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0, 2018 / 3:57 AM / in 25 days

(重发)综述:经济承压中国宏调需把握好节奏 扩大开放应对外部冲击

(重发以调整标题措辞)

2018年6月8日,北京,天安门广场上迎风飘动的一面中国国旗。REUTERS/Jason Lee

作者 许菁

路透北京11月20日 -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列在中国经济工作三大攻坚战之首,与之相应的是政策面由松到紧的转变。但在经济面临内忧外患、痛苦转型之际,如何缓解这种转变带来的“不舒服”,如何妥当拿捏监管尺度,都考验着决策层的决心和定力。

日前参加财新峰会的多位嘉宾认为,改进和优化改革推进的方式方法是着力于高质量发展过程中需要重视的问题,抓住经济体制中的主要矛盾加大改革,在争议较多的领域监管方面可适当预留空间,并进一步开放金融市场,以更大的开放和稳定性来应对可能的外部冲击。

“监管从原来的松到现在的紧,市场感觉有点不太舒服了...这个不舒服恰恰是我们要的,只不过监管在转变过程中,要把握好力度和节奏,”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称,从某种意义上讲,改革比革命还要难,现在的改革难点在于利益格局的打破,不过改革开放的过程中也不要过于急躁,还是要保持战略的定力和历史的耐心。

他在谈到金融风险时称,有些金融风险问题有着复杂的结构性原因,解决起来需要一定的过程,必须循序渐进,以治标为治本赢得时间,避免出现“一放就乱、一收就死”的章鱼效应;监管要体现结构性导向,要精准。

“过去一段时间内,国内经济社会管理存在资金松、领域松、环保标准和金融监管等管理松,当前政策总体变紧,方向是正确的,当然在紧的问题上还可以做一些科学的评估和考量,”国家发改委原副秘书长范恒山也称,“比如当前各方争议较多的环保标准、保险标准、社保标准应该放到什么样的尺度,不是说没有调整的空间。”

他认为,当前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是不争的事实,是推动高速度向高质量经济转变过程中,政策由松向紧转变所引起的一种必然反映。他依然对中国经济前景持谨慎乐观态度,认为“在追求高质量的前提下,把发展速度搞的高一些是可能的。”

中国今年前三个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速逐渐放缓,分别为6.8%、6.7%和6.5%。

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刘世锦表示,中国应该建立高标准市场经济、高水平对外开放的双高目标,无论是在国际上应对中美贸易摩擦,还是国内稳预期提升信心,都可以使局面豁然开朗;下一步要切实加快推动国资、国企、土地、金融、财税、社保等重点领域的改革进程。

“改革不能平均用力,而是要找出经济体制当中的主要矛盾或矛盾的主要方面,加大力度,”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张军扩称。 **民营企业是金融机构的蓝海**

民营企业是增强实体经济的一部分,针对民企发展遇到的困难,中国高层已多次强调坚持“两个毫不动摇”并出台一系列政策纾解民营企业融资困难,“为民营企业雪中送炭”成为银行保险机构当下颇为重视的工作内容。

周亮透露,目前银保监会正在制定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指导意见,预计在本周内会上报党中央国务院。“只有实现了经济高质量发展,才能从根本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下一步,银行业、保险业将更为聚焦到为实体经济服务上来,让金融业为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提供一份助力。”

他强调,在金融支持实体经济方面,目前仍有很大的努力空间,金融业离市场、企业、以及中央的要求都有差距,不能只顾银行、保险机构自身的效应,更多地要关注实体经济的效应。

从银行的角度看,中国银行(3988.HK)(601988.SS)行长刘连舸表示,目前经济结构在优化,个人按揭、消费贷款是不错的资产。特别是国有企业运作效率被指较低的情况下,中小企业在内的民营企业是中国金融机构的蓝海。

他指出,目前民企融资受到去杠杆的影响,银行应该通过自己的技术、对产业的分析以及对前景的把控,找到真正适销对路的产品,并提高产品质量,不但着力于放贷,更要解决投资收益问题。“银行本身也发展到这个地步,我们既要有利息,也要冒一定的投资风险。”

