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5, 2019 / 2:28 AM / a month ago

人民币破七 新的货币战争来了--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8月15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中美贸易战时而剑拔弩张,时而有柳暗花明之感。原以为G20大阪峰会后,会重演去年G20阿根廷峰会后的中美九十天协议宽限期。没想到美国总统川普在八月一日宣布对中国三千亿美元商品开征一○%的关税,并进一步扬言,可能把所有商品的关税全都加到二五%。中美贸易战走向撕破脸的地步,全球金融市场也跟着紧绷。

但最受人瞩目的,是美国财政部在八月五日将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名单,美国财政部长穆钦(Steven Mnuchin)还表示,将与国际货币基金(IMF)合作,消除来自中国的不公平竞争。美国财政部这么大的动作,源自八月五日这一天,人民币兑美元中间汇价贬值一.五四%,收盘写下七.○四五的新低值,这是过去十一年来,人民币首度破七。

人民币冲破「七」的心理关卡,也引来市场恐慌,尤其是亚洲货币也出现一轮急贬,包括新台币连续贬值三天,见到三十一.六一八的新低价,韩元来到一二一七.七九,亚洲货币都是贬值的弱势。

人民币破七当日,美国道琼指数大跌七六七.二七点,跌幅达二.九%;标准普尔五○○指数下跌二.九八%;那斯达克综合指数大跌三.四七%;费城半导体指数也惨跌四.三六%。股市下跌,避险性资产变抢手,最具指标作用的是金价每盎司冲破一五○○美元,创了六年新高;而作为避险货币的美元大涨,美元指数写下九十八.九三二的新高点,日圆也节节走高,创下一○五.○五的新高价。全球经济新闻的头条都写着:「全球经济衰退,警铃大作。」一向批评川普不遗余力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曼(Paul Krugman)说,川普低估中国对美国经济可能造成的伤害,中美对峙将演变为一场贸易战与货币战。

我们熟悉贸易战,接下来看看何谓货币战,再来研究汇率操纵国会带来什么影响,也要搞懂人民币。人民币汇价有三种,在岸人民币(CNY)、离岸人民币(CNH)与人民币中间汇价,这三种有何不同?

**贸易战变货币战,恐引发竞贬效应**

美国总统川普在八月一日宣布对中国三千亿美元商品加征一○%关税,人民币随即快速贬值,八月五日冲破「七」的重要心理关卡。第一时间,美国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随即触发全球股汇市巨大波动,市场都称中美关系将从贸易战转为「货币战」。

所谓的货币战,是指国家间争相运用手段,压低本国货币的汇价,以降低出口成本与提高竞争力,在国际贸易中获取优势,这种货币竞争性的贬值就叫「货币战」。从中美双方几近翻脸的态势来看,人民币续贬机率很高。人民币贬值,除了冲击人民币定存投资人外,占港股比重很高的中资股也会受影响。最后人民币会贬到多少?恐怕要从中美贸易战演化的情况来看。

过去三十年,中国官方经济对策小组不断进行沙盘模拟推演,知道有一天随着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必然要面对类似一九八五年《广场协议》的事件。为了避免重蹈日本泡沫经济的覆辙,中国经济学家最主要研究的主题就是汇率,他们知道人民币不能在美方压力下跟着大幅升值,这些年人民币奋力守住「六」的底线,最强升值只到六.二四。

中国人民银行强势主导不让人民币升值,几乎成了「国策」。从去年中美贸易战爆发后,大家发现美国也逼迫不了人民币升值,当年美国对付日本的《广场协议》无法复制,谁都没想到美国竟使出一招「关税」策略,川普摇身变成「关税人」。

川普全面加高关税,中国以人民币扩大贬值来回应,中国交银国际首席中国策略师洪灏预测,人民币破七后,继续贬值机率很大。美国在贸易谈判中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将汇率作为谈判工具之一,货币战正在酝酿,在未来一段时间,人民币继续贬值机率远大于升值,这将导致全球经济面临更大的通缩压力,最后终将两败俱伤。这段期间,虽然美国率先降息一码,各国也争相调降利率,但是各国刚公布的经济数据,都显着看到经济降温,市场需求疲软。

在汇率和利率之间,汇率更容易作为政策工具。如果贸易战持续恶化,如九月以后,美国再将三千亿美元商品关税从一○%加高到二五%,人民币一定会更弱。近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七月CPI(消费者物价指数)比去年同期上升二.八%,高于预期的二.七%。CPI冲高,也削弱了中国货币操作的灵活度;而PPI(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已跌入通缩区间,六月出现零成长,七月是负○.三%,这是自二○一六年八月以来新低,看起来中国内需已亮警讯。

**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明显是政治考量**

瑞信亚太区高级投资策略师邵志铭称,美国加大关税力道,若中国希望撑经济,人民币必须维持在七.一到七.二的区间,才能抵销关税的影响力;若全部商品关税都加到二五%,人民币必须贬值到七.二五才能抵销冲击。美方也看出中国企图以人民币贬值来缓冲关税压力,在人民币破七当天,立刻将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这是美国高度策略的运用。

根据美国二○一五年颁布的《贸易便利化和贸易执行法》规定,美国财政部要把一个国家列入汇率操纵国,必须同时达到三个标准,一是对美贸易顺差至少达二百亿美元以上,这点中国对美顺差长年超过三千亿美元,已符合标准,但台湾未达标准;二是经常帐顺差占GDP(国内生产毛额)三%,这点台湾符合,中国未达标;三是对外汇进行多次重复的净买入,同时在过去十二个月净买入金额超过GDP二%,这数据是浮动的,必须随时观察。

