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9, 2018 / 12:15 AM / 3 months ago

焦点:美国以战促谈已破坏谈判环境 中国力争开放与改革并举缓释压力

作者 李铮

资料图片:2017年7月,中国上海,陆家嘴金融区一瞥。REUTERS/Aly Song

路透天津9月19日 - 中美贸易摩擦本周再度升级,尽管美国继续抬杠和中国绝不就范的态度与行动未超预期,但解决摩擦的不确定性增加也为全球市场蒙上一层阴影。在中美贸易剑拔弩张之时,贸易摩擦负面影响显现及如何应对等话题,亦成为2018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首日的焦点。

尽管中美双方最终仍会选择以谈判的途径来解决贸易争端是与会官员和专家的普遍观点,不过他们也指出,美国试图采取以战促谈策略不断施压中国,已经破坏了信任基础和谈判环境,令双方“体面地妥协”更加波折;同时,贸易战继续拖延对双方经济影响会越来越大,中国应继续推进对外开放和国内改革并重来缓释贸易战因素等带来的多重压力。

“特朗普是非常强势的商人,…他这是一种商业策略,想对中国进行最大化的施压,但同时我们还在谈判,我们当然是想谈判。”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强调称,这样的战术对中国不起作用,如果持续施压,中美就无法进行贸易磋商,这样的办法对中国是不奏效的,一定会破坏目前的谈判环境。

他并指出,如果美方对所有产品都征税,这是最糟糕的情况,不过这对中国GDP增速的影响大概也只有0.7个百分点,且中方对此已经做好了很充分的准备。美国试图通过提高关税来让一些制造业回到美国,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一宣布,将对从中国进口的约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自9月24日起加征关税税率为10%,2018年底前提高到25%;中国周二晚间宣布同步反制措施,决定对原产美国的约6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5-10%的关税。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朱宁在会议间隙接受路透采访时亦谈到,中国从文化和实践上都不太能够接受以战促谈的这种方式,中国强调的是信任,现在双方缺乏起码的信任,且毕竟中国是一个大国,现在反倒有一种被欺负和霸凌的感觉,心态上也不利于双方建设性地解决问题。

在他看来,从实际操作看,中国对于谈判非常重视,国内其他很多改革措施原本都是花了很多时间协调好,因要把美国谈判放在很重要的位置,可能会对现有规划好的改革措施会形成一定的拖累。同时,改革过程中已经规划一部分是美方所要求的,然而为应对贸易战这些妥协被人为地推迟了,因此美国这样做就有点欲速则不达,更宽松地和中国进行谈判反而可能获得更好地结果。

一位不愿具名的外交部官员对路透表示,“现在美国国内反对的声音很多,特朗普本来希望发动贸易战获得更多选票,结果却导致农产品等出口受阻,各方意见很大,但我要表达的并不是说中国由此底气就足了,尽管对方出尔反尔虚张声势,但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不低估摩擦的长期性和复杂性,保持警惕,充分评估可能遇到的困难和压力。”

欧盟委员会金融稳定、金融服务和资本市场联盟副主席Dombrovskis指出,欧盟也一度非常担忧贸易摩擦及其冲击,最终成功地没有让事态升级。在目前情况下,已经朝正面的方向发展,解决贸易摩擦必须要保证一个多边的基于规则的体系来解决纠纷,必须要在WTO框架之下从而避免单边主义的不好倾向。

中国商务部周二表示,已在世贸组织追加起诉美国301调查项下对华2,000亿美元输美产品实施的征税措施。

**改革与开放并举**

当前,中美贸易摩擦的负面影响尚未明显显现,但若逐步升级对抗,对两国经济的影响会越来越大。如何在对外开放与深化改革中寻找新的增长动力也是显得尤为迫切。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刘世锦就指出,目前前贸易战本身形成的直接影响并不大,比较大的是对人们预期的影响,其表现为最近股市以及前一段时间汇市的波动。但市场存在过度反应是正常的,应对贸易战最终还决定于把自身的事情办好。

从对外开放角度看,他认为,步子不能停,还是要适当,在必要的时候稍微大一点,但方向有时候可能会受到一些冲击,且受到冲击时大家可能有各种各样的想法,此时对中国是一个考验,还是要坚定不能停,并要去建立一个高质量的市场经济。

从货币政策角度看,他表示,应该通过释放足够的流动性来支持现在经济增长的需要,目前中国经济即使没有贸易战的因素,其增长速度可能也会减缓。中国经济总体上会由过去10%左右的高速增长转向未来的中速增长,所以增速再有所降低其实也是正常的,“当然货币政策不能够过松,使去杠杆半途而废。”

刘世锦并表达了对中国经济抗击外部冲击能力的信心。他称,有些省份经济比较差,另外一些省份的经济形势相当不错,比如前几年东北稍微差一点,但珠三角、长三角等整个经济就起来了,内部发展不平衡形成一个很好的对冲效应,抗击或者是吸收外部冲击的能力是比较强的。正是由于有这种对冲效应,本身总体的稳定性还是比较强的。

去年以来,防风险政策与经济下行压力共振,货币政策传导效率不升反降,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成为金融监管部门的重点工作。

对此,刘世锦表示,过去几年流入房地产的资金相当多,有些实体企业包括中小企业拿到资金以后都流入房地产,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可能还是要解决房地产和过去金融领域自我循环泡沫的机制,整个机制能否改变,“这个东西不改变的话,货币放出来以后还是会跑到这些领域去,不一定会到实体经济,解决这个问题要进一步深化改革。”

朱宁也认为,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的路一直是持续在走的,海外可能觉得改革速度没有达到大家预期,但在美联储加息周期,这对新兴市场经济影响都比较大。

他建议,不应该对经济增长指标设置太严格的目标,可以接受一定程度的贸易摩擦,这样中国经济的定力就会增强,可以继续按照既定的节奏去推动改革的步伐与措施,未来如果发展到极端,中国非基于关税的反制措施还是有的,但是基于关税目前对GDP影响没那么大的情况下,还是要坚定既定改革的方向。

“包括去杠杆、房地产并不能让因此而半途而废,我现在更担心的反而是由于贸易摩擦国内很多声音认为要放松调控,我个人认为这是现在面临这么大挑战的原因,如果现在不愿意承受短痛,今后可能还有更大的风险和挑战。”他补充称。(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