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焦点:就业和通胀数据出现严重预测误差 但不会致联储改变计划--副主席

路透华盛顿5月12日 -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副主席克拉里达(Richard Clarida)周三表示,4月就业增长疲软和通胀走强的双重意外并未影响美联储的计划,他并称距离美国经济愈合到足以让美联储考虑撤回危机时期支持政策还有“一段时间”。

资料图片:2014年2月,美国华盛顿,美联储总部内的一间会议室。REUTERS/Jim Bourg

美国劳工部周三公布的报告显示,截至4月的12个月里,消费者物价指数(CPI)上涨4.2%,创自2008年9月以来的最大涨幅。 克拉里达表示,这个数字“远高于”他的预期。

这是美联储政策制定者在一周内第二次未能正确预估一项重要经济数据,此前公布的报告显示,4月美国就业岗位仅增加26.6万个,大约是美联储官员和许多经济学家预测增幅的四分之一。

克拉里达表示,这是“历史上最大的预测误差”。

不过,他仍预计物价上涨将被证明是暂时的,而疲弱的就业报告使就业复苏步伐比经济活动复苏步伐“更加不确定”,并证明美联储承诺保持宽松货币政策的“智慧”。

“我们会毫不犹豫地采取行动降低通胀,”他称,不过,“这只是一个数据,就像就业报告一样……一段时间以来,我们一直在说,经济重启将给物价带来一些上涨压力。”

共和党官员一听到通胀数据就指责拜登政府向经济注入了太多刺激措施,他们称,经济本来也能自行复苏。亚特兰大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博斯蒂克(Raphael Bostic)则表示,可能要到秋季才能弄清楚发生了什么。

博斯蒂克表示,“未来四五个月将会有很多杂音,”无论是在价格方面,还是在工人将以何种速度重返可能已经发生变化的就业市场方面。

对于美联储来说,市场和家庭对未来通胀的预期到目前为止已经达到了2%的目标,正如联储所希望的那样,但高出目标不多,这让联储相信未来几个月的物价上涨不会继续下去。

尽管如此,市场和经济分析师已经开始质疑,美联储是否面临落后于通胀周期的风险,此轮周期的发展可能恰恰是因为工人们不愿重返工作岗位,以及需求激增和供应瓶颈推高价格。

问题是,在克拉里达所说的美国劳动力市场“重新平衡”的过程中,所有问题将以多快的速度得到解决,这可能涉及到在后疫情时代“常态”浮现之际,企业的岗位需求与工人愿意做的工作之间的结构性不匹配。

周三的CPI数据公布后,美国股市下跌,美债收益率上升。利率期货交易员再次押注美联储可能在2022年底之前开始加息。

10年期美国通膨保值债券(TIPS)损益平衡通胀率升至2.58%,为2013年初以来最高水平。

**“需要再平衡”**

克拉里达称,目前的就业增速意味着,美国就业市场要到2020年8月才能恢复到大流行前的水平,尽管总体产出可能在今年就能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在这期间,“我们致力于在真正完成这项工作所需的时间内,使用所有工具支持经济,”他在谈到实现充分就业时表示,他补充称,距离美国经济愈合到足以让美联储考虑减少月度购债规模还有“一段时间”。

美联储此前曾表示,任何将目前处于近零水平的隔夜指标利率上调的行动都会比缩减购债规模来的更晚。

克拉里达称,尽管今年整体产出复苏料将“加快步伐”,但“劳动力市场的短期前景似乎比经济活动的前景更加不确定。”

他表示,“这波必要的劳动力供需再平衡对工资和物价动态意味着什么,将主要取决于劳动参与率复苏的步伐,以及大流行后在特定经济领域劳动力供需不匹配的程度,和这样的失衡将持续多久。”(完)

编译 高思佳;审校 母红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