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8, 2018 / 1:25 AM / 16 days ago

专访:经济成长中的“裂缝”将影响美联储明年的政策讨论--联储布拉德

路透圣路易斯11月27日 - 近两年来,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一直在稳步加息,因在政府支出、减税和全球经济增长的推动下,美国经济表现强于预期。

2015年2月,美国纽约,圣路易联储总裁布拉德在接受采访时谈及美国经济。REUTERS/Lucas Jackson

圣路易联储总裁布拉德在接受采访时说,容易的部分可能已经结束,美国经济复苏中的“裂缝”开始影响美联储内部有关联储目前处于2015年12月开始的加息周期的什么阶段,以及还应该再加息多少的讨论。

随着美联储此前的加息已经开始限制抵押贷款和其他市场,以及减税和政府支出带来的刺激开始消退,美联储未来一年可能面临艰难决策,从历史标准来看,利率仍处于低位,但经济增长已经开始放缓。

“美国经济表现是否存在裂缝是美联储今后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布拉德说,“我没有任何理由怀疑经济将在2019年和2020年放缓。相对于以往的决策环境,美联储要在经济增速放缓的情况下,继续以这种步伐加息,难度要大得多。”

过去两年美联储已加息六次,预计12月还会再度加息。

过去两年是美国和全球经济的“玫瑰时期”布拉德说,预计2018年美国经济增长将超过3%。他说,他感觉经济和就业市场依然强劲。

但他表示,美国经济可能重拾2%或略低的较长期趋势增长率。

“好消息不会永远持续下去,如果趋势增长率真的回落到1.8%,则经济就会回到与之更相似的水平,”布拉德说,“我脑海中的问题是,我们试图要控制什么?我们已经做到了先发制人…我们采取了所有这些行动,这使我们处于良好的状态,”通胀接近目标,市场对通胀的预期可能甚至略低。

布拉德明年是有投票权的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委员,且对进一步加息持反对立场。约两年来,他一直指出,美国陷于低利率、低通胀和低生产率的泥潭中,除非发生改变,否则不需要升息。

他承认,过去两年他的这一观点受到了挑战——事实上,他还表示,如果他在这段时间内有投票权的话,他也会支持加息。

但这只是因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得益于2016年大选后信心和投资出现回升,全球经济增长有所改善,联邦政府支出大幅增加,至少在短期内提振了经济增长。

明年的情况可能会大不相同。

“如果我们没有这些惊喜,现在回想起来我的故事会比现在更合理,”布拉德说,“作为基准,大多数预测都认为经济将会放缓...这是进入2019年我们决策的基本结构。”(完)

编译 母红; 审校 李军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