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特雷莎·梅大选战果前瞻:从大获全胜到爆冷落败
2017年5月31日 / 凌晨4点18分 / 6 个月前

特雷莎·梅大选战果前瞻:从大获全胜到爆冷落败

路透伦敦5月30日 - 在6月8日大选之前,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的民调领先优势不断缩窄,已打压英镑走势,并令人质疑她能否像外界仅一个月前预期的那样大获全胜。

2017年5月29日,英国伦敦,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参加竞选造势活动。REUTERS/Leon Neal/Pool

大选投票将决定是特雷莎·梅、还是她竞争对手--工党党魁柯尔宾将主导英国退欧进程。这一为期两年的谈判将为英国经济勾勒出一条新的发展路径。

特雷莎·梅决定提前大选,是为了加强对英国脱欧谈判的掌控,为应对脱欧冲击争取更多时间,同时巩固她对保守党的控制。

虽然她仍料将取胜,而且近几天发布的六份民调结果显示,她的领先优势介于5-14个百分点,但金融市场现在正在消化比原先设想更多的大选可能结果。

**特雷莎·梅取得压倒性胜利**

4月特雷莎·梅要求提前大选时,英镑大涨,因投资者押注,当时在民调中大幅领先的特雷莎·梅,将以压倒性优势赢得选举,从而消除关于她是否拥有必要的民意授权、代表英国谈判并推动国会通过谈判协议的不确定性。

提前大选能够将英国下次大选的时间从2020年--当时英国应该刚脱离欧盟--推迟至2022年,让特雷莎·梅有更多时间来落实脱欧协议,并可能减少协议实施情况的政治风险。

还有一些人认为,以大幅差距赢得多数席位,将使得特雷莎·梅能够对欧盟做出妥协,与迄今为止她采取的强硬立场形成对比。在特雷莎·梅的强硬立场下,英国将移民和贸易问题列为优先,而不是欧盟单一市场准入权。

所有这些预期,推动英镑兑美元上周升至八个月高位1.3048。

美国花旗银行表示,若保守党的多数优势超过100席,将降低英国无序脱欧的风险,但同时也会降低英国留在欧盟单一市场的可能性。

“最终,若保守党以大幅差距赢得多数席位,将确认英国‘强硬但平稳’脱欧的基本情境设定,我们认为随着不确定性风险降低,可能推动英镑/美元在短期内升向1.34,”花旗策略师在5月19日的报告中表示。

**特雷莎·梅以较前任更大的多数优势获胜**

在特雷莎·梅宣布计划向老年人收取社会照顾费用后,保守党的领先优势大幅减弱。其对手工党党魁柯尔宾则以重新国有化、提高富裕阶层税收等颇受欢迎的政策争取到更多民意支持。

虽然目前普遍认为特雷莎·梅的获胜优势会大于其前任卡梅伦的12个席位,但民调显示保守党领先优势缩小,暗示其赢得的多数优势可能远远达不到100个席位,遑论压倒性的优势。

银行业分析师称,这不会破坏核心预测,过去一个月英镑已经享受到这种核心预测带来的提振,但也有可能为此而从当前水平回落。

“这种关联性过去一个月已经一目了然:(预期的)多数优势越大,英镑表现就越强,”RBC Capital Markets驻伦敦的G10汇市策略负责人Adam Cole称。

“当前的市场反映的是(保守党的)多数优势超过100席的预期,因此我认为如果多数优势在50-100(席)之间,那么英镑的第一反应就是下跌。”

**特雷莎·梅没能大获全胜:议会多数仍为12席或更少**

即使特雷莎·梅率保守党赢得选举,但若无法超越卡梅伦在2015年取得的12席绝对多数,那么她这场提前选举的赌博将宣告失败,她在议会推动英国脱欧改革的能力将被削弱,6月稍晚启动谈判时底气也不足。

但看法相反的一方则认为,由于在国内的回旋余地变小,特雷莎·梅将可能更加强硬,拒绝与欧盟妥协,特雷莎·梅知道,欧盟谈判代表并不想让她的硬退欧威胁成真。

影响投资者的关键因素可能在于,能否达成退欧协议以及协议内容的不确定性都变得更大了。

“特雷莎·梅可能得依赖那些坚持英国硬退、硬留的少数党,而这可能引发‘混乱的’脱欧;不过也可能使她目前所期望的脱欧进程变得更温和一些,”花旗说。

花旗称,近期至中期的市场反应可能是英镑下跌至1.20美元。如果政治局势发展方向迫使特雷莎·梅软化她的脱欧要求,那么英镑可能会最高升至1.50美元。

**悬浮议会:没有明确的赢家**

倘若主要政党没有一个能够赢得绝对多数席位,市场将不得不应对诸多不确定性,例如谁将组建下届政府,以及首相为了获得其他党派的支持最终将做出哪些妥协。

2010年,自由民主党拥有的席位数举足轻重,市场便抛售英镑以回应由此带来的不确定性。这一次情况甚至更不明朗,自民党的席位大幅下降,而亲欧盟的苏格兰民族党(SNP)可能拥有更多影响力。

保守党在退欧以及撙节等其它国内问题的立场,可能很难找到愿意与其联合执政的盟友,从而最有可能出现在一个悬浮议会下,由工党领导的政府。

摩根大通表示,尽管存在不确定性,选举结果可能导致英镑走高。“在更加正常的环境下,悬浮议会被视为利空英镑,”分析师Paul Meggyesi在上周末发送给客户、并在周二分发给媒体的报告中称。

“但在英退公投之后,所有的政治变化都需要考虑到英退影响,并可能得出一个结论,即悬浮议会引发或者维持了组建一个英退立场较温和的中左翼执政联盟的前景...(而这)实际上可能利好英镑。”

**假如柯尔宾所领导的工党获胜**

英国工党党魁柯尔宾(Jeremy Corbyn)倘若明显获胜,则将迫使许多投资者重新调整对英国脱欧及财政展望的预估。在柯尔宾担任工党党魁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其民意支持度不高,党内分歧重重,还曾出现过党内政变。

从历史情况来看,工党在民调中的民意支持度若大幅上升的话,英镑通常都会走贬。

“一旦发生这类‘政治地震’,英镑的第一反应就是大幅走贬。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认为英镑有可能触及1.10美元,”花旗本月稍早时表示。

较长期而言,一些银行分析师强调两个潜在情况:一个是英国有可能扩大借贷,为经济刺激措施提供融资;另一个就是,相比特雷莎·梅,柯尔宾与欧盟协商达成更密切贸易关系的可能性更高。

“如果英国政治转为左倾,再加上投资者预期财政赤字将扩大,英镑一开始可能会受挫,”日本野村分析师在报告中指出。

“但因我们预期及冀望英国软脱欧--甚或完全不脱欧,将导致实质收益率上扬,到头来将为英镑提供一臂之力。”

英国选举互动图表:tmsnrt.rs/2pgjH8p  (完)

编译 徐文焰/杜明霞/孙国玉/李婷仪/许娜/龚芳; 审校 陈宗琦/蔡美珍/郑茵/张荻/王颖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