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焦点:疫情支票怎么花? 提心吊胆的美国人打算用来还债和交税

路透3月16日 - Michael Johnson是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一名建筑工人,在总统拜登上周签署1.9万亿美元疫情救助法案后,他一直在期盼着政府许诺的1,400美元支票。

资料图片:2020年12月29日,美国加州,一处免费食品派发点。REUTERS/Bing Guan

他不打算大花特花。他还在惴惴不安。“我会试着还一点按揭。你知道,疫情还没过去呢,”45岁的Johnson说。

在将近900英里外的威斯康辛州Baraboo,Aric Nowicki经营着取暖和空调业务,他的年收入约为15万美元,支出在10万美元左右。他的客户中有人拖欠账单,他打算用这笔钱去付自己迟付的账单。

“我提心吊胆的,”Nowicki说,“不确定疫苗能否让我们回归正常生活。有太多人说他们不想打疫苗,(病毒)出现了这么多变异。”

在对包括一名护士、一名因疫情无家可归的男子、一名水管工、一位老师和一位酒吧老板在内十几位美国人的采访中,几乎所有人都说,他们对未来非常担心,他们会用得到的刺激性支票来偿还过去一年中累积的债务和税款。

那些支出优先事项并不是大规模刺激方案原本想要实现的目的。刺激方案是旨在鼓励人们购买商品和服务,帮助美国企业并创造就业机会。

劳工经济学家Diane Swonk发现,在家工作的人与不能在家工作的人有不同境况,可以从长达一年疫情期间他们对政府刺激支票的用法上体现出来。

Swonk表示,1月份消费者在商品上的支出相当强劲,但这主要是那些并不亟需美国财政部过去一年所发出三张支票的人支出的。大多数迫切需要这些钱的人已经将其用于食宿和偿债。“这带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水涨未必船都高。”

白宫发言人普萨基周一被问到,拜登预计人们会如何花费刺激支票。

“他们将有不同的用途,”普萨基说。“一些美国人将靠它来吃饭,这是一种刺激形式。一些人将用来支付租金,这也是一种刺激形式。每家的情况不同。”

亚特兰大郊区基督教堂Transforming Faith Church的牧师Reverend Lee May称,他的教堂成员“确实需要这种支持”。

“这会提供帮助,我们感觉很幸运,但这并不足以让我们高枕无忧,”May说。“我们知道有禁止驱逐租客和关停公用事业的规定,但这并不会使租金和水电费账单消失。”

“还有更多事情要做,”他说。

36岁的厨师Reginald Smith周一在亚特兰大教堂First Presbyterian Church外的食物分发处排队等候。由于很多餐厅关门,他在这次危机中失业。

他失去了住所,一直在朋友家的沙发上过夜。

“我需要一份工作,希望一旦一切恢复正常,我就能得到一份工作,”他说,“但首先,我需要有自己的住处。我希望这张(刺激支票)能帮我存点钱,找个地方住,重新立足。不过我希望能有更多。我不知道这是否足以让我摆脱困境。”

其他人则要乐观一些。亚特兰大市中心Manuel’s Tavern的总经理Steve Pitts希望刺激支票能让人们有更多现金出去消费。

“我们希望它能让心情放松一点,”Pitts说,“说这是艰难的一年都还不足以形容痛苦。我们都需要喘口气。我们不得不裁员,这很伤人。当然,这不是治癒方法。我们都在等着这场危机结束,但也许这只是小有助益。”

在威斯康辛州的里德斯堡经营着一家家庭水管公司的Thadd Ernstmeyer,每年的总收入约为15万美元,日常开支约占其中三分之一,税负约占25%。Ernstmeyer说,他的刺激支票将用于支付税收账单。

“刺激支票又直接还给政府了。”(完)

编译 郑茵/刘秀红/王灿/汪红英;审校 徐文焰/戴素萍/李爽/李婷仪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