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15, 2018 / 8:49 AM / 5 months ago

《焦点》美国6月进口物价创逾两年最大降幅,但因关税影响料不会持续

路透华盛顿7月13日 - 美国6月进口物价创逾两年来最大跌幅,因石油产品价格下滑,而且强势美元给其他商品价格带来压力。

分析师称,考虑到特朗普政府对进口木材、钢铁和铝加征关税,劳工部周五公布的进口物价意外下降可能是暂时的。

政府还对340亿美元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征收25%的关税,总统特朗普本周还威胁对2,000亿美元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征收10%的关税。

“关税可能将开始推高进口物价,”穆迪分析的资深分析师Ryan Sweet称。“钢铝关税的通胀效应一直比较温和,部分归因于一些国家起初被豁免,但这种情况已经改变。”

劳工部称,上月进口物价下降0.4%,为2016年2月以来最大降幅;5月为上升0.9%。路透调查访问的分析师此前预计上涨0.1%。

6月进口物价较上年同期上升4.3%,5月为上升4.5%。

上月进口食品价格下降2.6%,为2012年2月以来最大降幅,5月为上升0.4%。进口石油价格下降0.8%,5月为上升7.4%。6月的下降反映出原油价格的下跌,不过油价之后已经回撤。

**美元强势**

扣除石油,进口物价下降0.3%,为两年来最大降幅,5月为上升0.1%。扣除石油的进口物价较上年同期上升1.4%。

该价格下跌可能是受美元兑主要贸易伙伴国货币在6月升值1.6%的影响。美元贸易加权指数今年以来升值3.8%。

“虽然我们认为就业市场收紧将给美国物价带来上行压力,但最近美元升值,加上与食品和能源相关的各种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可能打压6月进口物价数据,”摩根大通分析师Daniel Silver称。

6月非燃料工业品和材料进口价格上涨0.3%,受金属和纸张价格上涨推动;5月为上涨0.8%。

资本财进口价格下跌0.1%,为连续第二个月下滑;进口汽车价格亦如此。扣除汽车的消费品价格创2016年11月以来最大降幅。

虽然从中国进口商品的价格在6月持平,但较上年同期上升0.5%,为两年来最大升幅。

“一旦关税效果开始传导,可能最先反映在进口物价上,”巴克莱分析师Blerina Uruci称。“之后可能将花费较长时间传导到生产者和消费者物价上,而且幅度较小。”

劳工部还公布,6月出口物价上升0.3%,5月为上升0.6%。农产品价格下降1.0%,受大豆价格下跌2.6%拖累。玉米出口价格大幅下跌3.1%。(完)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