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4, 2018 / 5:23 AM / in a month

热点聚焦:特朗普关税给钢企带来丰厚利润 但新增就业不多

路透密苏里州锡代利亚11月13日 - 早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加征关税保护钢铁行业前,美国最大的钢铁生产商纽克(Nucor) (NUE.N)就打算在密苏里州锡代利亚建造一座新厂,而且它也不需要那些关税的保护来赚钱。

2018年6月11日,美国康文特,钢铁生产商纽克旗下工厂。REUTERS/Jonathan Bachman

虽然该公司帮助带头争取对进口产品加征关税,但高管们表示,他们在锡代利亚和另外两个地点投资,将利用一种已经盈利的策略,无需依靠政府帮助。

根据对行业高管和专家的采访、以及路透对多份企业财报的分析,虽然特朗普声称钢铁工人的饭碗被无良的外国竞争对手抢走了,但其征收25%进口关税带来的多数收益都流入了纽克和其他现代化、具有全球竞争力的美国钢铁企业,而这些企业的获利原本就非常强劲。

即便关税措施促使这些企业扩张,他们也不太可能大量增聘工人,因为他们向来通过减少钢铁生产所需工人的数量来保持竞争力。

钢铁产业效率和裁员相关互动图: tmsnrt.rs/2PLloLb

美国商务部对路透表示,关税措施将帮助锡代利亚工厂和另外12个钢铁项目创造大约3,405个工作岗位。美国钢铁产业协会称,这相当于整个行业工作岗位增加2.4%。

据部分公司表态和路透见到的公司文件,包括三个纽克工厂在内的六个项目约1,400个工作岗位是在关税措施之前规划的,不依赖于关税措施。此外Republic Steel [RSI.UL]称,该公司的两个项目不一定能够推进。这两个项目将通过重启之前的闲置业务创造690个工作岗位。

关于名单上所有项目是否都源于关税措施,美国商务部的一位发言人没有置评,但指出近期钢铁进口量下降,国内产量增加。商务部称,对进口普征关税是有必要的,因为外国生产商常用“欺骗”行为,来规避仅适用于小范围特定产品的反补贴和反倾销关税。

自1970年代以来,纽克就引领该行业朝劳动力节约型工厂转型,用效率更高的现代电弧炉取代老式高炉。

特朗普的关税措施可能对延续老式低效工厂的寿命起到关键作用,如圣路易斯附近的美国钢铁公司Granite City工厂,特朗普曾于7月份在圣路易斯举行活动宣传关税措施。该公司称,关税措施促使其决定重启2015年闲置的两个高炉,增加800个就业岗位。现在将有共计1,500名工人在一家钢水浇注、火花四溅的工厂工作,仍然采用劳动力密集型的多步骤工作流程。

相比之下,在纽克位于锡代利亚的工厂,225名工人将利用高科技熔炉来炼钢。美国目前的钢铁产量中,有近70%是用这种科技生产出来的。据Bradford Research的总裁Charles Bradford称,用这种高科技可节省三分之一的人力和能源。

纽克的执行长John Ferriola去年在华盛顿作证时称,关税举措将鼓励钢铁行业投资,但他在给路透的声明中强调,纽克的资本项目“是为了提高竞争力,即便没有关税举措。”

该公司的一位发言人称,虽然纽克的扩张并不依赖于保护主义政策,但关税举措限制了外国钢厂在美国市场倾销被人为压低价格的钢材,从而降低了纽克进行上述投资的难度。

纽克上月宣布,第三季获利较上年同期增加近两倍至6.7666亿美元。根据路孚特I/B/E/S数据,2018年上半年标普500指数钢铁分类指数成分股企业的获利大增逾75%,下半年料跳增166%。

**“转型中的”就业岗位**

纽克在现代化工厂削减劳动力成本的趋势中走在前列。据美国钢铁协会数据,随着生产一吨钢材所需的工时从近1980年代的10小时降至两小时,该行业所需工人也在减少。

纽克选择锡代利亚建厂是因为该地位于一条主要铁路线上,接近大量废金属资源,且有需要该厂螺纹钢的大型建筑市场。

虽然和过去的钢铁厂相比,该厂创造的就业机会很少,但其提供的薪资平均65,000美元的职位,在锡代利亚相当有吸引力。根据美国人口普查数据,该地区房屋价值平均为86,000美元,15%的成年人拥有大学学位。

