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7, 2019 / 1:25 AM / a month ago

焦点:短短一年FED处境丕变 从光明前景落入“无例可循”混沌乱局

路透华盛顿9月15日 - 一年前,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主席鲍威尔称美国经济有“非常乐观的前景”,享有“史上罕见”的利好消息层叠,包括低失业率、稳定的通胀以及强劲的增长,而且预计都将能持续下去。

资料图片:2014年2月,美国华盛顿,美联储总部内的一间会议室。REUTERS/Jim Bourg

本周美联储召开会议时,讨论内容将是上述乐观前景究竟毁坏到什么地步,是否还应该宣称他们只是在微调大致正确的政策,或是要展开更积极的奋战,以确保美国经济复苏维持正轨。

市场普遍预期美联储将决定降息25个基点。更重要的是,美联储的措辞及新的经济预测将反映出,他们对今年夏季诸多风波的担忧程度--从美中贸易战愈演愈烈,到欧洲央行重启危机式刺激措施,以及一连串可能暗示美国经济不妙的疲弱制造业数据。

“2018年底时,美国经济看起来将持续稳健前进,”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员David Wilcox称。他之前曾担任美联储统计与研究部门主管,直至去年年底。

“当时风险明显偏向于上档,从我们和所有人的视角,都无法明显看出来贸易战会演变成后来的局面...普遍的看法是,外部情势的消息都不太好。”

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将于周二和周三开会,美联储发布政策声明后主席鲍威尔将召开新闻发布会。

美联储料将目标政策利率降至1.75%-2.00%,决策官员希望藉由降低从汽车贷款到公司债等各种资产的借款成本,能够提振经济。

**美联储下调经济预期**

自去年末以来,美联储的决策--1月份停止升息并于7月进行10年来首次降息--帮助推动30年期股息住房抵押贷款从八年高点4.94%降至3.5%左右,举例来说,这足以帮助贷款25万美元的购房者每月节省逾200美元。自从7月降息以来,公司债发行量激增,企业利用长期借款利率处于纪录低位的机会,来节省资金或筹集项目资金。

自2018年9月至今年6月发布最新季度预估期间,美联储官员将2019年经济增长预估中值下调0.5个百分点,并下调通胀预期,使其进一步远离2%的预期。在2018年9月的会议上,他们还预计到2019年末美联储基金利率将触及3.1%,该利率目前在2.1%左右,可能进一步下行。

周三公布的新预测值将显示美联储官员是否认为情势正在恶化,以及他们认为需要降息或其他举措还需要加码多少,才能防患未然。

这个艰难的问题已让联储官员立场分歧,一些人希望快速大幅降息,一些人认为应慢慢来,还有人希望以不变应万变。

正如鲍威尔所形容的,“不同看法的分歧程度”反映出过去12个月的不确定情势,这段日子或许最终会被评为是美国自我伤害的时期,结果将美国从稳定成长推入泥沼,同时也将全球经济拖下水。

鲍威尔去年10月在一篇乐观基调的演说中,列出了他认为美联储当时面临的风险。这些风险都是比较符合传统类型,例如通胀意外跳升,可能迫使美联储加快升息步伐以压抑支出,与放缓物价上涨的速度。

当时他只稍微提一下贸易纷争,但贸易摩擦的影响远大于预期,加上情势急速变化,让美联储今年遭遇重大挑战,完全没料到债市会出现一波巨大走势,不仅暗示衰退风险升高,也直指联储到去年底时已过度升息而背离经济条件。

**并不仅仅关心美国数据**

自7月美联储上次会议以来,美国数据喜忧参半。

企业投资仍然疲弱。制造业产出指标下滑。就业增长放慢。

然而,8月新增就业岗位尽管不及预期,只有区区13万个,但对于吸收新增劳动力人口来说仍然绰绰有余,失业率维持在3.7%。

薪资增长持续,“消费仍是经济成长的火车头,”摩根大通经济学家Michael Feroli在优于预期的8月零售销售数据公布后表示,“几乎没什么理由认为近期会出现调整,”因为劳动力市场吃紧让家庭受益,如果美联储一如预期降息,则住房装修和其他大宗采购的融资成本会更低。

鲍威尔在美联储下次会议到来前的最后一次公开讲话中,形容美国劳动力市场形势“非常强”,并淡化美国经济衰退的风险。

然而鲍威尔关心的并不仅仅是美国数据。

随着发达国家担忧诸如人口老龄化和低生产率等似乎共有的广泛趋势,美国官员也越来越关注欧洲目前陷入的经济停滞以及日本一代人以来苦苦维持经济增长的情况,并思考自己需要采取何种措施来避免同样的命运。

美国总统特朗普本周称,美联储应该仿效欧洲将利率降至负值。特朗普之所以这么说,可能是因为他认为如果经济放缓局面持续到明年总统大选期间,那么他的连任努力将遇到困难。但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迪蒙(Jamie Dimon)上周称,该公司的管理人士也在讨论,如果美联储重新将利率降至零,摩根大通要怎么做才好。

在上个月怀俄明州举行的年度央行官员会议上,鲍威尔不仅承认经济风险在加大,还承认在一个不可预知的世界,美联储也没有办法看得太远。

美联储官员“在应对典型的宏观经济发展方面有很多经验,”鲍威尔称,“但对于在当前形势下该采取何种政策应对,近来没有先例可供借鉴。” (完)

编译 刘秀红/王灿/陈宗琦/郑茵/汪红英;审校 蔡美珍/孙茉莉/艾茂林/徐文焰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