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分析:美联储的“大帐篷”框架可能在通胀压力下动摇

路透华盛顿6月21日 -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去年转向就业优先的货币政策,被吹捧为在大流行病之后给工人提供最好的机会,但现在正受到通胀反弹和决心不让它失控的决策者们相对匆忙行动的考验。

资料图片:2018年8月,美国华盛顿,美联储总部。REUTERS/Chris Wattie

当美联储在10个月前公布新的政策框架时,其想法是只要物价不过快上涨,就业就可以尽可能地扩张。当时为了获得一致的支持,美联储在关键问题上的措辞保持模糊。这种“大帐篷”框架的局限性现在变得很明显。

三个月前,绝大多数决策者认为至少在三年内不会加息。而上周的预测显示,在通胀连续两个月表现强劲的情况下,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人仍然持此看法,更多的人则认为明年年底前就会升息。

由于“广泛而包容的”就业复苏仍未实现,研究这一巨大而快速转变的分析师们怀疑,新框架是否正在让位于围绕牺牲更广泛就业增长以使通胀保持受控的老式辩论--美联储承认以前过于匆忙地接受了这种折衷。

通胀加快而就业反弹慢于预期,把官员们“引入了一个他们没有想到的方向”,前财政部官员、PGIM Fixed Income的首席经济学家Nathan Sheets表示。“他们的框架不是为了管理高通胀”,而是为了提振一直过低的通胀。

“这将是一个比我们在大流行期间看到的更加分裂的美联储。忠实于该框架并平衡各种风险,将是一个沉重的任务。”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曾表示,这是一项可以完成的壮举。

他和美联储其他核心决策者是否仍然相信他们能够支持强劲的就业复苏并控制通胀,这一点将在未来几周受到密切关注,从周二鲍威尔的国会听证开始。

图表:耐心不再?

经济加快复苏以及通胀增强促使美联储官员改变了在12月、3月和6月时作出的升息预期。

紫色柱状为预期2023年底前升息的官员人数

橙色柱状为预期2023年底后升息的官员人数

tmsnrt.rs/3cZCy2n

**承诺面临考验**

新框架与过去有一个明显的区别。

总体来说,政策制定者表示在将短期利率从近零水平提高之前,他们将容忍一段时期内通胀率高于美联储2%的目标。这既是为了让更多人找到工作(当利率较低,消费自由度更大时,就业往往也会增长),同时也是为了弥补10年来的通胀缺失。

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布拉德周五表示,那些预计更早更快加息的人只不过是认为通胀将加速升向2%门槛,并在一段时间内略高于该水准。他称自己也是预测2022年加息的七名官员之一。

布拉德预计2021年通胀率将达到3%,然后在2022年降至2.5%左右,“这将与我们的新框架相符...其他委员的预估”则支持晚些时候加息。

他表示,“这很大程度上是一场关于2022年通胀前景的辩论。”

但这场辩论也将衡量,对于新框架承诺的程度、不同官员对通胀“超标”的容忍有多大差别、以及美联储对于通胀持续上升的反应会有多快。

该框架并没有回答这些问题,其它对于汽车和房屋建筑等关键行业至关重要的问题也未能从中找到答案,这些行业的销售情况对利率很敏感;希望了解物价飙升可能持续多久的家庭可能也会失望。

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教授、前美联储理事克罗兹纳指出,虽然现有物价涨幅对家庭来说已经“不小”,但决策者的预测中值认为物价涨幅将有三年时间高于目标。

他认为,虽然上周的基调转变并没有颠覆新框架,但确实表明在经济重新开放这样一个复杂时点上,该框架的应用存在风险和局限。

美联储能否对较高的通胀“容忍三年”?他说,“他们没有明确表示...以前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菲利普斯曲线回归?**

这场辩论也开始反映出,在新的框架下,美联储哪些方面没有改变。

鲍威尔等人表示,为了不过早地采取行动,他们正在对已公布的数据而不是预测作出反应。

然而,上周的会议将预测--尤其是通胀预测--重新置于中心位置。

在塑造市场和家庭预期方面,布拉德等人的通胀预测与明尼亚波利斯联储行总裁卡什卡利等人的预测相反。卡什卡利认为通胀将消退到至少在2024年之前都可以保持零利率的水平。

“我认为,这个框架意味着我们真的必须实现就业最大化,而且我们必须逐步可持续地实现平均2%的目标,而一些暂时的高通胀数据对我来说不算考验,”卡什卡利周五对路透说。

其他16个人也看法不一,框架没有提到就“最大就业”等关键概念的定义达成一致。

此外,新框架有意淡化的某些经济方面似乎仍在发挥作用。

美联储的战略转变弱化了所谓的菲利普斯曲线,这是一个表明失业率和通胀密切相关的曲线,当一个下降时,另一个就会上升。然而,在上周的新闻发布会上,鲍威尔的讲话似乎表明如果菲利普斯曲线还有效,而且如果通胀持续存在,那是因为就业市场已经到了它所能达到的极限。

当被问及为什么通胀在未来几年可能仍然高于目标时,鲍威尔称“到2023年,这些增长实际上是由于...资源利用上升,或者换一种说法,低失业率。”

在运用新方法的过程中,现在就是一场赛跑:最大就业和物价稳定这两个有时相互竞争的目标要多快和多大程度上达到美联储希望的水平,以及它们在这一过程中是否会极度不同步。(完)

编译 张涛/郑茵/杜明霞;审校 徐文焰/王兴亚/李爽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