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7, 2019 / 12:09 AM / 2 months ago

焦点:美联储2020年决策官员鹰派成分转淡 降息门槛或降低

路透旧金山12月6日 -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美联储)每年都会更替决策委员会成员,明年完成成员更替、一批新成员获得投票权之后,降息的门槛或许会小幅下降。

资料图片:2014年2月,美国华盛顿,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总部内的一间会议室。REUTERS/Jim Bourg

从明年1月进入决策委员会的四位地区联储总裁以往的公开评论及表决纪录来看,他们的立场没有即将卸任的四名地区联储总裁那么鹰派。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已表示,今年三度降息之后,唯有经济前景出现“重大”变化,才会进一步降息。当美联储官员下周召开今年最后一次会议时,料将维持指标利率于当前区间1.5-1.75%不变。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Gregory Daco表示,明年将会是个崭新的局面,他预期经济降温、通胀率低于2%、以及贸易形势持续紧张等因素,将迫使美联储在明年初重新评估经济前景。他称明年1月起降息的可能性也将升高,因为制定利率政策的成员“态度略偏向鸽派,可能在前景恶化时倾向于扩大宽松政策。”

Daco和其他一些人认为,可以肯定的是,美联储投票阵容远非影响政策的决定性因素。

所有17位美联储决策者都参加为期两天的讨论,然后其中的10位就利率决策进行最终投票,在讨论期间,无投票权的决策者可以发挥相当大的影响力。部分由于投票委员每年1月轮换,所以决策者往往偏爱妥协和共识。

(美联储决策者投票记录,及其对于经济的看法与立场,参见图表:tmsnrt.rs/38ctFOI)

**鹰派和鸽派**

即使在有投票权的决策者中,差异也很细微。

在下周的会议之后,反对今年三次降息决议的两位鹰派人士--波士顿联邦储备银行总裁罗森格伦和堪萨斯城联邦储备银行总裁乔治将轮换出投票阵容。

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埃文斯和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布拉德,也将交出投票权。埃文斯支持美联储今年采取的降息行动,而布拉德在2019年利用自己的投票暗示支持比美联储降息幅度还大的降息。

这次轮到有投票权的包括克利夫兰联储总裁梅斯特(Loretta Mester)和费城联储总裁哈克。梅斯特对三次降息均持反对态度,哈克赞成第一次降息,但反对后两次。此外还有达拉斯联储总裁柯普朗(Robert Steven Kaplan),他支持2019年降息,但10月赞成降息时要求联储明确表示,除非形势恶化,否则不大可能进一步降息。

2020年获投票权的第四位成员是明尼亚波利斯联储总裁卡什卡利(Neel Kashkari),他在美联储的决策成员中无疑是最偏向鸽派的。和布拉德一样,他希望的2019年降息幅度要比他的同事们更大,但他同时也建议,美联储应承诺在通胀率稳定达到2%的水平之前不升息。

“总体上来看,委员会将略微不那么偏于鹰派,”Visa首席美国经济学家Michael Brown说。他的意思是,投票委员可能对降息的态度更加开放。

但他补充说,“我不确定这会影响很大,”因为美联储决策者怎么做归根结底要看经济数据。(完)

编译 张明钧/张涛/郑茵 审校 王灿/戴素萍/李春喜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