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1, 2017 / 12:36 AM / 9 months ago

专栏节选:2018年金融市场波动将加剧--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12月21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二○一七年已进入尾声,此时全球投资机构、媒体,都会针对明年展开热烈的预测。尽管国人对二○一七年的市场表现十分无感,代表字选出了一个「茫」字,但进入二○一八年,看起来考验将比今年更大,大家都有共识,这会是一个激烈波动、震荡很大的一年。

每年都会领先提出预测报告的英国《经济学人》杂志,预告二○一八年将是神经紧绷的一年。《经济学人》警告,全球隐藏很多未爆弹,其中地缘政治的矛盾与冲突将更加凸显与表面化。

**美、中硬碰硬,地缘政治最大地雷**

最显而易见的是,习近平完全掌握中共十九大后的中国崛起,带给全球的威胁感与日俱增。川普在十二月中旬发表任内第一份国家安全策略报告,直指俄罗斯与中国试图改变现状、寻求挑战美国,侵蚀美国国家安全与繁荣。川普将中国与俄罗斯列为美国的「敌对强权」(Rival Powers)。川普公开指控中国寻求在印太地区取代美国,扩张以其国家为主导力量的经济模式,并在区域内制造符合其利益的新秩序,川普说美国正面对极其危险的世界。

这是美国首度公开对中国的指控,全球两大强国正面硬碰,这可能是二○一八年全球最大变数。在这个大架构下,川普不断调整策略。例如,过去全球化几乎是大家的共识,现在川普跳出来反全球化;过去全球贸易一直是架构在多边形态,现在川普要改为双边。过去是主导亚太贸易发展的亚太经济合作(APEC),现在川普考虑改为「印度|太平洋」(Indo-Pacific),要另组一个自由印太联盟与APEC互别苗头。

为了让制造业重返美国,追求美国第一,川普大力鼓吹的税改可望在二○一七年岁末通过。这次美国将企业税负从原来的三五%降为二十一%;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从三九.六%降为三七%。一方面是对美国企业减税,希望美国企业能加重在美国本地的投资,这是制造业重返美国。另一方面,美国是大国,又是全球税负极具吸引力的国家,势必造成全球大企业争相到美国投资。中国的企业税二五%,加上增值税一七%,还有不少社会安全捐,这对中国资金外逃又会形成另一个致命的撒手鐧,这是中国必须迎战的新威胁。

二○一八年全球地缘政治处处有未爆弹,亚洲的北韩飞弹危机,迄今无解,而台湾在两岸关系的变化也是亚洲不可预测的变数。阿拉伯世界的争端更是错综复杂,像困住全世界的伊斯兰国(IS)已被扫荡赶出伊拉克,未来化整为零流窜到阿拉伯国家,仍是潜藏的大炸弹。而这次川普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更是改变了过去几十年全世界共同的默契,也为中东和平带来更多不安的变数。

而美国后院的中南美洲接连有几个大选,像古巴的卡斯楚胞弟明年将卸任退休,古巴这个被禁锢了将近六十年的国家会出现什么改变?还好智利刚完成大选,二○一○到一四年当选总统的全球最大铜矿商皮涅拉(Sebastian Pinera)再度当选总统。明年接着是墨西哥与古巴大选,但是川普最大考验是他自己,美国传统共和党大票仓阿拉巴马州最近补选一席参议员,民主党的琼斯(Doug Jones)居然险胜共和党的摩尔(Roy Moore)。共和党输掉这一席可说是损失惨重,现在共和、民主两党在参议院席次变成五一:四九,共和党把一席参议员送给民主党,未来党内只要有一名参议员跑票,共和党恐将动弹不得,但最大考验是明年十一月期中选举,一共有三十三席参议员要改选,一旦共和党输掉多数,川普立刻变成跛脚。因此,《经济学人》对二○一八年的定义是「神经紧绷」的一年。

不过大家可能更关注明年金融市场的变化。盛宝银行(Saxo Bank)这家许多人不太熟悉的银行,最近列出二○一八年几个大趋势,值得大家参考。

**游资窜、泡沫化加剧,加深市场的不平衡**

一是明年的世界金融市场变化将加剧。盛宝银行开宗明义就说二○一七年全球金融市场表现十分平稳、波动不大,但这样的好景不会一直延续到一八年。因为QE,利率在低档,低利率或负利率导致游资乱窜,泡沫化现象加剧,将加深金融市场的不平衡,导致出现巨大震荡。

二○一八年全球将关注叶伦去职后,美国联准会(Fed)新掌门人鲍威尔的决策。首先是美国的升息步调,美国联准会在十二月十四日宣布升息。联准会基本放款利率提高到一.二五%至一.五%,叶伦暗示一八年可能有三到四次加息机会。如果升一次,利率会在一.五%至一.七五%之间;两次就在一.七五%至二%之间;三次就是二%至二.二五%;如果有第四次,就会到二.二五%至二.五%之间。美国一八年再加息,利率水平大约拉升二%,再加上联准会执行缩表,这个局面与过去全球央行不断放钱迥然不同,这也是金融市场最大的风险。

过去一直实施极度宽松的欧洲央行也宣布一八年元月一日起将实施QE购债金额减半。过去资金成本低廉,热钱涌向风险资产,现在大气候出现变化,金融市场肯定出现大起大落的情况。市场也担心随着美国国债价格上升,美国联准会可能失去独立性。二○一八年美政府在面对债券市场可能暴跌情况下,将采取措施限制国债息率上限,这么一来,美国联准会独立性将受到很大考验,大家也担心川普新任命的主席鲍威尔可能难以抵挡川普的政治压力。

