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5, 2019 / 1:35 AM / a month ago

焦点:美联储布拉德称美债收益率曲线“恢复正常”对明年经济是利多迹象

路透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11月14日 - 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布拉德周四表示,美国债市对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近期降息的反应可能对经济“有利”,并表示他准备维持利率不变,看看结果如何。

资料图片:2015年2月,美国纽约,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布拉德在采访中谈论美国经济。REUTERS/Lucas Jackson

布拉德表示:“美联储在2019年做出了一个重大举措,我们有理由等着看第四季度到2020年经济会有怎样的反应。”随着美联储减息的全面影响显现,明年的经济增长率可能超过2%。

随着企业适应全球贸易政策和中美贸易争端的影响,布拉德表示,明年的经济增长也可能出现意外的提振。

“如果你认为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导致了一年或更长时间的调整-如果我们捱过了整个过程-我认为这就是成功的,”即便企业以效率较低的方式重新安排了供应链,而且关税依然生效,他表示。

布拉德的言论与美联储官员的共识一致,即利率可以暂时保持不变。他是最早对收益率曲线可能出现“倒置”表示担忧的政策制定者之一,他敦促降息,哪怕只是承认这一传统的利空信号。

当短期债券的收益率高于长期债券时,收益率曲线就会倒置,这表明金融市场预计会出现衰退。但在今年短暂倒置之后,收益率曲线已恢复正常的向上斜坡。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已采取行动,在过去12个月中大幅改变了美国短期利率的前景,最终为经济提供了更多的宽松政策,”布拉德在向路易斯维尔扶轮社(Rotary Club of Louisville)致词时表示。

“美国公债收益率曲线的关键指标现在已回到更正常的正斜率,可能是2020年的利多因素,”布拉德称,这显示市场和美联储在适当的货币政策上更加一致。

美联储今年已三次降息,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0.75个百分点,至1.5%至1.75%。布拉德是主张降息的主要决策者之一。

他周四表示,为经济提供的实际支持力度可能要大得多,因为美联储今年年初还排除了原本计划的加息行动。

总的来说,美联储的政策转变可能相当于今年利率预期下降1.32%,“在这段时间内,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布拉德说,“最重要的是,美国目前的货币政策要比去年年底时宽松得多。”(完)

编译 李军;审校 刘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