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8, 2015 / 1:35 AM / 5 years ago

小心新兴市场的大逃杀!--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10月8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十月二日,美国公布九月非农就业人数只有十四.二万人,远远低于市场预期的二十万人,也较八月的十七.三万人逊色很多。美国就业数字不理想,但市场却往利多的方向联想,因为这个坏数字,可能让十月联准会暂缓升息,全球金融市场立刻出现巨大变化。

**就业数字不理想,美股竟大涨**

当天美国股市看到就业数字不佳,开盘股市立刻走低,道琼指数一开盘大跌二五九点,但尾盘迅速拉升,反而大涨二○○.三六点;当天道琼指数从一六○一六.六六点拉升到一六四七二.七九点,震幅达四五九点;S&P五○○也从一八九三.七点拉升到一九五一.三六点,震幅也达五十七.六六点,当天美股各大指数纷纷大涨。

受到美股扬升激励,连日来受到福斯汽车风暴拖累的德国股市,在十月五日也大涨二六一.七二点,涨幅达二七.四%;瑞士上扬二.六五%、荷兰上涨三.三九%、法国大涨三.五四%,英国也大涨二.七六%,连日来受困于福斯风暴中的欧洲股市终于吐了一口大气。而十月五日美国道琼指数也大涨三○四.○六点,涨幅达一.八五%,这是八月小股灾以来,美股化解危机的重要转折点。

金融市场把联准会可能不升息当成利多,此时市场看到经济数据表现不佳,股市却大涨,原因就在美国升息兹事体大。九月十六日联准会决定不升息,除了因为人民币调整中间汇价带来一场小股灾外,主席叶伦甚至明白表示这是中国及新兴市场的因素。原因是美国升息,可能牵动美元强势,进一步让岌岌可危的新兴市场面临崩解的命运。

所以,美国九月不升息,十月可能不升息,下一个压力可能在十二月,那么全球金融市场也许有松一口气的机会。但是美国联准会终究要升息,未来新兴市场的压力可能全面引爆,这将是一六年全球经济最大的变数与挑战。

人民币在八月十一日调整中间汇价,人民币兑美元从六.一八二贬值到六.四四八九,人民币调整中间汇价大约只有三%,此后又拉升到六.三五一七,人民币并没有出现大家预期的一直贬不停,反而是亚洲货币出现仅次于九七年亚洲金融风暴的大贬值,最显着的是马币重挫到四.四四三,写下十七年新低,印尼盾到一四七九三,已距离九七年亚洲金融风暴发生时的一六九五○不远,其他如菲律宾披索贬到四十七.○三六,泰铢贬到三十六.三六;亚洲四小龙的新加坡币,六月以来从一.三二八贬值到一.四二九,韩元也从一○九六.五五急贬到一二○七.五五,新台币贬破三十三元关卡,最低跌到三十三.二六,可见人民币只稍稍挪动脚步,亚洲国家货币立刻跌得四脚朝天。

中国的因素突然变得重要,原因是过去十年,中国平均每年为世界GDP成长贡献一.六%,这比所有OECD(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贡献○.七%要高出很多,即使今年中国GDP成长可能减缓到六.八%,其对世界经济成长的贡献度仍远高于发达国家,因此,中国经济前景对全世界都是兹事体大的事。过去联准会升息从未考虑中国因素,如今中国因素变成联准会暂不升息的其中选项,可以看到这个世界的巨大变化。

从中国因素延伸下来,未来世界面临两大突变的因素,一是汇丰亚洲区经济研究主管纽曼(Frederic Neumann)所说的商品与信用双引擎没力了。从二○○○年以来,全球经济靠着两颗引擎在滚动,一个是二○○○年以来到○七年中国作为世界工厂带动原物料需求,造成原物料生产国的经济大奔腾,但是中国经济调结构,商品的繁荣已结束。

另一颗大引擎是金融海啸后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QE)带来的信用膨胀,从美国、欧洲到日本,大家都靠着超低利率创造信用,用货币效应撑起经济半边天。但这两颗引擎显然油料已即将耗尽,美国即将升息,过去的量化宽松(Quantitative Easing)可能变成量化紧缩(Quantitative Tightening)。

**〞商品大屠杀〞屡屡在金融市场上演**

最近陶冬博士应《今周刊》之邀来台演讲,谈到原物料行情。他直率表示,原物料行情恐怕持续再跌八年,原物料会不会一直跌八年,当然有讨论的空间,但是,中国不再是原物料最重要的那一只推手,已注定原物料价格长期走跌,长达十多年的商品「超级大牛市」,毫无疑问已划上句号。

上周,嘉能可(Glencore)股价在伦敦交易所暴跌逾三成,嘉能可背负巨额债务,面临重组影响,被视为是商品界的雷曼兄弟,摩根士丹利也警告商品的苦日子可能会持续好几年。

「商品大屠杀」屡屡在金融市场上演,像油价过去一年来暴跌六成以上,已迫使油元国家的主权基金必须出售在全球各地的资产组合套现,构成CRB的二十六种商品,今年前三季大多数都下跌,较轻微的是稀有金属的白银跌○.一九%,黄金跌四.○三%,钯金跌一三.二%,铂金(Platinum)则大跌二四%,其他跌得重的如铜价跌一九%,铝价跌一四.四%,软商品的活牛跌二一%,糖价跌二七.六%,小麦跌一二.六%。