**中国以人民币取代石油美元,挑衅意味浓**

二是中国发行人民币计价的石油期货合约,也就是所谓「人民币版的油元」。二○一八年中国将通过上海能源交易所发行以人民币计价的石油期货合约,这个大动作将对地缘政治及金融市场带来重大影响。

一直以来,世界石油价格都以美元计价的西德州(WTI)及北海布兰特油价来计价。作为全球最大石油进口国,中国非常乐于通过以人民币作为石油计价的货币,上海期货交易所推出人民币计价的石油合约,可能导致人民币兑美元上升一○%,但这是地缘政治最大的变数。

过去一个世纪以来,美国之所以成为世界霸主,一方面美国发行的美元是全世界共同使用的货币,过去购买石油都以美元计价,到了二○○○年前后,伊拉克总统海珊突然倡议要推出以欧元计价的油元;后来海珊在伊拉克被捕并处以死刑,欧洲从此多事之秋,欧债危机引爆,欧猪五国成了全球最大风险国家。这次中国要以人民币取代石油美元,这个摆明向美国霸权宣战的动作,很可能是明年的重大变数。

**比特币疯狂派对,恐沦一场庞氏骗局**

三是比特币。盛宝银行预测比特币在二○一八年价格会暴升到六万美元,市值超过一兆美元;随后比特币会在俄罗斯及中国出重手打压下,于二○一八年暴跌,最后会跌到一千美元的生产成本附近。这项预测可能是最近把比特币走势说得最具体、最清楚的金融机构。

这些年,比特币、莱特币等加密货币价格暴涨,已引来全球共同关注。二○一七年比特币除了在中国关闭ICO市场出现短暂回档外,大多数都呈现喷出大涨走势。十二月十一日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C)旗下期货交易所(CFE)推出比特币期货交易,期货开盘一五四六○美元,之后小跌到一五四二○美元,然后回升,开市两小时大涨逾一○%,两度触动「熔断机制」暂停交易。开市四小时,比特币大涨逾二○%,最高价来到一八八五○美元,后来比特币交易价一度破两万美元,这样的飙升,引起市场投机客追逐。

相对黄金得到的市场广泛认同,多数人都质疑比特币凭空创造的价值。联准会前主席葛林斯班将比特币比作赌博,甚至暗指比特币有如美国独立前由「大陆会议」(美国国会前身)所发行的大陆货币,一如日本当年发行的军票,没有实质的黄金或白银作支撑。

香港独立股评人David Webb也发出警告说,比特币是全球第一个分散式、去中心化的庞氏骗局(Ponzi Scheme)。他说比特币并无营运者,任何人都可参与,但其价值只是由资金流入及持有者出售的意愿来决定。这与庞氏骗局类似,早期投资者以较低价格购入,现在的赎取来自新投资者投入的资金,只是一场零和游戏,不计算挖矿成本,所有投资者亏钱,价值总和相当于赢钱的总和。

David Webb认为比特币不是货币,因为货币必须同时拥有交易媒介及保值功能,并相互独立,即其中一方不能取代另外一方。假如货币没有价值,即使把钱汇到地球另一端,其价值仍然基于其他人的决定而波动,在不保值的原因下,比特币就会像烫手山芋,任何接受的商户都会立即将其转换为法定货币,以避免持有它带来风险。他提醒投资者:「比特币只是一堆一与○的排序,它不是闪亮的金币。当市场崩盘,投资者不能将它熔化,假如你可以承受失去一切的风险,那就参与一场去中心化的庞氏骗局!」

这是对比特币的负面评价,不过也有人认为,只要比特币不打破它当初成立时的「有限发行量」,就不会像荷兰郁金香人人可种。比特币价格可能有一天会吹到爆破,但绝不会像郁金香跌到一文不值的地步,这是比特币「限量」的优势。

市场资金充斥,就像十一月十七日佳士得拍卖会拍出达文西画作《救世主》,成交价四.五亿美元,这是史上最高价拍卖的艺术品,据说买家是沙国的一位王子。这幅描绘耶稣基督的肖像油画,长二十六寸、宽十八寸,是达文西五百多年前应法国路易十二要求所绘,耶稣以左手捧着水晶球,右手做出祝福的手势。这幅画作英国国王查理一世曾收藏过,一七六三年在拍场拍卖,如今再度问世,成了世界最高价画作,耶稣的水晶球,也是今天全球人类共同关注的下一个世界大巨变的未来。

**中国腾讯,市值有可能打败苹果?**

盛宝银行的其他预言包括中国互联网巨头腾讯最后市值会打败苹果(Apple),成为全球率先挑战一兆美元市值的企业。盛宝银行的看法是,中国经济水涨船高,腾讯作为中国科技业的领头羊,二○一八年股价将比一七年再涨一二○%,主因是腾讯的高营收及净利成长。腾讯的成功受益于中国转向更多消费的带动模式,如果一八年腾讯股价再涨一倍,股价将推向八○○港币,那么这将是史上第一家市值逾一兆美元的巨无霸。腾讯市值继续往前推进是可能,但腾讯明年要打败苹果,我觉得这会是不可能的任务。

二○一七年即将走入历史,大家要记在心里的是,全球股市已奔驰了将近十年,这个史上最大牛市,哪一天泡沫吹破,可能是个灾难,我觉得这是二○一八年最重要的变化焦点。(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整理 高洁如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