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8, 2018 / 2:41 AM / 19 days ago

(更正)焦点:美联储应该更加严肃看待美国公司债务风险

(更正:最后一段译文有误,改为“(这两者之中)第一个泡沫”,非“这是首次没有重大宏观经济后果的泡沫破灭”。)

资料图片:2008年9月,美国纽约,金融区内一处华尔街路标旁的交通信号灯。REUTERS/Lucas Jackson

路透纽约/圣路易斯11月27日 - 银行家、企业高管和投资者正在警告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美联储)官员,华尔街发放的创纪录企业杠杆贷款没有受到太多监管,可能会导致经济衰退变得更加难以控制。

随着美国史上第二长的经济扩张期进入晚期,人们担心信贷市场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可能特别容易受到经济放缓的影响,因为高负债企业面临更大的违约风险。

参与这场论战的一些人士向路透表示,美联储对这一风险并没有足够的重视,令他们感到沮丧。

一位熟悉美联储所做努力的经济学家表示,“美联储意识到需要关注杠杆信贷这一领域的问题,但觉得问题只是初露端倪,目前还不清楚会变得有多严重。”

在最糟糕的情境下,类似10年前的金融危机,违约行为可能破坏私募股权公司和对冲基金等大型非银行贷款机构的稳定,损害美国各行业的就业,从而导致任何经济滑坡变得更加严重。杠杆贷款通常发放给信用评级较低、已经负债的公司,问题在于,在经济低迷时期这类贷款难以收回或转售,使借贷双方都陷入危险之中。

“基于市场的信贷中介的绝对规模就(与过去几年)相差很大,而且我们并不知道其在经济低迷时期会有何表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货币与资本市场部主任阿德里安(Tobias Adrian)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很少有人认为今天的杠杆贷款会引发类似于2008年美国次优抵押贷款市场违约浪潮引发的那场危机,因为这些贷款专注于较小的经济领域,而非庞大的房地产市场。

然而,杠杆贷款确实可能束缚企业和放贷机构的手脚,使之不能对经济衰退做出适当反应,有可能使其变得更加令人痛苦。

美联储周三将首次发布新的金融稳定性半年度报告,分析金融体系各个方面的情况,包括杠杆贷款。

**热点议题**

在经济衰退后为了鼓励放贷和投资,美联储维持利率在近零水准长达七年之久,这本身可能也推升了高达1.12万亿美元的美国杠杆贷款市场。

相比之下,据国际清算银行(BIS),2007年时全球担保债务凭证(CDO)规模约为61万亿美元。

据标普/LSTA杠杆贷款指数,目前整个杠杆贷款市场规模相比2008年差不多增长一倍,今年迄今增长17%。

据标普全球,59%的“垃圾”贷款评级为B+或更低,这一比例达到纪录水准。标普全球上月称,“债务激增带来的风险很大。”

据对路透讲话的美联储决策者、与联储官员谈过话的人士,以及联邦咨询委员会(Federal Advisory Council)最近几次会议的会议记录,私下里的讨论愈发侧重于杠杆信贷增长,以及其给整体金融稳定性带来的风险。该委员会由来自美联储12家地区联储的代表组成,他们向美联储提出建议。

例如,一些地区联储总裁已经询问过各企业执行长,问他们是否觉得采用债务结构的杠杆贷款在信贷紧缩期间会显得特别危险。举例来说,经常需延长期限或再融资的贷款,就可能属于这一类。

根据顾问委员会9月会议记录,在华盛顿,该顾问委员会的一位银行家对美联储的高官们表示,不受监管的贷款机构在“推动非常激进的结构”,排挤了受到严格监管的银行。

**“非常极端”**

Guggenheim Partners执行合伙人Scott Minerd表示,当他在会上表示,他认为美联储在面临信贷增长和其他风险情况下,无法安全地避免经济陷入混乱的衰退时,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和他的一些同僚们“大吃一惊”。

“因为现在情况非常极端,任何试图控制信贷扩张的努力最终都会失败,”Minerd本月在2019年路透全球投资展望峰会上表示。

Minerd表示,美联储和其他监管机构尚未认真考虑以下情形,即信用息差可能进一步大幅上升,促使监管机构强制那些买入企业贷款债权证券化受益证券(CLO)的保险商和其他企业进行清算。类似楼市危机背后的CDO,CLO也是将企业贷款打包成一种单独的证券。

“他们对这种风险滋生的地方真的没有很好的把控,”他表示。

举例来说,监管机构和银行业者没有讲清楚的一个问题是,非银行放款业者向杠杆贷款所投入的大量资金是由谁提供的。

美联储对今年杠杆贷款升高的关注愈来愈多,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本月稍早在一个公众论坛上表示,“有一些大规模的企业借款,我们正予以关注。”

但鲍威尔强调,若以更全面的视角来看,包括资产价格、银行杠杆情况及家庭和企业借款等,则风险“相当温和”。

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布拉德本周呼应这样的观点。布拉德在一场专访中对路透表示,对今天的企业债务情况来说,在世纪之交科技股泡沫破灭时是更为合适的参考点,而非2007年左右的楼市状况,因为当时是个别投资人面临风险,而不是整个经济。

“(这两者之中)第一个泡沫破灭并未造成重大宏观经济后果...大部分投资人自舔伤口回家了。这是让市场发挥作用的案例,”布拉德表示。(完)

编译 张明钧/张涛/李爽/杜明霞/戴素萍;审校 郑茵/徐文焰/陈宗琦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