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焦点:世行前CEO曾向员工施压 以在报告中提升中国排名--道德调查

路透华盛顿9月16日 - 根据周四公布的一项独立调查,世界银行领导人,包括时任首席执行官(CEO)的格奥尔基耶娃,对员工施加了“不当压力”,以提高中国在该行《2018年营商环境报告》中的排名。

资料图片:2019年10月,美国华盛顿,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出席记者会,她此前担任世界银行首席执行官。REUTERS/Mike Theiler

该报告由律师事务所WilmerHale应世行道德委员会的要求编写,提出了对中国在世界银行的影响力以及格奥尔基耶娃(现为IMF总裁)和时任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判断力的担忧。

格奥尔基耶娃说,她“从根本上不同意”该报告的“调查结果和解释”,并已向IMF执行理事会通报。

世界银行集团周四撤销了整个关于商业环境的“营商环境”报告,称内部审计和WilmerHale的调查提出了“道德问题,包括前理事会官员以及现任和/或前世行工作人员的行为”。

美国财政部表示,正在分析其所称的“重大调查结果”。美国财政部管理着美国在IMF和世界银行占主导地位的股份。

WilmerHale的报告称,金墉办公室高级职员施加了“直接和间接压力”,要求修改报告的评分方法以提高中国的得分,并称这可能是根据金墉的指示做出的。

报告称,在世行寻求中国支持大规模增资之际,格奥尔基耶娃和一位关键顾问Simeon Djankov曾向工作人员施压,要求他们“对中国的分数进行专门修改”,并提高其排名。

金墉没有回应置评请求。记者无法立即联系到Djankov。

在2017年10月发布的《2018年营商环境报告》中,与最初的报告草案相比,在数据方法改变后,中国的排名上升了7位,至第78位。

《营商环境报告》根据各国的监管和法律环境、创业便利度、融资、基础设施和其他商业环境措施进行排名。

**“重大的发现”**

这份报告是在格奥尔基耶娃接任IMF总裁近两年后发布的,她接任后不久,新冠疫情大流行引发了该组织76年历史上最严重的全球经济危机。

美国财政部正在分析WilmerHale报告中的“重大发现”,财政部发言人Alexandra LaManna告诉路透。“我们的首要责任是维护国际金融机构的诚信。”

WilmerHale报告还提到了与2019年发布的“2020年营商环境报告”中用于确定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阿塞拜疆排名的数据有关的压力,但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世界银行总裁办公室或执行理事会的任何成员干涉了排名变化。

沙特阿拉伯在“2020年营商环境报告”中攀升了30位至第62位。

“今后,我们将致力于采用新的方法来评估商业和投资环境,”世界银行说。

WilmerHale说,它在1月被IMF下属的国际复兴开发银行(IBRD)聘用,调查导致数据违规的内部情况。它说IBRD支持这项调查,但它是完全独立的。

**增资**

该报告称,在推动提升中国排名时,世行管理层正苦于围绕大幅增资问题“进行敏感协商”,而且中国对分数低于预期感到失望。

报告称,格奥尔基耶娃告诉WilmerHale的调查人员,“多边主义岌岌可危,如果增资达不到目标,世界银行将陷入‘非常大的麻烦’。”

世界银行在2018年宣布增资130亿美元,中国的持股比例从4.68%提高到6.01%。

WilmerHale说,格奥尔基耶娃去了一位“营商环境报告”经理的家中,取回了一份反映中国排名提升的最终报告的打印稿,并感谢这位员工帮助“解决问题”。

报告说,围绕着营商环境报告有一种“有毒文化”和“对遭到报复的担忧”,并说该团队的成员“感到他们如果挑战世行行长或首席执行官的命令,自己的工作可能就保不住了”。

非营利组织乐施会(Oxfam)对世行决定停止发布营商环境报告表示欢迎,称世行长期以来一直鼓励各国政府削减劳动法规和企业税,以提高其在排名中的位置。(完)

编译 刘秀红/王兴亚/徐文焰/李爽 审校 徐文焰/艾茂林/张荻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