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8, 2018 / 5:20 AM / 13 days ago

焦点:美国民主党掌控众议院后会如何改变外交政策?

路透华盛顿11月7日 - 美国民主党将会利用他们在众议院新获得的多数席位优势,纠正共和党人对特朗普总统外交政策的放任不管作法,并推动对俄罗斯、沙特和朝鲜采取更加强硬的立场。

资料图片:2018年7月16日,芬兰赫尔辛基,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会晤后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握手。REUTERS/Kevin Lamarque

按顺位有望执掌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的民主党众议员Eliot Engel表示,他们可能还会就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等地动用军队等事宜寻求国会授权。但对于中国、伊朗这样的热门问题,他承认要改变现状,他们所能做的并不多。

作为众议院的多数党派,民主党人将决定众议院考虑何种立法,并且在制定支出政策以及起草法律方面有更大的话语权。

“我认为,我们不能仅仅因为是由政府提议的,就进行挑战。但我也认为我们有义务对政策进行评估,并进行监督,”Engel接受电话采访时告诉路透。

但要通过法案,民主党人仍然要与共和党人合作,后者掌控了参议院。因此民主党的多数党优势所能发挥的最大影响就是监督,他们还可以举行听证,必要时传唤证人,因为他们领导着外交事务、军事和情报等委员会。

**民主党怎么看俄罗斯?**

民主党计划展开有关俄罗斯的调查,比如调查特朗普与俄罗斯之间可能的商业关系以及利益冲突。

从政策角度来看,民主党领导的众议院将推动惩罚俄罗斯,理由包括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入侵乌克兰,以及介入叙利亚内战等。

众议院可能会推动进一步制裁俄罗斯,包括针对俄罗斯新发行的主权债采取措施。众议院可能还会试图施压特朗普,促使他将2017年8月不情不愿地签署的一项全面制裁法案完全付诸实施。

国会议员还誓言要加大努力,必要时动用传唤权,以获得有关今年夏季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之间峰会的相关信息。白宫对于这次会议披露的细节不多。

“这两位领导人举行过这样高级别的会晤,而国会对会议情况却不甚明了,这未免有些荒唐,”Engel表示。

他说,俄罗斯干预美国2016年大选的问题“根本还没有解决”。

**卡舒吉遇害案会影响同沙特的关系吗?**

记者卡舒吉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遇害引发愤怒,加重了议员们因也门战事和人权问题对沙特的不满。

民主党掌控的众议院可能就立法进行投票表决,以阻止与沙特的军火交易,让一项核能交易难以获得国会通过,并考虑采取措施阻止为也门行动提供飞机加油及其它支持。

虽然Engel仍认为沙特可制衡伊朗在中东的影响力,但他表示华府必须有更多的要求。“如果沙特想要我们的支持,那他们就得解决一些我们关心的事情,”他说。

**民主党想不想同朝鲜和平相处?**

民主党表示,他们决心获得关于特朗普与国务卿蓬佩奥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会面的更多信息,担心特朗普急于达成“重大协议”,给予金正恩的会太多。

Engel计划召集政府官员,就相关会谈情况作证。但民主党也会小心行事,因为他们不想被认为是在干涉外交和防止核战的努力。

“我觉得与他们进行一些对话是好事,但我们不应轻易相信他们会做出任何重大改变,”Engel说。

**民主党会改变对华政策吗?**

民主党控制下的众议院应不会明显改变对华政策。民主党将召开更多的听证会以及要求更多的简报会,不过迄今为止对北京方面的批评倒是超越了党派界限,料不会有何改变。

一些知名民主党议员,像可能成为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的Adam Schiff,就赞成共和党打压中国的措施,诸如立法将中兴通讯(000063.SZ)、华为等中资企业的技术和手机视为重大网络安全威胁。

不过Enge和其他人亦承认中国是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尤其是在朝鲜问题上。“我认为我们需小心谨慎,而不是猛烈打击。”Engel说道。

**民主党会挑战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吗?**

与共和党一样,民主党内对特朗普向中国发动贸易战也存在分歧。一些成员认为自由贸易才能创造就业,其他人则认为应通过关税保护钢铁和制造业等行业的劳动者。

虽然总统在贸易政策方面有相当大的自由裁量权,但民主党人表示,他们希望对特朗普的行动有更大的问责权,包括对中国商品大幅加征关税,该政策影响到了农业和制造业大州,特别是在中西部地区。即使不在贸易问题上对特朗普发难,民主党人也会要求他确保任何贸易协议都能确定劳工和环境标准。

**民主党能救活伊朗核协议吗?**

民主党人对特朗普退出与伊朗的国际核协议感到愤怒。伊核协议是当时的民主党人总统奥巴马当局在2015年达成的。但只要共和党人占据白宫,民主党就无法改变这项政策。

议员们也担心对伊朗表现得过于友好,特别是考虑到以色列政府对德黑兰的敌意。虽然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与美国共和党人的关系日益密切,但维护与以色列的紧密联系仍然是两党的首要任务。

Eliot Engel是反对伊核协议的民主党人之一,但他表示,特朗普应该与欧盟成员国等重要盟友合作,解决包括这个问题在内的一些事宜。“我认为,我们应该做的是努力修复已经对我们的联盟关系造成的损害,”他说。(完)

编译 李春喜/王颖/侯雪苹/孙茉莉/刘秀红;审校 王颖/徐文焰/艾茂林/郑茵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