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9, 2018 / 1:38 AM / 3 months ago

《信报》:土耳其在美俄博弈之间左右逢源

(6月29日社评)

土耳其国境横跨欧洲与亚洲,地理位置极具战略意义,加上现实的政治格局,土耳其绝对有能力在美国与俄国的博弈之间左右逢源。因此,强人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成功连任,大权在握可望长期执政直至二○二八年,尽管惹来独裁专制的忧虑,但西方社会普遍沉默接受,即使与他关系恶化的美国亦没有说三道四。

土耳其大选不久前结束,埃尔多安在首轮总统选举即获百分之五十二点六得票率,凭压倒性优势击败主要对手共和人民党(CHP)候选人因杰(Muharrem Ince);而埃尔多安领导的正义与发展党(AKP)在国会选举赢得二百九十五席,虽然不是单独过半,但其盟友极右民族行动党(MHP)获四十九席,两党共拥超过控制国会所需的三百零一席。

这次大选之前,土耳其经历过去年全民公决的修宪,总理职位取消,总统作为三军统帅和国家元首独揽大权,权力包括任命副总统、部长和法官,兼任党的领袖,甚至可解散议会、制定预算、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等等。新宪法列明,总统若犯重大错误可被弹劾,然而宪法法院的成员大多由总统任命,弹劾风险可谓微乎其微。

埃尔多安已执政十五年,先是担任总理,后来担任总统,这次胜选获五年总统任期,可再连任一次,意味着他有机会到二○二八年才交棒。如此情况,不期然令人想起俄罗斯总统普京,同是换顶帽子又执政。

埃尔多安变身「超级总统」,马上展现独裁铁腕,爱琴海城市伊兹米尔(Izmir)有十二人被捕,罪名赫然是「侮辱国家领袖」。

土耳其是北约成员,亦渴望加入欧盟,理论上是西方朋友,不过这个穆斯林国家同时跟东方结交密切关系,立场愈来愈倾向俄罗斯,对于中国的「一带一路」寄望甚殷,巴不得积极接轨。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新疆的维吾尔族与土耳其血脉连枝,不少维吾尔人逃离中国跑到土耳其寻求庇护,两国携手发展经济之余,始终夹杂着政治忌讳。

土耳其向俄罗斯靠拢,最新一例是采购俄制S-400防空导弹,惹得北约龙头美国十分不满,担心俄制武器与北约现有系统不相容,并且可能被俄方刺探机密情报。华盛顿警告土耳其,若不放弃采购计划,将不会交付美制F-35战机。

土耳其一边买美制战机,另一边买俄制导弹,虽然引起小风波,但如此现象其实反映该国是美俄角力的缓冲区,让埃尔多安成为伊索寓言里面的蝙蝠,遇到鸟时说自己是鸟,遇到兽时说自己是兽。更何况,美国在中东的死对头是伊朗,土耳其则是克制德黑兰的强邻,造就了华盛顿不得不依赖土耳其发挥稳住中东的重要作用,美国尤其需要借用土耳其南部因吉尔利克空军基地,否则北约难以作出具威慑力的部署。难怪因吉尔利克空军基地成为埃尔多安的谈判筹码,每次与美国闹僵了就扬言要将之收回,或者改让俄罗斯驻军。

美国纵使对土耳其诸多不满,仍然因为该国有利用价值而尽量忍让。至于欧洲,一个问题已足以令土耳其成为无人敢切割的战略伙伴,那就是难民。欧洲各国面对盈千累万蜂拥而至的难民,渐渐恶化为内讧不休的政治危机,连主张开放门禁的德国也感到吃不消,但以接收难民的数量而论,土耳其才是世界第一的收容港,迄今已为三百五十万难民提供人道援助。土耳其既收容难民,亦堵截难民,防止逃离敍利亚战祸的难民潮蔓延至欧洲,因此,欧盟爽快地承诺给予拨款,并且愿意提高效率谈论土耳其加入欧盟事宜。

土耳其好比里外通吃的欧亚混血儿,埃尔多安看准了这一点,所以管治作风即使独裁,崇尚人权的欧美民主社会极其量只能摆摆姿态,不太可能真的指手划脚。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