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专栏节选:美国盛世下的〞公共之恶〞--天下杂志
2017年10月12日 / 早上7点20分 / 9 天内

专栏节选:美国盛世下的〞公共之恶〞--天下杂志

(本文由台湾天下杂志提供,节选自10月11日出版的中研院院士朱云汉专栏)

长久以来,美国扮演着国际秩序的平衡者。

但连带而来的,是这个霸权的「公共之恶」。

因此,美国独强地位动摇,不失为一历史良机。

上一期的专栏,我介绍了哈佛大学教授奈伊(Joseph Nye)最近提出的「金德柏格陷阱」(Kindleberger trap)问题。

奈伊担心,由于美国无心也无力继续扮演国际公共财供给者的角色,而中国尚未准备好填补这个真空,当前的国际体系,有可能掉入金德柏格所描绘一战到二战之间出现的秩序崩解。

奈伊所描绘的战后国际秩序,是美国盛世下太平(Pax Americana)的憧憬,而对于美国霸权的两面性避而不谈,这是对复杂历史的选择性诠释。对美国中心主义者来说,多数国家都是战后自由国际秩序的受益者,他们是搭便车,并不分担秩序维护的成本。

其实,在美国的霸权之下,除了它最亲密盟友可以分享特权外,绝大多数国家都是顺从者。他们受惠于这个秩序所提供的和平与经济发展机会,但也只能接受美国霸权体系下,国际公共财长期供给不足或公共财品质不佳的问题,承受美国不时将公共财的成本任意转嫁的问题,甚至,他们必须忍受强加于人的「公共之恶」(public bads)。

他们无从选择,因为美国只准自己独家提供国际公共财,也只提供它的意识形态体系所认可的公共财。它阻挠公共财提供的替代机制出现(尽管可能更符合人类社会的整体利益),也极力防范新兴大国来取代它的独占鳌头地位。

例如,为了自己的战略利益,美国在不少地区制造政治动乱,擅自进行军事干预来铲除反美政权;又如,强迫各国打开资本市场与解除金融管制,然后让热钱在各国兴风作浪,让华尔街有毒金融产品泛滥全球。这些都是强加于人的公共之恶。

再者,在七○年代初的「尼克森震撼」之后,美国无法提供稳定的货币秩序,长期滥用国际铸币特权,但又阻挡国际货币基金(IMF)的特别提款权(SDR)机制升级为超主权货币,还不断打压欧元,就是提供劣质公共财。

所以,我们固然需担心美国霸权衰退,国际公共财的提供机制难以为继;另一方面,美国的逐步退位,也为全球治理机制的改革提供历史良机。 (完)

天下杂志最新文章,请点选 (www.cw.com.tw/)

注: 1.专栏作者为中央研究院院士,也是台湾最具国际声望之政治学者之一。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整理 高洁如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