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奥运明星

网坛明星变身秀:费天王化身“剑客”小威成“冰上蝴蝶”

 路透伦敦7月1日电(记者Paul Majendie)---小威廉姆斯(Serena Williams)在溜冰场上翩翩起舞,阿娜・伊万诺维齐(Ana Ivanovic)在沙滩排球的网前跃起扣杀。

图为费德勒6月30日在温网比赛中。REUTERS/Toby Melville

 费德勒(Roger Federer)变身成击剑选手,而纳达尔(Rafael Nadal)则圆了儿时梦想,身着足球球衣,整装待发。

 这些都是为了纪念网球被重新纳入奥运会比赛项目20周年开展的庆祝活动,国际网球联合会(ITF)说服了当今网坛的40名顶尖球员装扮成其他项目的运动员。

变身秀拍摄的结果在周二的温网间歇发布,国际网联推出了了华丽的休闲读本《北京之旅:网坛同庆奥运》。

 智利的奥运冠军马苏(Nicolas Massu)和队友冈萨雷斯(Fernando Gonzalez)一起在圣地亚哥街头化身马拉松运动员。莎拉波娃(Maria Sharapova)在洛杉矶玩起了艺术体操,威廉姆斯姐妹则在佛罗里达当地棕榈滩(Palm Beach)的溜冰场试了试花样溜冰。

 纳达尔永远无法忘记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上卡乔(Fermin Cacho)为西班牙赢得男子1500米金牌的场景,当时只有六岁的他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机。“最後几米的冲刺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他回忆说。

 在参加上海大师杯比赛期间,纳达尔以一个足球球员的装扮闪现在弄堂里。他是响应这次国际网联号召的第一人,在他之後,其他运动员也迅速作出行动。

 国际网联发言人尼克・伊米森(Nick Imison)在新书发布仪式中告诉路透记者:“所有的男子运动员都想扮成足球球员。”

 “对于现在的运动员来说,奥运会成为他们职业中可以真正争取的目标,”伊米森还提到,现在说服顶尖的网球选手现身奥运已并非难事。

 不过威廉姆斯姐妹承认,她们的确在悉尼奥运会期间无法在奥运村长期居住,因为“那里确实太疯狂……每个人都挤过来,把我们团团包围。不过的确很刺激。”

 也许费德勒可以说自己拥有最美妙的奥运回忆,因为就是在2000年的悉尼,他结识了现任女友兼经理人米尔卡(Mirka Vavrinec)。

 这就难怪瑞士网球冠军非常开心的在出席三小时奥运开幕式的协议上签下名字,他谈到奥运会时说:“我喜欢身在其中的每时每刻。”(完)

 翻译:彭雅然 发稿:王燕焜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左侧导航栏“路透邮件订阅”开通此服务。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