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综述:中国经济好于国际且趋势强劲 政策调整要适时适度避免“政策悬崖”

路透北京11月6日 - 新冠疫情时期推出的支持政策要不要退出、如何退出?中国央行周五给出了答案。央行认为中国经济总体状况好于国际,趋势也比较强劲,因此特殊时期出台的政策将适时适度调整,只是政策调整要基于对经济状况的准确评估,而且要避免出现“政策悬崖”。

资料图片:2018年11月,中国北京,中央商务区概貌。REUTERS/Jason Lee

出席国新办“金融机构合理让利落实进展有关情况”吹风会的央行官员并称,资金不能去玩“钱生钱”游戏,要更好服务实体经济;下一步货币政策还是会保持松紧适度,一方面把已经出台的政策落实到位,另一方面增强精准性和直达性。

“下一步的政策,总体上当然继续保持松紧适度,当然政策调整要基于对经济状况的准确评估,不能仓促、不能弱化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这个效果,要把实体经济服务好。”央行副行长刘国强称,“另外也不能出现‘政策悬崖’,政策突然中断可能很多方面适应不了。”

他指出,要保持政策稳定性,用好用足现有优惠政策,持续释放相关政策红利,把已经出台的政策用好,进一步落实到位;同时进一步增强各项政策的精准性和直达性,更好推动金融系统向实体经济让利,确保完成全年的让利目标。

刘国强表示,国际经济是总体复苏的,中国的总体状况好于国际,从趋势看也比较强劲,无论是出口、投资、消费,虽然有的还没有达到正常速度,但是它的边际变化趋势是非常强劲的,“相信中国经济明天会更好。”

他指出,目前看国际上总体呈现出经济复苏的态势,虽然还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但是即使疫情出现反复,也不大可能回到一季度的全面停摆状况,所以总体恢复的方向应该是确定的。

国际上都在讨论未来应对措施退出的问题,“特殊时期的政策也不能长期化...(大家)一致的意见是,退出是迟早的,也是必须的,但是退出的时机和方式需要进行认真评估,主要是根据经济恢复的状况进行评估,”刘国强称。

**资金不能玩“钱生钱”游戏,货币政策要精准导向**

刘国强指出,前期由于疫情原因,不确定性非常大,这就要以制度和政策的确定性应对高度的不确定性。就货币政策来说,首先是量上要有一定的数量,当然不能太多,不能溢出来。

另外,资金价格总体呈下降趋势,要有确定性的预期。还有,资金去哪里?要去实体经济,不要去玩“钱生钱”的游戏。

据他介绍,今年前10个月金融系统通过降低利率为实体经济让利约6,250亿元人民币,通过中小微企业延期还本付息和普惠小微信用贷款这两个直达工具让利大约2,750亿元,这两个渠道加起来共让利9,000亿元。

再加上通过减免服务费用、支持企业进行重组和债转股等措施,金融系统合计向实体经济让利大约1.25万亿元,完成了全年让利1.5万亿元的序时进度;预计全年可以实现1.5万亿元的让利目标。

“下阶段稳健的货币政策将更加灵活适度、精准导向,根据形势变化和市场需求及时调节政策力度、节奏和重点,一方面特殊时期出台的政策将适时适度调整,另一方面对于需要长期支持的领域进一步加大政策支持力度,”同时出席发布会的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表示。

截至9月末,中国广义货币供应量(M2)与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分别为10.9%和13.5%,较上年同期提高2.5个和2.8个百分点,明显高于上年。宽松的资金面为遭遇新冠肺炎疫情重创的中国经济恢复提供了必须且充足的“弹药”。

他并称,包括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在内的实体经济贷款需求仍然十分强劲,说明当前的贷款利率水平是合适的。

截至9月末,普惠小微贷款余额同比增长29.6%,连续七个月创有统计以来的新高;1-9月普惠小微贷款增加3万亿元,同比多增1.2万亿元;9月新发放普惠小微贷款平均利率为4.92%,比上年12月下降0.96个百分点。

**把所有金融活动纳入统一监管,对同类业务和主体一视同仁**

本周中国金融科技巨头--蚂蚁集团688688.SS6688.HK全球最大IPO被紧急叫停,凸显金融创新与金融监管之间的矛盾。同时出席发布会的银保监会首席律师刘福寿指出,一方面支持金融业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进行合理创新,同时坚持创新是为实体经济服务,要为实体经济做贡献。

“我们按照金融科技的金融属性,把所有的金融活动纳入到统一的监管范围,”他表示。

他指出,当前国内金融风险趋于收敛、整体可控,但仍然面临一些不确定性、不稳定性,因此要完善风险全覆盖的监管框架,增强监管的穿透性、统一性和权威性,依法将金融活动全面纳入监管,对同类业务、同类主体一视同仁。

要前瞻应对不良资产的反弹,督促银行做实资产分类,真实暴露不良,足额计提拨备,加快处置速度;有序推进中小银行改革和风险化解,按照“一企一策”的原则有序推动,拓宽风险处置和资本补充的资金来源,多渠道补充资本。

同时,继续完善影子银行监管制度和风险监测体系,持之以恒拆解高风险影子银行业务,严防反弹回潮。

“下一步,银保监会将增强风险意识,坚持风险为本的监管原则,把风险估计得更全面,把应对措施准备得更充分,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刘福寿表示。

据他介绍,近年来影子银行风险持续收敛,到目前影子银行规模较历史峰值压降约20万亿元;而且全国实际运营P2P网贷机构已经由高峰时期约5,000家,压降到目前的三家。

三季度末商业银行境内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之比为80.2%,部分银行逾期60天以上贷款也全部纳入了不良。

而且,威胁金融安全的“灰犀牛”得到控制,前三季度新增房地产贷款占全部新增贷款比重较去年同期下降3.7个百分点,同时配合地方政府化解债务风险,在压降存量风险的同时,支持地方政府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规范融资,近三年银行保险机构累计增持地方政府债券11万亿元。(完)

审校 张喜良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