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6, 2018 / 7:13 AM / 22 days ago

分析:注意用词! 金融市场狂热钻研央行词汇寻觅政策线索

路透伦敦10月25日 - 上个月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升息后发出一篇250字的声明稿时,市场关注的焦点只有一个词:宽松。而这篇声明稿甚至压根没提到宽松。

资料图片:2014年2月,美国华盛顿,美联储总部大楼内一间会议室。REUTERS/Jim Bourg

“宽松”一词多年来在美联储声明稿占有一席重要地位,此次略而不提的现象,引发债券收益率应声下跌,因投资人把这解读为美联储政策立场已经不再算是宽松的讯号--如此一来至少一段时间内利率或许不会再升。

但隔了一个星期之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打破了这种臆测,他表示去掉“宽松”一词只代表政策按照美联储预期进展。当鲍威尔进一步指出利率距离中性水准尚远,公债收益率随即劲升至七年高位。

这就是央行沟通学的玄奥之处。和希腊神谕有异曲同工之妙,央行决策官员的一个字可以富有深意,就连不说出来亦是如此。

央行官员一向对用词遣字非常注意,但随着央行资产购买计划逐渐缩减,而利率仍处于极低水准的情况下,央行官员了解到,向市场传达有关未来政策的正确讯号--也就是前瞻性指引--变得格外重要。

在市场处于超敏感状态之际,美联储并非最近几周让市场误解混淆的唯一案例。欧洲央行总裁德拉吉9月形容通胀升速“活跃”之后,公债收益率急升。德拉吉之后也出面表示,选用这个词并无政策讯号之意。

近期在错误解读美联储及欧洲央行评论后发生的市场动荡,正使得各界更加热烈讨论是否该如此重视这些评论词汇的细微之处,以及话中带话对全球经济的伤害是否大过好处。

“如果你打算升息,那就明讲。如果你坚持要使用那些古怪的词汇,那就公布一套说文解字,让大家都能够破解话中之密,”前英国央行经济学家Richard Barwell表示,他目前在法国巴黎银行资产管理担任宏观研究主管。

**预期vs意图**

Barwell指出,欧洲央行称该行“意图”将刺激计划下的到期债券资金用于再投资,但“预期”将调高利率。

“预期vs意图。这是暗示承诺的力度有所不同吗?根据说文解字,他们正在对欧洲央行观察家暗示,对于利率指引的承诺力度要小于对到期资金再投资的承诺程度。但为什么不直接把话说白了呢?”他说道。

关于错误解读的疑虑,国际清算银行(BIS)本月发布的一份研究论文指出,对于各种政策线索做出各式各样的解读并没有太多好处,甚至可能有伤害经济之虞。

这份有关美联储过去宣示将在特定时间维持利率在低点的研究,发现悲观预测者认为这是一个经济前景正在恶化的讯号,而乐观预测者则是将之解读为美联储会祭出更多刺激,从而提高经济成长及通胀预估,进而鼓励扩大支出。

国际清算银行指出,“我们的研究显示,当前瞻指引被观察家解读为对未来刺激政策的承诺时,效果最好。这支持以下论点:除非央行在解释政策架构时能够更为明确,否则前瞻指引可能无法刺激经济成长。事实上,还有可能妨碍经济成长。”

央行的评论似乎也变得更加复杂。以美联储为例,会后声明的平均字数为360个字,但根据路透的分析,在金融危机过后,声明的复杂性及细微程度就不断提高。

tmsnrt.rs/2OMO7jj

**沉默是金**

央行官员不是一直都这么热衷于发表言论的。

毕竟美联储开始公开宣布利率调整至今只有24年的时间,自首度发布会后声明算来也只有20年时间。

10年前、也是金融危机之后,前瞻指引在那个近零利率和大量购债时期被用作一个引导市场的工具。

可以确定的是,市场对于政策辞令十分敏感。1996年前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形容股市涨势是“非理性荣景”,令市场大幅回调。

但在那时候,引导市场的情况还比较罕见。据说,德国央行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沟通政策是让市场知道他们在做什么,而不是他们明天将会做什么。

所以在口头引导成为常态之前,对央行的行动,投资者仍不得不靠猜测。

苏黎世保险(Zurich Insurance Group) (ZURN.S)首席市场策略师Guy Miller回忆说,当时是观察格林斯潘的公文包而不是他的嘴唇:如果公文包里装满文件,则将预示会有政策变动。

英国央行曾经也是守口如瓶,一个世纪以前他们一年才发表一次演讲,并且直到1997年才有了调整利率的权力。

不过投资者也会想法设法找线索,比如通过央行总裁的面部表情,英国央行首席经济学家霍尔丹去年就回忆道,“英镑危机--悲伤的表情”。

霍尔丹说,时间快进到2016年,英国央行的沟通达到450万个词。这样做未必就改善了沟通,现在英国央行总裁卡尼就被批评,指其对于未来升息时点传达出的讯息混乱不一。

**解读者**

对于资产经理而言,问题在于要怎么样利用言辞的变化来追求最大获利。一个方法就是聘请熟悉此类语汇的人士。

除了Barwell这类经济学家之外,有知名的前央行官员转而在银行或基金公司任职,比如前德国央行总裁韦伯现任瑞银集团董事长(UBSG.S),以及前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总裁费希尔现就职于巴克莱。

“当要解读决策官员真正的意思时,这样的背景十分有利,”摩根大通资产管理首席投资官Nick Gartside表示。

科技在解码上也大有用处。Prattle这类公司在快速分析会后声明时利用语言型态转换,将各类谈话分类成“偏鸽派”或“偏鹰派”。

根据Prattle执行长Evan Schnidman的说法,该公司自从三年前开始记录以来,其精准预测G10集团国家货币政策决定的比率高达96%。

但随着各国央行撤回刺激计划,许多像Miller这样的分析师也承认,他们已经厌倦在字里行间解读了。

“人们关注央行看法的程度胜过经济数据,对我来说,这是危险的。”他说道。(完)

编译 蔡美珍/张明钧/刘秀红;审校 许娜/高琦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