木材是主要建筑材料之一,加拿大是主要木材出口国之一,今年原物料下跌也让加币兑一美元一口气跌到一.三四五,而铝价大跌,主要是去年全年全球铝产量增加八.八%,连同库存在内,到二○二○年全球供应量将增加到二一六○万公吨,而铝需求只增加六.六%,供需差距拉大,也让铝价跌不停,美国铝业最近进行分拆,就是为了规避铝价下跌的风险。

**原物料生产国经济,出现雪崩式危机**

目前看起来硬商品因为中国需求减缓,未来无法改变跌势,但软商品则受天候影响,加上需求不易大幅下降,像咖啡受到巴西及哥伦比亚增产,造成价格急挫,但是新兴市场的咖啡需求量持续上升,未来十年咖啡需求量将上升五千万包,咖啡价格不会一直跌下去。

商品价格下跌已让原物料生产国经济出现雪崩式的危机,首先是汇市的波动,除了亚洲货币贬值外,靠着铁矿石及燃煤出口支撑经济的澳洲首当其冲,澳币从一.○八八兑一美元急跌到○.六九,南非币兑美元也创下一四.一五四的新低。乳酪产品下跌的纽西兰,纽币也一度跌到○.六二四,最惨的是巴西,巴西币(REAL)从一.六八惨跌到四.二四四,巴西很可能是这一波原物料惨跌最大受害国。

国际信评机构最近将巴西的主权信用评等从BBB-下调到垃圾级的BB+,评级展望为负向,商品价格持续下滑。巴西正面临经济持续衰退,及不断上升的通膨及预算赤字的考验,最近石油巨头巴西国家石油公司爆发一连串丑闻,更让巴西经济雪上加霜,人民走上街头要罢免罗赛芙总统。

根据摩根士丹利的统计,巴西对中国出口比重占五○%,中国经济放缓,巴西立刻成为受创最重的国家,巴西今年实质GDP可能衰退二.五%,最新公布的通膨率上升到九.五%,从去年十一月以来,巴西已连续七次升息,基准利率飙升到一四.三五%,情况与去年油价暴跌的俄罗斯十分类似。

巴西币今年以来跌幅领先全球,单从五月迄今已大跌逾两成,以美元计价的巴西股市更是大跌四成,目前巴西十年期国债殖利率已飙升到一五%以上,信用违约交换的CDS风险溢价也从五月的二.八%上升到四.三%,已远远超过土耳其、印尼、马来西亚,反映市场已开始预期巴西可能会率先违约破产,一一年欧债危机爆发,义大利与西班牙的CDS风险溢价都上升到四~五%,如今巴西也进入这个区间。而巴西目前是全球第七大经济体,等于十个希腊,一旦巴西出现违约,将连带冲击到东南亚及更多脆弱的中南美洲国家,这是下一个全球经济系统风险的源头,不得不小心防备。

类似巴西这般货币走低的国家有印尼、马来西亚、南非、澳洲、纽西兰,但印尼、马来西亚已成亚洲重灾的焦点,外资在印尼的跨境流出已对印尼经济造成重伤害,最近印尼政府为了稳定币值,已大量消耗外汇储备,马来西亚外汇存底流失也很严重,造成经济雪上加霜的后果。

过去新兴市场透过累积美元资产储备形成基础货币,再经过银行及金融机构增加杠杆流通,形成货币效应,如今出现外汇资产流失,反而产生更加紧缩的效果,这就是量化紧缩的由来。全球新兴市场今年预估净流出的资金达五四○○亿美元,这是一九八○年来仅见。

新兴市场正面对货币不断贬值,资金流失,接着紧缩、衰退的恶性循环,为了维持货币稳定,必须耗掉外汇存底,又进一步造成紧缩后果,即使美国不升息,新兴市场也要不断面对贬值、资金流失、紧缩、衰退的恶性循环,眼前毫无解药,一旦联准会加息,这可能形成更大灾难,这将是二○一六年最大的经济风险。

第二个大事是中国角色改变,也冲击到过去的中美关系。耶鲁大学教授罗奇(Stephen Roach)最近在他的专文中指出,美国和中国陷入了典型的相互依存陷阱,从一九七八年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亟待摆脱文革停滞,美国则陷入痛苦的停滞性膨胀,结果中国提供廉价商品,让囊中羞涩的美国消费者「买得起」,中国生产、美国消费,双方一拍即合。

**从习近平访美,看出中美矛盾情结**

此后,中美关系一直深化,美国想要成长,但缺少储蓄,日益壮大的中国则有剩余储蓄满足美国资金需求,中国用人民币盯紧美元,囤积了巨额美国国债,这让美国可以不断推出创纪录的预算赤字融资。

美国为中国提供了稳定和成长的锚,中国则让美国避过储蓄不足、卤莽的财政政策及家庭收入成长萎缩带来的压力。

但现在这个关系改变,中国在南海加强外交政策,习近平从亚投行到一带一路,积极跨出「中国梦」,中国的新战略迫使美国必须「重返亚洲」,重新确立「战略再平衡」原则。未来中美关系恐怕不会像过去那么平顺,这次习近平访美已看出中美矛盾情结,这也将是全球经济不安定的根源。

这一周,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的歧见迅速化解,由美国推动的TPP,可能为亚太带来新的变数,未来中、美两国在东协市场,可能又有一番新的合纵连横大动作,东协国家会有更多新变数,这也是思考一六年经济的另一个新焦点。(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整理 高洁如; 审校 杨淑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