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4, 2019 / 3:59 AM / a month ago

焦点:分析师对美国下次衰退时间有歧见 但均认为需以财政手段应对

路透丹佛10月13日 - 分析师对美国下次衰退到来的时间看法不一,但他们基本上一致认为:美国将需要通过大规模财政计划来加以应对,并准备承受赤字扩大,规模可能大大超过特朗普政府今年数万亿美元的财政缺口。

资料图片:2017年9月,美国纽约,曼哈顿天际线。REUTERS/Yuri Gripas

过去讨论的重点都放在,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应该是更强有力、率先行动的一方,以及美国债务上升可能带来风险。而现在的讨论则围绕应该支出多少,以及资金应投向哪里--投向基础设施建设、应对气候变化的项目还是直接发放给家庭?

曾任职于美联储和财政部的Karen Dyna在最近讨论全球经济前景时表示,下次出现经济衰退时,美国应考虑“相当慷慨的计划”,或许规模高达1.7万亿美元,是2009年初经济大幅下滑期间为了抗击衰退而批准刺激规模的两倍。她现就任于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

“我们在财政上确实有空间,”她说。

这种支持举债的态度,在企业经济学家、学者、智库分析师和民间预测人士之中都获得普遍的认同,而且也不单单是美国。

债务是经济规模两倍的日本,增加发债也不成问题。欧洲智库Bruegel资深研究员Jean Pisani-Ferry表示,尽管日本的情况在某些方面来说是很独特的,但哪怕欧洲那些对举债更加谨慎的国家或许也对有充分理由举债的看法持开放态度,尤其是为了实现降低对碳基燃料倚赖的新承诺。

他表示,那些唯恐扩大支出只为提振短期消费的国家,对抗气候变化“或许成为采取财政行动的理由”。

**更全面的重新思考**

对政府举债态度改弦易辙之际正值欧洲面临可能的衰退、中国经济降温,以及对美国经济可能放缓的担忧升高。另一方面,中美贸易战持续,可能导致针对全球化程度较低的体系进行漫长且代价高昂的调整。

全球主要政府可以扩大举债的普遍看法源自于一个简单的事实:在美国赤字高达一万亿美元的那段时期,美联储紧缩政策,而美国经济增速高于预期,且美债收益率仍处于低位,甚至还创下纪录新低。

这已使外界反思美国等这些国家能够安全地承受多少债务,尤其人口老化等长期趋势被认为是利率的一项长期锚定因素。这项论点认为,由于老年人储蓄更多而且讨厌负债,所以,全球储蓄来源将上升、信贷需求则将下降,从而压低借款成本。

此外,还有通胀低迷不振,而且央行近几年耗费数万亿美元购债却没能产生太多通胀效应,因此似乎没有什么理由认为美国即将出线“财政悬崖”。

“这是人口统计学方面的原因。我们将永远接近零(利率)下限,”这使得央行没有太多以传统降息做法来提振经济的余裕,不过,政府却得以拥有更多举债空间,”谘询机构Macropolicy Perspectives创办人Julia Coronado说,她是前美联储工作人员。

她说,相对于美国经济规模,美国债务水平“不论如何势必越来越高...从政治角度你可以见到它即将发生”,因为两大政党都没有强大的选区主张强力控制短期支出。2011年美国政坛因举债上限而僵持不下,导致美国顶级债信评级遭调降,但当时利率仍然下降,“一堆政治人物突然开窍...那就像是神奇变出来的钱。”

Coronado在全美商业经济协会(NABE)近期一项有关现代货币理论(MMT)的会议中发表谈话。MMT的一系列理念将为美国大举发债铺平道路。

部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在自己的保障就业计划以及对抗气候变化的庞大支出提案中,都包括进了MMT的理念。

**成为主流**

不过即使是主流经济学家,也不再避讳债务水平升高--至少对于拥有强势货币或强有力机构的国家而言是如此。在美联储与其他央行影响力似见减弱的情况下,政策分析师在考虑改采其他方法应对经济停滞,例如一旦发生衰退,就扩大使用自动程序,开始向家庭发送支票。

除了Coronado,花旗集团全球首席经济学家Catherine Mann、在1990年代以鹰派立场闻名的前FED理事梅尔(Laurence Meyer)也都发表了谈话。他们都同意美国有更多借款空间,即使公开持有的债务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率料稳定上升到超过90-100%水准,这是部分经济学家认为的显示经济陷入麻烦的指标水平。目前美国公开持有的债务约相当于GDP的76%。

“我们不知道有多大的财政政策空间。显然还有更大空间,”梅尔说。“我们确实有机会,也还有尚未满足的社会需求。”

过去一年中,一度被视为不可违背的标准被认为越来越没有约束力,尤其是对美国而言。在渴望“无风险”投资途径的世界上,美国作为全球储备货币发行方的角色,作为安全稳定的商业场所的形象,令美国债券需求高企,利率处于低位。

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首席经济学家布兰查德(Olivier Blanchard)等主流机构的重要人物曾表示,只要利率低于经济增长率,就像现在这样,大型稳定的政府就应当毫不犹豫地借款,以发展对社会或经济有益的项目。

Mann表示,尽管可能存在局限--而且美元的优势地位不应被视为理所当然--但现在要讨论的更重要问题是债务融资如何使用、而非发行规模。

“这完全取决于‘你要做什么?’”她说。“减税还是增加支出? 你可以浪费资金,这不会带来好的结果。或者你可以用这些资金来采取一些增强经济增长能力的有效行动,并提高回报。”(完)

编译 李爽/戴素萍/李婷仪/陈宗琦/王灿;审校 郑茵/张涛/白云/王兴亚/孙茉莉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