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综述:中国将改革香港选举制度比喻为“微创手术” 但术后恢复需拭目以待

3月12日 - 路透北京3月12日 - 国安法落地不足一年,中国再度改革香港选举制度。负责港澳事务的高层官员将完善选举制度比喻为创口小、探入深、术后恢复比较快的“微创手术”,寄望国安法与完善选举制度“珠联璧合”阻断反中乱港势力体制内夺权的通道。当然这也会进一步增强中央对香港的管控。

资料图片:2020年3月,香港,中环金融区。REUTERS/Tyrone Siu

和去年通过国安法一样,改革香港选举制度同样招致了美英等国的指责,认为将进一步破坏香港有限的民主。尤其中美高层战略对话将于下周举行,这也是拜登政府上台以来两国之间首次高层面对面接触,美国方面预计下周的会谈将很“艰难”。

“我们与有的香港人士座谈的时候,他们还打了个比喻,常言道,‘治重病用猛药’,对香港现行的选举制度也要动大手术,我觉得动手术的这个比喻还是非常形象生动。准确地说,这是一个微创手术。”国务院港澳办常务副主任张晓明在国新办发布会上称。

周四闭幕的中国全国人大会议高票表决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香港特区将设立由1,500名委员组成的选举委员会,还将成立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

张晓明指出,完善选举制度就是要运用中央决定权,阻断反中乱港势力体制内夺权的通道,它与制定香港国安法其实是一套组合拳,“将釜底抽薪,有效治理挑战香港特别行政区现在持续的种种乱象。”

而“修例风波”演变为社会动乱,充分证明香港当前存在的主要问题是政治问题,而且不是有的人说的选举制度要不要民主、民主步伐快一点还是慢一点的问题,而是涉及夺权与反夺权、颠覆与反颠覆、渗透与反渗透的较量,“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没有退让的余地,”他表示。

美国周四谴责中国改革香港选举制度的举动,称这是对该地区民主的持续攻击。英国外交大臣拉布也表示,修改香港选举制度将进一步破坏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信任。中国驻英国使馆临时代办杨晓光则回应称,英国不要低估中国捍卫自身利益的意志。

发布会上亦有记者提问,“若美国等西方国家因此对华对港采取所谓的制裁,中方又将作何反应?”张晓明强调,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选举制度怎么设计、怎么完善纯属中国内政,任何外国都无权说三道四。

“至于美国经常挥舞‘制裁’大棒,我觉得也早已为人所不齿,...当然对于这类制裁(指去年美国将港澳办一些人员列入制裁名单),我们历来奉行‘来而不往非礼也’的原则,我们回应的反制措施也一定会让他们长记性的,”他称。

中国高级别外交官员近期曾多次谈及“红线”:即在台湾、涉港涉疆涉藏等涉及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问题上,中方没有退让余地,必须坚守红线。

受新冠疫情冲击,2020年香港本地生产总值(GDP)按年实质下跌6.1%,港府预计今年上半年经济情况仍具挑战。今年1月香港零售销售货值按年下降13.6%,为连续24个月下跌;而且鉴于本地疫情继续带来威胁及访港旅游业维持冰封,零售业的经营环境在短期内仍然困难。

而中国去年高调庆祝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并批准《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赋予深圳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上更多自主权,要求深圳“增强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的核心引擎功能”,也一度引发有关香港恐被边缘化的讨论。

**爱国者标准如何定**

全国人大完善选举制度的决定就是为了从制度上保障“爱国爱港者治港,反中乱港者出局”,消除制度机制方面存在的隐患和风险,确保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治港”。那么爱国者的标准如何界定?

对此张晓明表示,“关于爱国者的标准,邓小平同志曾经有过经典论述。他当时就说:‘爱国者的标准是,尊重自己民族,诚心诚意拥护祖国恢复行使对香港的主权,不损害香港的繁荣和稳定。’这三句话仍然是今天判断一个人爱不爱国的基本准则。”

“我们试想一下,如果任由反中乱港分子占据香港特区政权架构的核心岗位,香港将会变成什么样?2019年‘修例风波’的乱局绝不能在香港重演,”港澳办副主任邓中华称。

发布会上还有记者提问,全国人大提出以“决定+修法”的方式来推进完善香港的选举制度是否有时间表?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张勇指出,香港特区将会根据全国人大的决定以及修改后的香港基本法附件一、附件二,尽快修改香港本地的具体选举法律。

“至于下一届立法会什么时候选,去年8月1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曾经作出过一份决定,这项决定里规定了第六届立法会继续履行职责,不少于一年,直到第七届立法会的任期开始为止。”他说。

“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这份决定,香港特区可以根据实际情况以及修修订后的附件一、附件二和本地有关法律的规定,自行决定什么时候举行下一届立法会选举。”张勇称。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此前曾提到,“时间存在迫切性,立法会换届选举去年因疫情严峻而通过紧急法押后至今年9月5日,此刻我不能告诉大家是否再次押后。”(完)

发稿 路透中文部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