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8, 2019 / 2:02 AM / 3 months ago

《综述》中国寻求平息对“一带一路”的担忧:为全球化“修路”

作者 乔艳红

资料图片:2016年5月,香港,一名男子路过“一带一路”峰会现场的标识墙。REUTERS/Bobby Yip

路透博鳌3月28日 - 中国正寻求平息对“一带一路”的质疑和担忧。周三出席博鳌亚洲论坛的中国副财长和亚投行行长双双表态,尽管的确有地理概念的因素,但一带一路本质上是一个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化概念,旨在通过多边合作努力将全球化软硬件基础设施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为全球化“修路”。

但在全球治理体系滞后的情况下,如何消除西方国家的不信任,并最终说服他们参与到一带一路中来依然是任重道远。这尤其需要加强软性基础设施建设,吸引各方对规则制度进行共同商定,构建法律争端解决框架,还要创设更加开放包容的投融资平台,加强风险管控,把风险控制在合理范围内。

应该如何理解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中国财政部副部长邹加怡认为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看:首先这个倡议反映了中国人对经济全球化基本规律的思考,不应该反对全球化进程,而是要让全球化更加包容,世界需要一个基础更广泛更深入的全球化平台,而一带一路就是这样一个平台。

“我们希望不同发展阶段的不同国家都可以参与到我们提出的‘五通’,关键是一个‘通’字,”邹加怡称,“…一带一路不是一个地缘概念,它确实是有地理概念的因素,但本质上是一个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化概念,不管是发生在世界的任何国家,只要符合推进全球化的理念,就符合一带一路的精神。”

理解一带一路的第二个角度,就是基础设施不足也是世界发展进程中的一个瓶颈问题,中国提出一带一路也是提供国际发展的一个合作平台.

“不知道为什么有的人对所谓的中国战略持置疑态度,其实中国战略就是要促进全球的合作,”同时出席论坛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行长金立群称,“...我觉得他们对于中国的策略是有误解的,好象只有中国做的项目才是一带一路的项目,这是错误的,这也不是中国领导人的想法和意图。”

他指出,任何国家任何投资者在任何地方做的项目,只要是促进全球和区域合作、促进和平和发展的,它就是一带一路的项目,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提出构建“丝绸之路经济带”要创新合作模式,加强“五通”,即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和民心相通,以点带面,从线到片,逐步形成区域大合作格局。

**西方的担忧**

尽管日前意大利成为首个参与一带一路的七国集团(G7)国家,但中意相互亲近让美国颇为不悦,也令部份欧盟伙伴为之警觉。

法国周一与中国签署了数以十亿欧元计的经贸合同,但法国总统马克龙仍坚持希望欧盟面对中国时采取更加协调一致的立场,并称一带一路倡议必须与国际准则一致、必须是双向的合作。他认为欧洲企业需得到更好的中国市场准入,提高交往中的信任、且营商环境和公平竞争方面得到确凿的改善。

欧盟委员会前主席、意大利前总理普罗迪在论坛上就指出,欧洲方面对中国取得的成就有一定的担忧,中国的生产、技术、专业技能和中国制造2025战略等,让不同公司都感受到了压力,欧盟也有类似的担忧;另外中国市场对于欧洲企业来说更加的封闭,所以要求有对称的待遇,要让更多来自欧洲的企业家能够得到更好的保护和保障。

“一带一路的落实要把欧洲也纳入其中,需要携手合作进行共商共建,要对规则进行共同的商定,同时消除互相的不信任,加强互利互补,这是要实现的首要目标,”他指出,不仅仅需要中国的项目,中欧之间需要更多联合的共同的项目,中国的新外商投资法就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意大利副总理迪马约(Luigi Di Maio)努力淡化西方盟友的疑虑,他表示意大利仍完全忠实于西方伙伴,在谈到商业关系时,必须把意大利放在第一位。德国总理默克尔日前也表示,一带一路是欧洲希望参与的一个重要项目,但也要求北京方面予以对等待遇。

