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1, 2018 / 6:02 AM / a month ago

焦点:土耳其危机与欧洲经济放缓 可能打乱美联储升息独角戏

路透华盛顿/旧金山8月21日 -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目前已处于加息周期深处,并希望能够持续升息到2020年,但现在面临来自国外的新风险,可能会打乱其计划。

资料图片:2014年10月,美国华盛顿,美联储总部大楼。REUTERS/Gary Cameron

这些威胁现在并不严重,但却不断增强,像是土耳其里拉崩溃所凸显出的部份新兴市场脆弱状态,以及可能使欧洲央行推迟启动升息的欧洲经济放缓情况。

这将使美联储独自成为唯一正在收紧政策的主要央行,并且实际上以三重手段同时收紧--提高利率、减少所持资产以及由此导致的美元升值。在当前的全球环境中收紧政策可能导致美元上涨,让美国出口商的处境更加困难。

“地缘政治形势一直动荡不安。土耳其局势非常严重:里拉贬值,贬值的速度很快,这种急剧变化让很多人感到意外,我们也是如此,”亚特兰大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博斯蒂克周一表示。不过,鉴于他认为财政刺激措施将会助力经济成长,所以上述局势到目前为止还不足以改变他的看法,仍认为美联储年底前应该再加息一次。

“现在我们仍然在分析和评估,但那绝对是我们担心的事情,”博斯蒂克表示。

本周,来自世界各地的央行总裁聚集在怀俄明州参加年度研究会议,重点讨论关于市场结构的技术性主题。但是,当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周五在会议上发表讲话时,人们的注意力将放在一个更广泛的问题上:如果美联储独自起舞,它还能继续加息多久?

加拿大和英国央行等较次要角色已基于国内情势升息。

但由于其他与美联储相当地位的央行尚未出台同等的举措,尤其是欧洲央行(ECB),美联储升息的影响力或许大于预期。美国利率上升和经济坚挺料将提振美元,从而令美国出口承压,背负美元债务的国家或企业也面临更大的危机风险。

美联储相关互动图表:here

最近来自欧洲央行的消息不是很好,目前原本预计欧洲央行明年底开始升息,但经济成长预估值放缓或许会降低实现的机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期公布的全球评估报告认为,尽管全球经济持续扩张,但下档风险正在上升。

美元指数自4月以来累计上涨约6%,美国和德国10年期公债收益率之差自年初以来扩阔0.5个百分点。美联储料将在9月会议上升息,美联储官员预计还将在12月升息一次。据芝商所(CME Group)的数据,前述升息前景符合交易员预期。

但2019年路径将出现分化。美联储官员正计划在这年升息三次,而市场预计仅升息一或两次,因为美国经济正迈向第12年的稳健增长。

“土耳其本身并不是问题。这释放出来的信息是,你不能让一家央行行动,而别家不动。会出现一些混乱状况,”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首席经济学家Joe Lavorgna说道。

美联储决策者密切关注着海外事件,但表示他们只会在全球局势影响美国经济之时才会做出反应。不过,这往往会为他们提供一定的安全空间,可根据其它地区发生的情况来调整前景预期,以便不仅对数据、而且对预期风险发生的变化作出应对。

土耳其里拉这次的下跌与1990年代末泰铢贬值的情况基本没有共同之处,当时在新兴市场掀起了更大的危机;里拉下跌与当年引发欧元区濒临解体的希腊债务危机也不一样。泰国和希腊事件都对美国经济成长和金融稳定构成直接风险,并在当时重塑了美联储政策。

但一些分析师称,土耳其问题是又一证据,证明全球已经不似过去一年半看起来那么毫无麻烦。过去一年半里,包括那些最犹豫升息与否的人在内的美联储官员,都谈到了让他们在过去六个季度中有五季都在升息的经济“顺风”。

Cumberland Advisors的董事长David Kotok认为,其他许多新兴市场正“坐在一颗滴答作响的定时炸弹上面,而这个定时炸弹就是美元计价债务”。除此之外,中国经济增长风险重现,欧洲经济前景突然转差可能意味着全球需求趋疲。更重要的是,特朗普政府的关税威胁放大了全球贸易下滑的风险。

北方信托(Northern Trust)首席分析师Carl Tannenbaum称,美联储升息计划面临的最大国际风险就是贸易争端升级,特别是与中国之间的贸易争端。第二大隐忧则是“糟糕的英国退欧”,与之相关的担忧可能在9月初升温,因为英国的退欧进程的一些重要时限可能无法得到遵守。

与此同时,土耳其“值得关注”,特别是若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国际组织的不信任,导致美国阻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或其他机构对土耳其或其他地区的援助的话。

美国迄今公布的数据似乎佐证了鲍威尔7月在国会听证会上的评论,即美国经济表现稳健;尤其是失业率低至3.9%和经济增长环比年率达到4.1%。

但现在可能有更多理由让人格外保持谨慎。

美联储货币事务部前主管William English称,“目前的政策前景非常不确定,”因为美联储感觉回归“中性”利率之路可能已接近终点。他现在是耶鲁管理学院的教授。“美国正在发生什么特别不同的事情吗?到目前为止的答案是还没有。如果欧洲经济明显放慢,并因此维持高度宽松的政策...那么答案可能就不同了。”(完)

编译 张涛/许娜/王琛/徐文焰;审校 蔡美珍/刘秀红/陈宗琦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