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4, 2019 / 1:32 AM / a month ago

《焦点》美联储在大选年的挑战:美国就业增长放缓算“重大”转变吗?

路透维吉尼亚州丹维尔11月12日 - 在今年三降利率然后宣布暂停降息之后,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官员们在有可能动荡不已的选举年还面临着一个问题,那就是假如未来几个月美国就业增长真的像很多人预测的那样放缓了怎么办?

2019年3月27日,美国华盛顿,美联储总部。REUTERS/Brendan McDermid

美联储进一步降息的门槛很高,主席鲍威尔的说法是,美国经济前景要有“重大”转变,美联储才会再次行动。

一位地方联储官员周二称,仅仅月度就业增幅下滑是不够的。他概述了在可能选情激烈的大选期间,美联储可能要被迫解释清楚,为什么就业增长这个最受关注的经济指标若放缓,未必是坏兆头。

里奇蒙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巴尔金(Thomas Barkin)表示,如果经济仅以趋势速度增长,那么每月需要的就业增幅也就是10万个,“而你必须要应对就业增幅远低于一段时间以来常见水准的复杂性...要让所有人都明白这其实很正常,是很难的。”

就业增长在逾十年的经济扩张期间一直都位于该水准之上,2018年每月平均为22.3万个。

美联储官员与许多分析师一直预期月度就业增长将会放缓,让这种感觉更为明显的因素包括失业率迭创纪录低位,以及企业报告表明填补岗位空缺的难度升高、时间也变得更长。

不过美国总统特朗普以经济表现做为竞选连任的主轴,他周二在纽约的演说中聚焦于就业增长,也再度批评美联储降息速度太慢。

“请记住,我们正积极地与那些公开降息的国家竞争,现在许多国家在偿还贷款时实际上还得到了回报,这就是所谓的负利率。谁听说过这样的事?”特朗普在纽约经济俱乐部演说表示,“给我一些这样的政策,给我一些这样的资金,我需要一些这样的资金。我们的美联储不让我们这么做。”

部分欧洲国家目前以负利率发行债券,这被普遍视为欧洲经济低迷及其货币政策的产物。

鲍威尔将在周三和周四的国会公开听证会上发表证词,可能被要求进一步解释美联储在今年三次降息后的立场。

这些降息举措部分是受中美贸易战相关的全球经济放缓引发。

上个月美联储降息后,官员们暗示,他们可能已经针对贸易相关风险采取了足够的“防范”措施。投资者基本接受了这一观点,将美联储进一步行动的预期时间推迟至至少明年末。

美联储决策者在上次会议上表示,只有有迹象显示经济受到严重冲击,他们才会采取进一步行动。

对巴尔金来说,如果经济表现与潜在趋势一致,那就没有问题,即便这意味着近期的就业和GDP增长放缓。

“对我来说,在趋势内或处于趋势附近,不会接近”进一步降息的“门槛”,巴尔金对路透说,“我认为要比趋势低很多,才需要采取更多措施。”

Oxford Economics首席美国金融分析师Kathy Bostjancic表示,她仍预计明年将降息一次。

“他们降息的门槛已经很高,”她说,“我们认为会达到这个门槛,”经济增长很可能跌破趋势水平,促使美联储进行回应。

“他们试图避开大选。但我认为这不会妨碍他们采取行动,”她表示,“如果他们觉得需要降息,就会降息。”(完)

编译 刘秀红/陈宗琦/王灿/杜明霞;审校 徐文焰/张荻/王兴亚/李春喜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