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分析师观点:中国央行降准置换MLF 降资金成本并缓解流动性压力

路透北京4月17日 - 中国央行周二宣布,从4月25日起,下调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同日,上述银行将各自按照“先借先还”的顺序,使用降准释放的资金偿还其所借央行的中期借贷便利(MLF)。

资料图片:2016年4月,中国北京,工行分支机构的一名柜员清点人民币纸币。REUTERS/Kim Kyung-Hoon

分析师普遍认为,置换MLF使商业银行付息成本有所减少,有利于降低整个金融体系的资金成本并缓解流动性压力,利好资本市场,另外中国政府可能正在采取措施对冲中美贸易摩擦对经济增长、特别是进出口方面的不利影响。

以下是分析师的评论摘要: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 王军:

一是以常态化的降准替代临时性的中期借贷便利,营造较为宽松的货币环境,更好地支持小微企业发展,以应对山雨欲来的贸易战;二是稳定近期惊慌失措、连续走弱的股市。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 王洋:

此举意味着货币政策从偏紧回归到真正的中性。紧用紧的工具,松用松的工具。基础货币少了,就该降准。降准是应对外汇占款放缓、基础货币不足的中性工具。未来降准替代MLF将是常态,如外汇占款下降,也可以直接动用降准工具,而不是全部堆积在MLF之上。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张明:

中国政府可能采取措施对冲贸易战对经济增长的不利影响。近期高频数据显示国内增长动力下行,叠加对贸易战不利影响的关注上升,使得二季度本可能发生的金融监管政策收紧的概率下降,而央行流动性操作放松的时点提前。央行此举具体影响有待观察,但直接影响是利好债市,有助于稳定股市以及宏观经济。

--联讯证券宏观策略团队:

央行下调部分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以置换中期借贷便利,虽然资金总量不变,但有利于降低整个金融体系的资金成本,降低资金成本利好市场。3月份信贷和货币供应量偏低,造成市场资金偏紧,此举有利于缓解短期流动性。

现在从一季度经济的情况看,GDP 6.8%的增长率主要是依靠内需推动,一季度的进出口已经对经济形成负贡献,目前必须要为中美贸易摩擦作出一些政策准备,未来有可能会适当地放松政策以扩大内需。

--前海开源基金执行总经理 杨德龙:

央行这个举措在当前是非常及时的。一方面通过降准,可以向市场释放4,000亿元的增量资金,缓解现在市场上资金短缺的压力,促进经济增长。

另一方面,在当前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之下,降准可以增加长期资金供应,银行资金成本将有所降低,置换MLF使商业银行付息成本有所减少,有利于降低企业融资成本,这无异大大提振了投资者的信心。

中美贸易摩擦最终会通过谈判解决,但是在个别领域还是会有一些局部的摩擦,对一些相关的上市公司会造成一定的影响。今天美国商务部宣布对中兴通讯进行出口的限制,这也引发了市场的担忧。而央行通过降准可以大幅提振投资者对于后市的信心。今天央行下调存款准备金率提振市场信心,后市有望展开反弹,逐步修复此前下跌的走势。

--成都农商行金融市场部总经理助理 蔡小泽:

这件事其实已有端倪,前几天央行行长易纲在博鳌论坛上演讲提到,针对国外主要央行的紧缩利率和缩表,央行已经准备好进行改变。随后,一方面,央行提升了银行存款浮动区间上限,相当于在存款的角度做了加息的安排。而缩表方面,则暗示了央行会有降准的动作,因为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很简单,唯一的方式就是降准以置换对银行MLF等工具的债权。

此番降准意味着央行认为去杠杆过程比较顺利,因为此前在货币政策报告中央行明确过不采用降准而是MLF等公开市场操作方式给银行提供流动性,就是因为降准会传递货币政策宽松的信号,影响去杠杆的执行力度。

对银行而言,央行此举中性偏利好,因为这是一次流动性的置换,货币总量是不会有实质性的放松的,但确实能够降低银行的资金成本。

--国信证券宏观与固收研究团队:

