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特朗普胜选或将导致欧美自由贸易协定无望达成

路透布鲁塞尔11月9日 - 美国即将迎来一位倾向于贸易保护主义的总统,而欧洲对于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心存怀疑,这可能影响到欧盟与美国之间筹划的跨大西洋自由贸易协议的前景。

2016年3月26日,拍摄于法兰克福的反对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TTIP)的标语牌。REUTERS/Ralph Orlowski

特朗普坚持认为,国际贸易协议会损害美国的劳动者以及国家的竞争力,但他就任总统后实施的政策与他竞选时的纲领究竟会有多大相似度,这一点还不清楚。

“如果全球最大的经济体走上保护主义的道路,全世界都会受到影响。我们只能希望他别真的说到做到,”德国机械设备制造业联合会(VDMA)主席Thilo Brodtmann说。

欧盟和美国官员针对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TTIP)的谈判已超过三年,双方都承认,难以赶在奥巴马任期内完成。

欧洲议会国际贸易委员会主席Bernd Lange在被问及特朗普胜选对此项贸易谈判的影响时,对线上杂志vorwaerts.de说:“TTIP已成历史。”

德国对此的态度较为谨慎,当记者会上有人问及TTIP是否已经无望时,默克尔总理的发言人Steffen Seibert回答说:“不是这样”。德国出口企业在全球化和自由贸易方面做得非常好。

欧盟贸易执委玛姆斯托姆称,目前评估特朗普获胜的影响仍为时尚早,但不论谁获胜,出现中断是不可避免的。

“会中断多久?很难说...有很多不确定性,”她说道。

美国驻欧盟大使Anthony Gardner对路透称,由于经济和战略原因,TTIP依然很重要。Gardner承认,挑战在于说服更多的人相信,自由贸易是机遇而非风险。

玛姆斯托姆此前曾称,双方应当尽可能地取得进展,以便这项工作在下任总统领导下能尽快继续下去。

但贸易似乎不太可能排在特朗普优先事项清单的前列,而TTIP似乎也不太可能位于其贸易日程的首位。

贸易智库ECIPE主管Hosuk-Lee Makiyama称,美国总统通常需要一段时间来制定贸易政策,而奥巴马和前总统布什干脆把这项工作一直拖到了第二个任期。

“TTIP可能会是最后日程事项之一。我认为,我们要等到(特朗普总统任期的)第二年或第三年才会看到贸易政策,”他说。

特朗普可能在明年3月或4月任命贸易代表。他的选择至关重要,从贸易保护主义者Dan DiMicco,到自由主义者Peter Thiel,都是可能被任命的人选。Dan DiMicco是钢铁制造商NucorNUE.N前执行长,Peter Thiel则是PayPalPYPL.O创始人。(完)

编译 郑茵/侯雪苹;审校 徐文焰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