理论上,须完全达到上述三项标准才会被列入汇率操纵国,中国并没有三项都达标,但美国仍把中国列入,这明显是政治考量。中国在一九九二到一九九四年,被美国五度指控是汇率操纵国,但从一九九五年以后,美国从未把任何国家列为汇率操纵国。川普在二○一六年竞选期间,曾经承诺要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这回终于成真。这是引用二○一五年《贸易便利化和贸易执行法》中,添加了一条持久性的对外汇市场进行单方面的干预,这是中美贸易战恶化的一个表征。对中国来说,死猪不怕滚水烫,多了一个汇率操纵国的指控,似乎也没在怕。

现在来看看人民币汇价怎么走。通常人民币汇价有三种。一种是人民币兑美元的中间汇价,指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于每日银行间外汇市场开盘前,向所有银行间的外汇市场进行报价及询价,并将全部外商报价作为人民币兑美元汇价中间价的计算样本,去掉最高及最低报价后,将剩余作为市场报价加权平均,得到当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

但通常我们用来当作报价指标,有在岸人民币、离岸人民币两种。离岸人民币是二○一○年七月,中国开放香港与境外进行人民币交易后才出现的汇价。由于中国境内实施严格的外汇管制,境外人士若与中国境内公司交易时,要在香港买入离岸人民币,再汇入中国内地;或把美元汇到中国内地,再从中国买入在岸人民币,才能完成支付手续。至于在岸人民币,主要是根据人民银行授权的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于每个工作日上午对外公布当日人民币兑美元、欧元、日圆和港币的汇率中间价,作为当日中国内地金融机构进行外汇交易时的指标。

由于人民银行会因应市场状况做出不同程度的干预,以维持在岸人民币价格的稳定性,因此,市场普遍将在岸人民币价格当成是人民银行主导的人民币官方汇价。一般市场对人民币走势预测,多数会以在岸人民币为主。不过,离岸人民币一直被视为由市场主导,比较能反映人民币汇价,且通常离岸人民币波动较大,也是在岸人民币的前导指标。这次人民币破七,也是由离岸人民币率先发动。

**九○年代中国进行汇改,冲击台湾南进政策**

从一九七八年改革开放以来,人民币的波动一直都由官方主导。在一九九四年人民币实施双轨制后,在地中国人使用人民币,但外国人使用外汇券。那时,中国人民币黑市已贬到十二左右,但外汇券却固定在五.七,这是一九九四年汇改前的双轨制,年纪稍长的人都曾使用过外汇券。尔后,中国国务院前总理朱熔基又进行汇改,取消外汇券,人民币成为单一货币。这时,官方汇价是八.七七兑一美元,但黑市仍贬值到十一、十二附近,人民币这个大贬值动作牵动了九○年代亚洲经济发展甚巨。

大家都记得李登辉总统执政的九○年代,曾大力推销南进政策,鼓励台商南向发展;但朱熔基进行汇改,冲击台湾的南进政策,人民币突然大贬值,给台商带来千载难逢的机会,从南进变成西进,很多南进的资金转向中国,东协国家出现一波资金大逃窜。到了一九九七年出现亚洲金融风暴,那一年印尼盾狂贬到一六九五○兑一美元,泰铢贬到五十四.五兑一美元,菲律宾披索贬到五十八.五兑一美元;马来西亚则受不了外汇狙击,那时首相马哈地宣布马币维持三.四兑一美元的固定汇率。

**中美停火破局,人民币贬值恐愈演愈烈**

人民币大贬,成了吸金大国。中国经济在二○○一年加入WTO(世界贸易组织),自此迈向新的里程碑。到一四年,人民币一度升值到六.○三七兑一美元;一五年,人民币再进行汇改,采浮动机制;直至一五年「八一一汇改」,人民币报价走向市场化,这当中人民币出现过四轮的贬值。

第一轮,是「八一一汇改」从一五年改到一六年初,人民币从六.○三七贬至六.六二八。而一四年,美国结束QE(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美元走强,新兴市场动荡,中国政府为刺激经济,从一四年底到一五年四度调降存款准备率,六次降息,加大M2货币供应量。

第二轮,是人民币在一六年底至一七年间贬值,美国联准会升息,人民币首次面临破七的压力;但一七年,人民银行将中间报价模型加入「逆周期因子」,成功扭转市场预期,人民币未破七。

第三轮,则在一八年中美贸易战开打,人民银行连续降息来应对经济下行的压力。一八年八月,人民银行提高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要求,暂停上海自贸区银行向境外拆放人民币,同时为防止人民币受到狙击,又重启「逆周期因子」;同年九月,又在香港发行离岸央票,人民币只到六.九七,成功保住七。

这回人民币破七,是人民银行主动因应中美贸易战,看来人民币破七可能是一个长期趋势。这当中除了中美贸易朝向破局,双方撕破脸、加剧对立外,也增加全球金融市场的风险。而更令人担心的,是香港反送中抗争不断升高,香港机场甚至在八月十二日宣布暂时关闭,震惊全球金融市场,港币汇价再度逼向七.八五的下限区间。

如此看来,人民币贬值的戏码恐愈演愈烈,全球金融市场必须小心面对这场新时代的货币战。受到人民币伤害的产业股价大跌,如中国航空股、造纸股,而台湾民众过去十几年来疯人民币商品,这回恐怕会吃大亏,这是一个巨大变化的新时代。(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记者 高洁如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