本次降准目的为置换性,置换MLF操作,即便不考虑总量变化,最大的改变是降低了银行负债成本,MLF利率多在3%以上,而准备金将其置换,可有效降低银行负债成本,间接对于实体经济成本降低具有积极意义。该举措与降低企业成本的政策宗旨一脉相承。

此外,该政策的落地在很大程度上确立了货币政策脱离了2017年的偏紧状态,在严监管背景下,货币基调适度中性偏宽,和一种合理的组合,因为监管与货币政策不宜采用同向操作。

结合社会融资总量的增速回落,以及该政策确认的货币政策基调温和,我们认为已经进入了“实质性宽货币+确定性紧信用”组合,在该组合下,债券市场将保持牛市,利率持续下行会显着突破历史均值,而权益类市场更受益的行业是“金融业”与“TMT”行业。

--国金证券策略李立峰团队:

本次“定向降准”有对冲近期风险事件的倾向。随着中美贸易摩擦延续,地缘政治风险亦带有较高不确定性,2018年外部需求弱于去年,由此今年货币政策理应有所转向,由“中性偏紧”转向适度扩大内需,货币政策或在微调转向。

本次“定向降准”对A股市场影响:短期A股市场步入震荡市,结构性机会犹存;中长期角度来看,A股蓄势待发;资产配置时钟仍指向权益类市场,依旧看好2018年A股整体行情。

--德国商业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周浩:

我觉得我们多了一个新组合,低利率加强监管,就是要让监管政策强硬起来利率政策放松。这肯定是一个相对放松的信号嘛。其实是不是进一步置换意义不大,最重要的是要把融资成本降下来,怎么把融资成本降下来,还是要加大供给。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 仇高擎:

定性操作的意味较浓,不应当理解为稳健中性货币政策基调发生重大变化。初次就可为银行体系提供增量流动性4,000亿元,有利于银行增加对实体经济的贷款量,在强监管、回表内、去通道、脱虚向实的背景下,缓解社融增速下降的趋势,有效满足实体经济的资金需求。

有利于降低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静态测算即可降低银行负债成本约150亿元,动态来看降低银行负债成本的效果更为显着,有利于银行相应降低对实体经济提供资金的成本。有利于适当增加银行体系的长期稳定性资金,优化流动性结构,保持银行流动性的总体稳定,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财通基金固定收益分析师 郑良海:

量增价降,商业银行减负。虽然央行称此次对部分金融机构降准主要用于置换中期借贷便利(MLF)的操作,主要涉及准备金率17%、15%,有借用MLF的银行。但一季度MLF到期9,000亿,尚有4,000亿增量资金。增量资金一方面可增加商业银行流动性,另外,资金成本也较MLF利率(MLF一年3.3%,法定准备金利率1.62%)有所下降。

降准有利于缓解狭义流动性压力,缓解金融去杠杆中“严监管、紧货币、松信贷”严监管条件下造成的虚拟体系流动性与实体信贷不匹配的压力。在解决利率双规制的进程中,缓解MLF等市场利率上调(加息+降准组合)带来的资金成本压力,并有量的增加。

稳内抗外。近期中美贸易战继续发酵升级,美国对中兴等代表中国科技未来的公司实施严厉惩罚,同时有他国跟随。中美贸易战并不一定是短期扰动,随着中国经济为代表的综合实力上升,对美利益构成一定压力。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的纠纷会持续性爆发,连续的股市大跌已经有体现。而且随着贸易纠纷升级,年内出口对经济增长贡献势必下降甚至为负;国内需要从政策上稳定经济预期,稳定资本市场。

降准有一就有二,严监管或有所放松将根据国际压力和国内经济形势而定。中国要实现新时代目标,一定要稳住。经济压力、高准备金率、降低MLF续作压力(累计未到期余额4.917万亿)以及未来的被迫上调市场利率,不排除后续还有降准的可能。降准一定程度上或稳住连跌的股市,对债市更为利好。对部分降准的商业银行直接利好、但加剧行业分化,间接利好券商等非银金融。(完)

发稿 路透中文新闻部;整理 张晓翀;审校 张喜良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