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7, 2018 / 5:58 AM / 21 days ago

焦点:腾讯和阿里巴巴瞄准东南亚劳工口袋 在汇款市场争夺商机

路透雅加达/香港9月27日 - 对于中国科技业巨擘阿里巴巴(BABA.N)和腾讯(0700.HK)而言,在香港从事帮佣工作的东南亚劳工或将成为其挥军全球金融服务的关键。

2018年9月2日,香港中环,劳工在世界广场内排队等待办理汇款。REUTERS/Bobby Yip

两家公司都在近期推出的汇款服务,在香港工作的印尼和菲律宾劳工可以用省钱又便利的方式汇款回家。这是进军全球每年规模超过6,000亿美元的汇款市场的第一步。

但这些计划也是两家公司将旗下移动支付平台--微信支付及支付宝走向海外市场的整体行动之一。

东南亚约有6亿人口,且不断增长,其中多数人没有银行帐户,这成了亚洲科技巨擘及其美国竞争对手的战场。

阿里巴巴旗下金融服务公司蚂蚁金服指出,其香港汇款服务“是一个新起点,亦是加速支付宝于全球推广普惠金融的重要一步。”

腾讯旗下的微信支付为其在香港推出的We Remit服务制定目标时更为谨慎,尽管一名发言人士表示,公司对“所有可能性”都持开放态度。微信支付在中国无处不在,但在中国游客尚未到达的国家却步履维艰。

而跨境转移资金,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容易。这解释了为何两家公司都在与香港的金融科技初创企业EMQ合作。EMQ在整个东南亚地区和其他地方都已取得了监管许可,并与银行建立了伙伴关系。

“我们是腾讯的通道和分布网点,”EMQ执行长刘御国表示。他未就该公司与蚂蚁金服的任何关系置评,但三名知情消息人士对路透表示,蚂蚁金服正在发展自己与EMQ的合作关系,作为新的跨境支付业务努力的一部分。蚂蚁金服未予置评。

“通道”问题只是挑战的一部分。路透采访的六名在香港工作的菲律宾和印尼工人表示,让他们的家人信任通过手机收取汇回的钱款,这需要时间。

确实,We Remit目前并未与手机钱包关联,而是让收款人到银行或典当行提取资金,就像他们一直以来使用速汇金(Moneygram)和西联汇款(Western Union)的服务的作法一样。

对汇款方而言,新的服务会给他们带来惊喜。多年以来,菲律宾籍女仆Rochelle Bumanglag寄钱回家的唯一方式,就是在周日假期前往香港市中心的银行或汇款店,等上好几个小时。

“我如果去银行,要排很长的队,而且非常麻烦。而微信总是可以给我们不错的汇率,非常方便,非常快。我去7-11便利店,然后将钱放入我的账户,”这位42岁的菲佣表示。

另一个很大的吸引力:微信和支付宝都不收取费用,至少目前是这样。

“微信的汇率是1港元兑6.80(菲律宾)披索,而银行的汇率是6.79披索外加25港元(3.20美元)的电报费。对我们来说是个很大的差别,”Bumanglag这样表示,她每个月往家汇回约10,000披索,也就是1,470港元左右。

这些公司希望,最终那些微信和支付宝的新用户可能也会接受使用其他的服务。

**高费用**

根据政府数据,菲律宾人和印尼人占香港37万家政人员的大部分。据世界银行的数据,这两个国家名列世界上最主要的汇款接收国:2017年菲律宾的汇款收入为328亿美元,印尼为90亿美元。同年有169亿美元汇款经由香港发出。

2018年,全球向中低收入国家的汇款预计将达到4,850亿美元。

reut.rs/2N62OIi

阿里巴巴去年寻求以8.80亿美元收购速汇金(MoneyGram),但最终被美国监管机构挡下。市场的规模有助解释寻购缘由。和总部在美国的西联汇款一样,速汇金一直是传统汇款业务的主导企业之一,依赖于从银行到便利店和典当行等当地代理商的大型实体网络。

这些昂贵的网络,再加上复杂的合规要求以及其他技术性和监管障碍,往往意味着费用较高,对于承受力较低的人尤其如此。

路透发现,香港的汇费15港元起步,最高可以达到200港元,有时候不利的汇价增加了额外成本。

就目前而言,微信和支付宝重点在于让顾客接受他们的服务。去年微信在香港通过与EMQ、以及广受欢迎的菲律宾典当行连锁店Cebuana和Palawan等的合作开始提供服务。

蚂蚁金服的香港汇款服务则在6月底开始在香港和菲律宾之间提供汇款业务。该项服务通过支付宝香港附属公司成立,采用了区块链软件。与微信的We Remit不同的是,用户可以在支付宝香港与菲律宾移动支付服务公司Gcash的账户之间实时转账。Gcash由电信公司Globe Telecom运营,蚂蚁金服也持有其部分股份。

消息人士称,在香港推出的服务并非支付宝在汇款业务方面的唯一尝试。9月蚂蚁金服马来西亚办公室的招聘广告里列出了汇款业务是其中的一项工作内容。

该公司已经在七个市场成立了本地数字支付服务合资公司,这些公司以合作伙伴的品牌独立运营,其中包括印尼和马来西亚。

分析师们称,支付宝香港与Gcash在汇款服务方面的结盟可以在其他市场复制。

“蚂蚁金服的最终目标是为其消费者创造一个全球支付系统。”金融科技咨询公司Kapronasia主管Zennon Kapron称。

“重点首先是跟着中国客户,其次是将商业接受度扩大到典型的旅游目的地之外,第三则是当地币值钱包。”

蚂蚁金服6月筹资140亿美元,专用于国际拓展。

**全球范围**

EMQ的网络显示了腾讯和蚂蚁金服可发展业务的地点。该公司在越南、柬埔寨、印度、新加坡、中国和日本均已获得监管批准,可允许客户迅速扩大运营。

EMQ正要扩展至中东,且与中国金融科技初创公司钱方好近QFPay结盟;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在大陆都使用QFPay的销售点终端(POS)。

阿里巴巴及腾讯在汇款方面都面临很多竞争,更不用说还有大量想要在支付领域展开更广泛竞争的科技和金融服务企业。

速汇金亚洲负责人Yogesh Sangle告诉路透,很难有任何公司能敌得过速汇金在200个国家的全球结盟网络。

速汇金2月与Gcash展开结盟合作;微信支付则正和西联汇款合作,向中国海外学生提供服务。(完)

编译 张明钧/徐文焰/刘秀红/李春喜/张若琪 审校 李爽/高琦/龚芳/汪红英/王琛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