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综述:中国金融高官详解双支柱调控框架 监管趋严但扩大开放可期
2017年10月19日 / 上午10点36分 / 1 个月前

综述:中国金融高官详解双支柱调控框架 监管趋严但扩大开放可期

路透北京10月19日 - “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被正式写入中共十九大报告,中国金融高官周四对此解读认为,这实际上是监管对金融机构的行为进行逆周期调节,以达到保持物价稳定和维护金融稳定的作用。

2017年10月19日,北京人民大会堂,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十九大开幕次日的会议上讲话。REUTERS/Thomas Peter

实际上,随着去年开启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中国就已在实践双支柱调控框架。金融高官们在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统代表会议上指出,金融强监管效应逐步显现,不过期望十九大之后放松金融监管的愿望恐要落空,未来金融监管将越来越严,可以期待的则是金融业扩大开放的步伐。

“十九大以后我们会不会进一步加强风险管控?回答是肯定的,...我觉得今后总的趋势是金融监管会越来越严。”银监会主席郭树清称。

据其介绍,银监会坚持立查立改,效果明显,当前同业资产负债规模减少2万亿元人民币,同业理财和委托贷款净减少,理财增速大幅下降。

央行行长周小川则指出,在调控框架中引入宏观审慎政策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在常规的宏观经济运行过程中顺周期的因素太多,经济好的时候,股票市场也好,公司盈利也多,同向推动的力量比较大。所以,要引入所谓逆周期的政策措施。

央行副行长易纲则提到,中国在2011年就正式引入了差别存款准备金的动态调整机制,这样就要求整个金融机构的扩张速度要和经济发展的要求相适应,要和他们本身有多少资本金相适应,这就是宏观审慎最主要的内容。

此外,对于去杠杆,周小川强调,总量阀门把握好,不至于膨胀过快,整个杠杆率就会有所下降;同时,要注意家庭部门债务杠杆率这几年增长比较快,未来要注意质量,要使增量部分保持稳健和高质量。

十九大报告明确要求,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架构,深化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改革,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明确双支柱调控框架,重点防止“明斯基时刻”**

对于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易纲指出,以应付物价稳定为核心的货币政策实际上对于整个金融改革来说还不够,有些系统性金融风险的主要来源是金融体系适应周期的波动和跨市场的传染,所以要让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作为双支柱相互配合。

“宏观审慎政策实际上对适应周期性和复杂的金融市场的化学传染对症下药。因此,我们在这些实践中,对理论和实践经验中的要求,要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的调控框架。”他说。

在他看来,双支柱调控框架可以满足保持币值的稳定,并维护整个金融系统稳定的目的。

郭树清则指出,现在各个机构对资产类别的划分是有差别的,要把不良贷款和不良资产充分暴露出来,加大处置力度,并要防范其他各个方面的风险,特别跨领域、跨市场风险以及防范外部冲击的风险。

周小川并强调,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也要重点防止“明斯基时刻”。

“如果经济中的顺周期因素太多,使这个周期的坡度得到巨大的放大,那么在顺利的时期过于乐观,会造成矛盾的积累,到一定时刻,就出现所谓明斯基瞬间,所谓的“Minsky Moment”,这种情况的剧烈调整,这是我们重点要防止的。”他称。

银监会上月称,自上半年采取一系列整治市场乱象和弥补制度短板的政策措施以来,银行资金空转减少,8月继续延续这一态势,同业业务持续收缩,同业资产、同业负债分别较年初减少3.2万亿元和1.4万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13.8%和-1.6%。

**扩大金融业开放值得期待**

不过,无论是银行业,还是金融市场,中国都有意大步推进金融业的对外开放。周小川指出,无论是之前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还是十九大报告,都传递出进一步扩大金融开放的信号,中国会朝着进一步对外开放的方向发展,尤其是金融市场准入方面。

之前,中国已经在市场准入开放方面取得了不少进展,比如沪港通、深港通还有债券通,甚至是“一带一路”等。

郭树清就提到,要扩大银行业对外开放。目前外资银行发展总体稳健,但在银行业市场份额中外资行的份额是下降的,不利于促进银行业扩大对外开放,未来将在持股比例、业务范围给予外资行更大空间。

在汇改方面,周小川指出,一个汇率的浮动更加依靠于市场供求关系来决定,以及人民币更多的成为可自由使用的货币实际上是一个长期的进程,因此过去已经取得了一些长足的进步,但是这个过程还没走完,所以今后还会继续向前推进。

“人民币波幅的扩大并不是当前最紧要的事。...当然,有时候扩大一下汇率浮动区间,也是释放一个扩大开放的信号,显示汇改会继续向前迈进。”他称。

国家外管局局长潘功胜也强调,要服务于国家对外开放战略,防范跨境资本流动风险,维护国家的经济和金融安全,具体包括稳步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深化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保持人民币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并完善跨境资本流动的宏观审慎管理的政策框架,和微观市场监管体系等。(完)

审校 张喜良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