻击”和“计算机病毒侵入或发作”等造成的影响,OKCoin不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无法登入网站不是造成投资者亏钱的唯一方式。今年2月,位于Jersey的一家对冲基金GABI,在OKCoin的香港交易平台上买入一份期货合约,押注比特币价格上涨。但当另一家投资者大举押注比特币价格下跌使其相形见绌之后,这家对冲基金的合约很快就被结清。

在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等受到监管的交易所内,对于期货合约的规模有限制,以防单一交易商主宰市场,但对于一些加密货币交易所来说情况就不是这样了。

据一位熟悉情况的人士称,上述这笔比特币2月合约令基金GABI损失了40-50万美元。

OKCoin称,这“两位客户公平交易”,“没有任何监管规定限制交易策略。”香港证监会未予置评。

**挑战重重但获利丰厚**

过去15个月期间,全球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的Bitfinex遭到美国一家监管机构的罚款,被黑客盗走价值7,200万美元的比特币,还被美国最大银行业者之一的富国银行切断业务。

Bitfinex成立于四年前。据其执行长兼联合创始人和律师的van der Velde,该公司几十万个客户中包括银行、投资基金,以及其他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尽管面临无数挑战, van der Velde称Bitfinex目前每月处理约120亿美元的交易,而且“利润丰厚”。去年Bitfinex表示,预计2017年将获利2,000万美元。尽管加密货币面临众多西部蛮荒式的问题,但van der Velde预计,最终获利将会更高。(完)

编译/审校 李春喜/蔡美珍/王兴亚/王丽鑫/侯雪苹/张荻/孙茉莉/龚芳/李爽/高琦/于春红/白云/许娜/艾茂林/王洋/张明钧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