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9, 2018 / 9:29 AM / 3 months ago

(重发)焦点:美国很难脱离全球利率环境升息太多--圣路易斯联储总裁

路透东京5月29日 - 美国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布拉德周二称,当日本央行和欧洲央行采取宽松货币政策时,美联储很难大幅上调利率。

资料图片:2015年2月,美国纽约,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布拉德在接受采访时谈及美国经济。REUTERS/Lucas Jackson

布拉德在东京一个研讨会的间隙对记者称,美国经济下次陷入衰退时,美联储有足够的工具和政策选项来应对。布拉德曾主张谨慎对待升息。

他在稍早的演讲中称,美国利率或许已经达到“中性”水准,这既不会刺激也不会抑制经济活动。

“美国的利率很难与全球的利率大环境脱节太远,很显然(日本央行)和(欧洲央行)都在继续执行非常宽松的政策,”布拉德对记者表示。

“这是制约吗?从某种意义上说,存在一种全球利率均衡的状态,如果太过越线势必会有一些事情发生,汇率肯定会发生变化,其他一些事情也势必会发生。”

布拉德称,他不想对美联储6月会议作出预判,不过他重申其观点,即美联储不需要进一步加息,因为通胀预期很低。

美联储5月2日将利率维持在1.50%-1.75%的目标区间不变。

美联储料将于6月升息,而且可能到明年年中之前都维持逐步升息路径。

布拉德在讲稿中重申,他认为通胀预期仍略低于美联储2%的通胀目标,全球利率水平因长期经济和人口趋势而受到压制。

在未来加息的问题上“有一些需要谨慎的理由”,布拉德说。他此前曾表示,美联储应该暂时停下加息周期,直到确认经济增长和通胀率已进入高档位。

布拉德表示,如果当前的政策利率处在中性水平,“或许没有必要改变政策利率”以便令经济接近或处于美联储的目标水平。

他表示,暂时不进一步加息,将有助于改善以市场为基础的通胀预期指标,并令美联储完成通胀目标的承诺更具可信性。同时还将降低短期利率升至长期利率上方的风险。短期利率高于长期利率这种“倒置的”收益率曲线形态通常预示着衰退。

当被问及日本央行是否应该改变2%的通胀率目标时,布拉德表示没有必要改变,因为2%的通胀率已经成为物价目标的全球标准。

他还表示,一家央行改变2%的通胀目标,实际上等于让自己接受汇率的大幅改变,因为利率预期也会相应地发生改变。(完)

编译/审校 李春喜/孙茉莉/王洋/王颖/王琛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