海通证券宏观报告指出,相比国企,民企利用更少的资产、更低的负债,创造了更多的利润,但由于以往信贷资源倾向了政府主导的国企,过去两年,民企因缺乏信贷资源,日子过得并不好,这也正是制造业投资下滑的关键原因。纾解民营、中小企业困难,既有助于促进公平,也有助于提升效率、提振经济。

就在昨晚,中国国家税务总局发布通知,要求不折不扣落实税收优惠政策,稳定社会保险费缴费方式,积极配合有关部门研究提出降低社保费率等建议,确保总体上不增加企业负担,确保企业社保缴费实际负担有实质性下降。

在此之前,为了化解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困境,中国央行宣布,引导设立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稳定和促进民营企业债券融资;同时在6月已经增加了再贷款和再贴现额度1,500亿元基础上,二者再增加1,500亿元额度,发挥定向调控、精准滴灌功能,支持金融机构扩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的信贷投放。

中国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明确提出,要坚持“两个毫不动摇”,促进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研究解决民营企业、中小企业发展中遇到的困难。

**金融市场扩大开放以应对外部冲击**

今年以来中美贸易战的持续演进成为中国经济面临的外部不确定因素之一,与会嘉宾强调,必须要做好面临更多外部冲击的准备,这也必然对保持国内金融市场的稳定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贝恩投资私募股权(亚洲)有限责任公司董事总经理竺稼直言,中国需要进一步开放金融市场,因为当前仍然有很多的问题,存在着相当大的系统性风险,要化解风险,就需要进一步开放,进一步引入市场机制,让市场成为资源配置的主要力量。

“作为一个外资基金的管理人,我觉得在中国投资障碍太多、准入门槛太高、运作空间有限。”竺稼称,中国金融市场的开放,不光是对国内金融市场发展有好处,也非常有助于化解中国在全球经济贸易体制中和重新搭构全球贸易体系时遇到的风险。

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祁斌指出,目前出现的中美贸易纷争是“偶然中有必然”,“即便说将来中美之间中长期来看有不可回避的竞争关系,我们希望通过某种方式能够引导中美关系进入良性竞争。同时中国克服对外投资的困难,也能够促进世界与中国共赢,这是巨大的挑战。”

祁斌表示,中美两国竞争领域越来越多,但是主要还是有合作的机会,合作的空间远远超过其他。目前中国的对外投资需要在不确定的世界中寻找确定性,惟一的办法是努力将对外投资和中国近14亿消费者的增长结合起来。

据其介绍,今年8月中投与高盛两家机构合作推进的中美制造业合作基金首期15亿美元已经募集完成,“光是做双边基金,可能依然困难重重,需要搭建一个跨境投资的公开平台,或者生态系统。在今年中美贸易战硝烟四起时,中投与高盛举办了中美产业合作峰会,寻找两国之间沟通共赢的渠道和空间。”

“建立一个中国特色的主权财富基金的管理模式,一是能够帮助中国经济加速现代化的进程;二是能够使得中国的发展惠及世界。比如依托中投论坛这个平台,大家能够团结在一起,形成一个生态系统,才可以降低盲目性和成本,提高有效性。”

祁斌指出,中国海外投资在过去十年激增,尤其是直投增长了近100倍,但相当高的比例打了水漂。“有些人属于居心不良想转移资产,有些人出发点是好的,但可能没什么好的办法,因为跨境投资的难度是超乎大家想象的。”

商务部此前发布的2017年度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显示,去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1,582.9亿美元,同比下降19.3%,为自2003年中国发布年度统计数据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但仍为历史第二高位,仅次于2016年,占全球比重则连续两年超过一成。

祁斌强调,建立一个中国特色的主权财富基金的管理模式,一是能够帮助中国经济加速现代化的进程;二是能够使得中国的发展惠及世界。比如依托中投论坛这个平

中国商务部上周最新公布,10月中国实际使用外资(FDI)为97亿美元,同比增长7.3%;1-10月FDI为1,076.6亿美元,同比增长6.5%。中国1-10月对外非金融类直接投资(ODI)为895.7亿美元,同比增长3.8%。(完)

审校 乔艳红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