“发展一带一路,必须要发展硬的基础设施,也要发展软的基础设施,在一带一路第一阶段发展的时候,已经取得一些初步的成果,尤其是在硬的基础设施方面,接下来在软基础设施方面,也一定要跟上来,才能支持硬基础设施的发展,”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在论坛上称。

**为“全球化”修路**

支撑全球化的软硬基础设施早已出现了明显的老化,包括在发达国家也可以看到软硬基础设施的老化,基础设施的落后已经制约了发展的需要、制约着世界经济可持续增长,全球化需要“修路”。

金立群指出,亚投行和“一带一路”倡议的关系非常的密切,都是要促进联通,亚洲独自是不可能往前发展的,需要和拉美、北美、非洲合作,所以促进基础设施的投资不仅是在亚洲国家,而且要突破亚洲。

“曾经有人问我有没有想过改变银行的名字,改为‘全球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我觉得AIIB的‘A’可以代表亚洲、非洲和欧洲,因为三个单词都是A打头的,我们是包容性的,”他指出,“我们可以看到亚投行的包容性和它的职责,已经得到极大扩展,而且一直在扩展。”

至于“ 一带一路”,“带”是一条窄的带子,“路”就是一条路,这个概念来自古代中国和中亚、北非连通的愿望,路是根,不仅仅是路,可以是航路、公路、铁路,也可以是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可以是往北的,也可以是往东的,所以一带一路的概念也得到了很好的扩展。

也是基于这样的原则,亚投行促进发展并不是说单纯就修一条路,还要看很多的方面,比如可持续发展,修路是要给当地国家和人民留下一大堆债务还是造成环境混乱,还是说修路可以自我回收成本、能够惠及当地居民;再如政府和私营部门能否合作,做项目遵循什么样的标准,一方面要扩张路网,另一方面怎么处理基础设施的扩张,如何应对气候变化、温室气体的排放等等。

“修路很容易,但是修路可能也会造成很大的问题,亚投行不能仅仅是克隆、复制一些基础设施的模式,必须要有全新的理念和实践,”金立群称。

**加强发展软性基础设施,创新开放包容的投融资平台**

全球化需要相应的基础设施,既包括铁路、公路、机场、港口等硬件,也包括政策协调、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措施、资金人员流动等“软件”。提升软件基础设施水平,就需要吸引各方对规则制度进行共同商定,构建法律争端解决框架,还要创设更加开放包容的投融资平台,加强风险管控。

邹加怡表示,中方支持不同的发展伙伴来参与基础设施的长期融资,鼓励多边开发机构和一带一路国家做联合融资,也鼓励三方合作、多方合作。当然也鼓励私人部门资本的共同参与,还有一些创新融资手段比如PPP等。

当然,还要完善项目的风险管理,推动一带一路行稳致远关键就是把风险管控在合理的限度内。中国一方面从政府层面建立和完善债务风险管理,增强债务国管理债务的能力,另外也鼓励创新融资手段,动员更耐心的长期投资资本,用更多的股权投资、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融资等方式多渠道参与基础设施融资,而不是简单的借贷方式融资。

在罗家良看来,软性设施首先是金融风险的管控和优化,如何更好的降低风险,并吸引更多资金来参与,可以把一些比较成熟、有固定收入的项目证券化,也可以增加本币投资比例,从而降低汇率变动带来的不稳定因素。

其次是在法律架构解决争端,也可以选择第三方中立的法务平台来解决,更好利用调节、商业仲裁或者诉讼等方式,而最不好的方式就是将所有争议政治化;第三,除了双方合作模式,也可以采用多方合作模式,这样可以增加一带一路的包容性。

“东盟国家有这个需要,我们也愿意与对话伙伴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合作,共同的打造智慧城市的网络,”罗家良称,“...我们愿意和中方合作,和其他国家合作,优化一带一路的金融安排,同时在法务架构方面,也可以加强合作,发挥新加坡比较中立性的法律平台的功能。”(完)

审校 吴云凌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