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7, 2019 / 6:46 AM / 8 months ago

综述:中国财长曝家底债务风险可控 紧政府不紧民生拒绝“吃饭财政”

作者 沈燕

2019年3月7日,中国北京,中国财政部长刘昆出席记者会。REUTERS/Jason Lee

路透北京3月7日 - 一方面中国今年安排了史无前例的高达2万亿元人民币的大规模减税降费,以提振实体经济;另一方面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预示着财政收入增速将放缓。一收一支、钱进钱出间,突显中国今年财政收支形势的严竣。

虽然钱紧,但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新闻中心周四举行的“财税改革和财政工作相关问题”记者会上,中国财政部长刘昆始终面带微笑,详述紧日子下今年的钱该咋花--紧政府开支,保民生收入,债务风险可控,社保基金有节余并能保证养老金的顺利发放。

“今年我们还将大力压减一般性支出,重点增加对脱贫攻坚、“三农”、结构调整、科技创新、生态环保、民生等领域的投入。不该花的钱一分钱不花,该花的钱我们会努力给予保障。”他说。

中国2016年和2017年财政预算赤字率均为3%,2018年是2.6%,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赤字率2.8%,赤字规模从2018年的2.38万亿元扩大到今年的2.76万亿元,充分体现积极财政的含义。财政部周二在预算报告中表示,今年积极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但财政收入增速将有所放缓,要树立过紧日子的思想。

针对去年外界议论中国的财政政策不积极,并呼吁将赤字率突破3%,刘昆也给出了回应,“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力提效,不是要搞‘大水漫灌’式强刺激,也不是要搞政府大包大揽,而是要实施逆周期调节,更好应用市场化、法治化的手段,采取改革的办法,在巩固、增强、提升、畅通上下功夫,着力促进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

他指出,从赤字率看,中国始终控制在国际通用的3%控制线以内,和世界主要经济体相比,中国赤字率水平并不高,这个安排综合考虑了财政收支、专项债券等因素,也为今后宏观调控留出了政策空间。

“我还想再说一下,中国政府的举债不是用于机构运转、人员工资等经常性支出,而是进行有效投资,形成了可偿还债务的对应资产,这也是和许多国家不同的地方。”刘昆称,“我们还将继续平衡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关系,在加大减税降费力度和着力保障重点支出的同时,保持财政的可持续发展。”

周三在同一个地方,中国重要宏观调控职能部门发改委的新闻发布会上,发改委官员则详解外界对中国经济下行的疑虑和应对之招,言谈间无惧经济下行压力和外部环境艰险,并对实现今年经济增长目标充满信心。

**政府过紧日子,三公经费继续减**

对于家庭而言有钱好办事,这同样适用于国家的财政收支管理。面对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实体经济的困境,既要通过大规模减税助力企业,又要确保稳投资政府投资要到位,刚性的民生开支只能增不能减,财政如何开源节流,钱如何花无疑是对刘昆这个中国“帐房先生”能力的考验。

刘昆坦承,今年财政收支平衡压力将比较突出,平衡确实非常困难。今年减税降费数额近2万亿元,在世界上没有别的国家一年减税额能这么高,实际上中国去年的减税已经在国际上很少见。

他表示,解决财政收支平衡问题要从两方面着手:一方面要当“铁公鸡”,不该花的钱“一毛不拔”;同时也要打好“铁算盘”,把该花的钱花好,花在刀刃上。

中央财政带头严格管理部门支出,一般性支出要压减5%以上,“三公”经费再压减3%左右,长期沉淀的资金一律收回。地方财政要比照中央的做法,从严控制行政事业单位开支。把省下的钱重点用于保障民生支出。

同时加大对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的投入力度。支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用好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巩固“三去一降一补”成果。综合运用政府投资基金、风险补偿、后补助等手段,引导企业加大科技投入,提升产业链水平,支持增强金融体系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推动形成金融和实体经济良性循环。

对于今年赤字偏小,能否支撑中国稳经济的政策目标,刘昆表示,今年除了适当提高赤字率,中央财政还增加了特定国有金融机构和央企上缴利润,地方财政也将多渠道盘活各类资金和资产。这方面也筹措了一部分资金,可以不用过高地提高赤字率。所以今年的赤字安排是积极的,也是稳妥的。

**民生投入不能减,债务风险可控**

中国的地方政府债务问题一直被认为是悬在头顶的一把剑,尤其在经济增速放缓背景下,是否会爆雷以及何时爆雷备受外界关注。

刘昆表示,中国一直高度重视政府债务问题。财政要可持续,其中一个重要的内容,就是要做好政府债务的管理和控制。一级政府一级预算,中国对每一级财政的债务都要进行控制;同时必须对可能存在的风险隐患,采取积极措施进行防范化解。

“从我国的情况看,目前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总体是可控的。到去年年末,我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是18.39万亿元,债务余额和综合财力比例是76.6%,这个远低于国际通行100%到120%的警戒线。”他用一系列数字化解外界对中国政府债务的担忧。

而加上纳入预算管理的中央政府债务余额14.96万亿元,全国政府债务余额是33.35万亿元,政府债务和GDP相比,负债率是37%,远低于欧盟60%的警戒线,也低于主要市场经济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的水平。

如何把钱用到刀刃上显然并不只是口头说说,对于60岁以上人口已占总人口17.9%的中国,未富先老以及医疗社保教育的短板一直存在,这与过往中国一直重建设轻民生的政策取向有关。而加大财政对民生的投入,也成为近年来积极财政政策的重要内容。

对于养老金能否足额领取以及地方财力紧张的担忧,刘昆表示,目前全国社会保险基金整体上是收大于支的,滚存结余规模仍保持不断增长的态势。因为当初社会保险基金的设计是现收现付、部分积累,实际上原来制度设计的目标还是可以实现的。

初步统计,去年全国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的收入是3.6万亿元,基金支出是3.2万亿元,当年结余约4,000亿元,滚存结余达到了4.6万亿元。

养老金是老百姓托付给国家管理的“养命钱”。刘昆提到,受人口老龄化加剧和人口流动不均衡等因素的影响,再加上此前基金不能在省际之间调剂使用,确实有部分省份的基金收支平衡压力比较大。

为了确保各地养老金按时足额发放,从去年7月1日起,建立了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调剂比例从3%起步,以后还会逐步提高。今年将调剂比例提高到3.5%,预计全年中央调剂基金规模将达到6,000亿元左右,进一步缓解个别省份基金收支压力。

部分地区受经济结构不合理、新旧动能转换缓慢等影响,确实有些地方保工资、保运转、保基本民生,也就是“三保”出现了一些困难。

“我们要求地方过紧日子,不是说要求他不发放工资。”刘昆称,从整个测算看,在加大了转移支付力度之后,各地的“三保”支出是有财力保障的,一定能够缓解部分地区的财政困难。(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