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焦点:若当选总统拜登不会全面抛弃特朗普外交政策 对华策略或变动不大

路透华盛顿/伦敦8月24日 - 在2016年当选美国总统后,特朗普便马不停蹄、且毫不掩饰地着手摒弃奥巴马精心制定的外交政策遗产。

2020年8月20日,美国特拉华州威尔明顿,拜登在民主党全国大会上接受2020年总统大选候选人提名。REUTERS/Kevin Lamarque

随后的数天、数月、数年里,特朗普终止与亚太地区的贸易协议,退出了全球气候协议,撕毁了与伊朗的核协议,并放弃了结束与古巴数十年敌意的进程。

这位共和党领导人还公开攻击从柏林到东京的美国长期盟友,同时赞扬从俄罗斯的普京到朝鲜的金正恩等威权统治者。

在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大加赞扬之后,他与北京方面展开了贸易战和唇枪舌剑,引发了人们对新冷战,甚至军事冲突的担忧。

世界各地的前高级外交官认为特朗普已严重损害了对美国领导地位的信心,如果拜登在11月3日的总统大选中获胜,会让许多国家长松一口气,且这口气比十多年前小布什总统任期结束时还要长。

他们期待民主党政府迅速采取行动,从气候协议开始,恢复奥巴马时代的标志性政策。

不过,尽管特朗普引发了广泛的不满情绪,但他的政策遗产不会全部被扔出窗外,无论是长期盟友还是战略对手,都不指望拜登会采取温和的立场。拜登是奥巴马执政时期的副总统,是一位拥有数十年外交政策经验的前参议员。

他们也不指望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所体现的关注本国利益的倾向会有多大改变。

“我们确实处于一个定义美国强权政治新政策的过渡时期,包括与中国、与俄罗斯的关系……所以这是一个新世界,”法国前驻华盛顿大使Gerard Araud表示。

“美国总统将更加致力于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国不想再做世界警察;我认为奥巴马和特朗普都理解这一点。”

**特朗普对中国的挑战**

尽管特朗普政府最近在冠状病毒、间谍活动等一系列问题上攻击中国的语气引发了一些担忧,但人们普遍认为,在拜登政府的领导下,对华政策基本上不会发生实质性变化。

的确,尽管特朗普试图把奥巴马和拜登都描绘成对中国“软弱”的人,但前一届政府对北京的立场比特朗普上任之初更为强硬。

“在奥巴马执政的最后两年里,他们制定了新的中国战略,”曾担任特朗普外部顾问的前美国国防官员和中国问题分析人士Michael Pillsbury说,“很多人认为这是特朗普的发明;其实不然。”

前英国首相卡梅伦的国家安全顾问Peter Ricketts曾对特朗普的对华政策表示了一定的赞赏,但也发出了警告。

特朗普政府明确表示了对中国活动的日益担忧,包括更加有主见的外交政策和国内镇压。

“特朗普愿意站出来挑战这一点,抨击中国,这是积极的。风险在于,这些做法现在可能有些过火,可能陷入一场与中国的全面冷战。”

曾为三任前英国首相担任外交政策顾问的Tom Fletcher表示,他预计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不会做出重大改变,但会采取不那么粗暴的风格。

“我认为拜登的政策和特朗普的中国政策不会有太大区别。但措辞会有所不同,背后会有更多的智慧和策略,”他说。

一些分析人士表示,特朗普与朝鲜史无前例但仍不成功的接触可能为未来提供基础。拜登称特朗普的个人外交是一项“虚荣心工程”,只有采取推进朝鲜无核化的战略才能实现。

**美国信誉受损**

前欧盟驻华盛顿大使David O’sullivan表示,特朗普产生了“巨大的破坏性影响”,需要时间来重树美国的形象和领导角色。

“如果特朗普输掉大选,欧洲不会流泪,”O’sullivan说,”这届政府特别无能,特别愚钝。坦率地说,它倾向于疏远盟友,给那些以前被认为是敌人的人以安慰,”他说。

他说:“同样,我认为没有人会幻想拜登政府会开创一种欧美合作的黄金时代……分歧仍然存在,但我们将从相互尊重的角度出发。”

O’sullivan和其他人表示,拜登可能会寻求恢复伊朗核协议和亚洲贸易协议,但会进行修改,以达成特朗普经常说要达成的那种“更好的协议”。

虽然国家间关系可以修补,但专家表示,特朗普粗暴的做法将留下疤痕,可能会影响各国主动追随美国领导的意愿。

“人们对美国一贯的根本信念已经动摇了,”小布什政府的国务院发言人、奥巴马政府驻巴林大使Adam Ereli说。

“他们心里会想,‘特朗普会再次出现吗?’”(完)

编译 刘静;审校 母红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