对这些工作的欲求凸显了经常在特朗普贸易政策辩论中被忽略掉的一种政治形势,像锡代利亚这样的地区,钢铁工作要比其他蓝领工作更受青睐。锡代利亚地区有70%的居民投票支持特朗普。

锡代利亚派出一个10人小组追求纽克一年,而且该州提供的税收优惠可能在15年内达到近2,730万美元。当地经济发展总监Jessica Craig称这些工作是“变革性的”。

**“致命中国”**

纽克在华盛顿也受到热烈欢迎,该公司用于游说的支出在所有钢铁企业中最高。根据响应性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所编制的纽克披露数据,纽克今年以来的游说支出为125万美元,低于2015年的高峰值271万美元。

纽克的政治支出始于前任执行长Dan DiMicco时期,其中也包括给政治候选人数百万美元的捐赠。DiMicco在2000年上任,2012年离职。此后在总统过渡期内DiMicco为特朗普提供制造业方面的建议,目前是美国贸易政策与谈判顾问委员会的一名成员。该委员会是商界领袖影响美国贸易谈判代表的一个关键工具。

纽克还在2011年向圣地牙哥一家非营利组织捐赠了100万美元,目前担任特朗普高级贸易顾问的纳瓦罗(Peter Navarro)当时那这笔钱拍了一部名为《致命中国》(Death by China)的电影。该电影中有这样一个画面,一把印有“中国制造”的刀插入一面美国国旗,配的画外音是“中国是世界上唯一准备杀死美国人的大国。”

DiMicco称,他运营纽克的经验塑造了他的观点。

“客户跑来找我,然后跟我说:‘中国正在要我们的命’,”他在专访中表示,“因此影响所及已经远超过钢铁行业本身...可能必须对每一样进口自中国的商品征税,才能改变他们的行为。”

虽然他们对不公平竞争发出警报,而且面临诸多不利,纽克的高管仍对公司的绩效引以为傲。纽克自1968年来年年都有获利,只有一年例外--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的2009年。

纽克也力图阻止其他公司透过商务部的某个程序在某些情况下取得关税豁免的努力,比方说,一家公司在国内市场找不到所需种类的钢铁产品的情况。纽克表示,针对10月22日止超过42,000份钢铁产品的关税豁免要求,纽克对其中约10%提出异议。

其中包括来自NLMK Pennsylvania LLC的要求,这家公司希望用来制造钢卷的进口扁钢胚能获得关税豁免。

“他们根本没有生产我们用的那种扁钢胚,”NLMK执行长Bob Miller提到纽克时表示,他认为纽克有意在钢卷的销售上与其竞争,“这根本就是反竞争的行为。”

纽克在声明中表示,关税正在提升NLMK所需的扁钢胚的产能,因此“国内应该有很多扁钢胚可以买。”

**钢铁用户获利受侵蚀,就业岗位流失**

对关税持批评意见的人士认为,钢铁行业的获利增长,是以牺牲客户及其员工为代价的。根据华盛顿一家支持贸易的经济预测和咨询公司Trade Partnership Worldwide LLC,对于从生产拖拉机到建造摩天大楼的钢铁用户而言,价格升高意味着钢铁制造企业每增加一个就业岗位,他们可能就得裁减16个岗位。

关税倡导者则认为,此类担忧夸大其词。

“大家看到的是,钢铁关税实施的六个月,制造业经济表现强劲,”美国制造业联盟主席Scott Paul称。

钢铁消费者称,随着钢铁价格升高侵蚀他们的竞争力,他们将裁减岗位。

主要车企已然表示,钢铁关税对该行业而言意味着新增大量的成本,这些企业包括福特、本田、菲亚特克莱斯勒和通用汽车等。通用汽车近期宣布,将裁减北美白领职员。

受影响的不只是车企,所有钢铁用户都难以幸免。芝加哥建筑商Skender Construction的项目高管Joe Pecoraro称,这方面的关税导致他推迟了两个项目,而这些项目本该产生至少130个建筑岗位。

“所有用钢铁制造的东西,”他说,“今年都成本飞涨。”(完)

编译 许娜/王灿/汪红英/刘秀红/陈宗琦/侯雪苹;审校 张涛/白云/杜明霞/王颖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