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0, 2019 / 6:33 AM / 2 months ago

焦点:没空庆祝两大协议到手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苦战各方质疑

路透华盛顿12月20日 -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上周接连完成了与中国、墨西哥及加拿大等美国最重要贸易伙伴国的贸易协议后,原本期待能享受一段平静的假期。

资料图片:2018年3月,墨西哥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出席记者会。REUTERS/Edgard Garrido

然而事与愿违,通常不爱公开露面的莱特希泽,现在反而不断接下重量级专访,忙着澄清与墨西哥政府的一项误解,同时还要应付同属共和党的议员抨击,尽管他是特朗普政府的资深核心官员。

立场保守的华尔街日报刊出一篇评论文章,称特朗普政府接受了民主党人士欲修改美墨加协定(USMCA)的要求,是屈服于“以政治治理贸易”;在此同时,多位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前官员及投资分析师都认为,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成果远不及预期。

在现今党派立场泾渭极度分明的华盛顿政坛,72岁的莱特希泽是个异数,他是一位有时民主党及共和党都不得不称赞的重要白宫官员,而且一直以来特朗普总是会听进他的意见,给予高度尊重。

民主党籍众议员Jimmy Panetta形容莱特希泽是“我在国会三年来所见到本届政府最进入状况的人。他面面俱到,我认为这帮了大忙。”

美国产业组织劳工联盟(AFL-CIO)主席Richard Trumka则形容莱特希泽是“值得尊敬的人”,并称“我和他打交道有35年、40年了,我们总是能够达成共识,因为我知道他说到做到。”AFL-CIO对美墨加协定的支持立场,是确保国会通过的不可或缺的助力。

USMCA和与美中贸易协定是特朗普的两件头等大事,而在同一周把这两者都搞定,无疑是一场公关胜利。USMCA将取代原来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

但是,为达成这些协议花费了较预期更长的时间、比预期更加困难,并引发了更多的质疑。

批评者说,其中有些是莱特希泽“吝啬”的谈判风格的副产品。几位国会消息人士和前美国政府官员说,他总是作好充分准备,但可能显得自大和不愿把工作委派给别人去做。

担任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的民主党众议员Richard Neal上周对记者说,莱特希泽也很容易怒摔电话。

**与特朗普立场非常接近**

莱特希泽肩负重置美国与主要贸易伙伴之间关系的重任,要贯彻特朗普政府认为美国被占了多年便宜的信念,他对这项工作如鱼得水。

对于“美国优先”政策中的一些关键内容,特朗普与在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受过教育的莱特希泽之间几乎没有分歧。该政策的目标是重新平衡全球贸易,使之有利于美国劳工和企业。

莱特希泽长时间担任民间国际贸易律师,形塑了他对于贸易的看法,他也曾在1980年代前总统里根时期担任副贸易谈判代表。他在担任律师期间的客户包括美国钢铁业者,他们在面对获得大量补贴的中国进口产品时陷入挣扎。

一位要求匿名的美国贸易谈判老将表示,他“比多数人都要了解总统想法”,他想要大举改变贸易模式。

消息人士称,拆解世界贸易组织(WTO)、远离多边贸易协定、并利用钢铝关税来惩罚那些被控伤害美国行业的国家,都是莱特希泽采纳的政策。

但招致很大批评的是他和特朗普政府其他官员的协商风格。

根据多位国会消息人士的说法,特朗普贸易团队常常拒绝在讨论的时候将协商内容付诸文字,而莱特希泽更是强行限制与记者间的背景交谈,这与他的前任做法不同。

这可能导致误解及混淆。

比如,莱特希泽认为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已经全部完成,但北京方面还未证实美国官员公布的细节,这令市场和那些受影响的关键行业感到困惑。

这份长达86页的协议翻译成中文并公布更多细节,可能需要数周时间。

本周多位中国官方人士表示,尽管是阶段性协议,但对法律文书的表述润色与收尾依然不可掉以轻心,更要避免在此期间出现剧情反转或矛盾扩大等状况增加落地难度。

墨西哥前驻华大使Jorge Guajardo称,美国就监督墨西哥劳工制度改革与墨方发生的龃龉,以及延迟发布同中国协议的文本,均让人对莱特希泽的运作方式打上问号。

“无论是墨西哥还是中国似乎都有些猝不及防,”Guajardo说道。“这就有问题了。这种模式就有点像是美方拿出的协议并不是双方都认可的。”

前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官员Harry Broadman表示,墨西哥问题本来没有理由受到公众关注。他认为,在文本尚未翻译之前便宣布与中国的贸易协议,这也是颇不寻常的。

“这不是全球贸易磋商中通常会有的流程,”Broadman说。

莱特希泽周二在福克斯商业新闻网节目中,一脸歉然地说,墨西哥的状况是“最后一刻出现麻烦”,是“一个....很容易就能够解决的误会。”

**下一场战役**

莱特希泽弃守USMCA给予特定药品10年数据保护期的一项条款,也招致共和党同僚强烈抨击。

宾州共和党籍参议员Pat Toomey周四说,“对于那些令人满心期待的新药品种类”来说,这是重大挫败,可能令美国制药商更难回收其庞大投资成本。

莱特希泽在福克斯商业新闻网承认“那是倒退一步”,但称这是必要的妥协,是为了确保在民主党主导的众议院得到支持。

位于华盛顿的智库--国家利益中心的研究员Christian Whiton表示,到了最后,特朗普是希望在12月15日之前与中国达成协议的人。按原计划美国将在当天对中国商品实施新的关税措施。2016年大选后,Whiton曾是特朗普过渡团队的一员。

他说,最终,“莱特希泽是一名律师,特朗普是他的客户,”Whiton说。在达成协议的压力之下,“(莱特希泽)完全有可能拿出一个没有完全 准备好的协议,”他说。

12月13日,正受喉炎困扰的莱特希泽向记者通报了中美贸易协议的情况。他承认,未来还有艰苦的工作要做,协议能否成功取决于中国,并称他拥有特朗普的支持。

“协议达成时这件事就完成了,”他说。“在(协议达成的)前一分钟,我会彻底退出这件具有重大意义的事情,关键在于所有人都知道。我知道总统也会知道,因此我不必担心。”

莱特希泽已经准备迎战欧洲的贸易大战,等待他的有飞机补贴、数字税计划以及WTO等问题。“我生活在一个目标很多的环境,因此有很多事可做,”他幽默地说道。(完)

编译 蔡美珍/张涛/张明钧/孙茉莉/李婷仪/李春喜 审校 徐文焰/张若琪/王颖/郑茵/张荻/汪红英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