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3, 2018 / 2:24 PM / 2 months ago

综述:中国央行调升外汇风险准备金率 贸易战阴影下稳汇率预期

路透北京8月3日 - 在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Y=CFXS持续快速重贬后,中国央行周五晚间终于出手,宣布自下周一(6日)起将远期售汇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零上调至20%,并将根据形势发展需要采取有效措施进行逆周期调节,以维护外汇市场平稳运行,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资料图片:2017年6月,美元和人民币纸币。REUTERS/Thomas White/Illustration

这也是去年9月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下调至零后再度恢复至20%。分析人士认为,当前人民币面临的贬值压力不及首推该准备金率政策的2015年,央行此时宣布调整,更多还是引导预期,也亮出了央行对汇率的底线,加之央行工具箱中还有逆周期因子等,应有助于稳定市场。

“这一次央行调整远期售汇风险准备金,主要还是有预期引导的态度,”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金融室副主任肖立晟称,“对比2015年那会儿,当时央行有数量型干预,还有很多的跨境资本外逃和各种套利,至少这次情况看,远期市场承受套利的压力并不大。”

他指出,最近一段时间市场认为央行默许人民币汇率贬值以应对贸易战冲击,结合今天情况看,央行明确指出要使用远期售汇风险准备金,就说明央行不希望人民币的顺周期情况,也不希望人民币持续贬值;当然远期售汇风险准备金还只是工具箱的第一个,后续还有逆周期因子,甚至直接入市干预等等。

reut.rs/2vg21OZ

央行网站新闻稿称,近期受贸易摩擦和国际汇市变化等因素影响,外汇市场出现了一些顺周期波动的迹象。为防范宏观金融风险,促进金融机构稳健经营,决定再次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0调整为20%。

央行在答记者问中并强调,对远期售汇征收风险准备金并未对企业参与外汇远期、期权、掉期交易设置规模限制,也没有逐笔审批要求,更没有禁止企业开展这类交易,显然不属于资本管制,也并非行政性措施,而是宏观审慎政策框架的一部分。

具体来看,央行要求金融机构按其远期售汇(含期权和掉期)签约额的20%交存外汇风险准备金,相当于让银行为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亏损而计提风险准备,“通过价格传导抑制企业远期售汇的顺周期行为,属于透明、非歧视性、价格型的逆周期宏观审慎政策工具。”

央行并指出,为满足交存外汇风险准备金的要求,银行会调整资产负债管理,通过价格传导抑制企业远期售汇的顺周期行为,对于有实需套保需求的企业而言,影响并不大。

“信号意义很强,之前从20调降为0,现在又调回来,算是比较市场化的手段进行调控,和直接入市干预还是不太一样,”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说道,近期市场有点恐慌,有失灵的痕迹,而这个时候启动管理,也表明监管层对汇率、对外汇市场的看法。

人民币兑美元即期周五收跌320点,与中间价均创逾14个月新低,盘中一度贬逾660点报6.8965元;离岸人民币即期CNH=D3盘中亦最低触及6.9120元,创2017年5月11日以来新低。不过在央行消息宣布后,离岸人民币兑美元自6.88元附近大幅反弹并一度升破6.83元。

reut.rs/2vg5fSD

谢亚轩进一步指出,从目前市场表现看,反应还是比较明显的,毕竟这增加了做空人民币的成本,对抑制做空的行为会有帮助;但结合去年7月到今年7月汇率双向波动看,这是在央行不干预或者少干预的情况下实现的,而且人民币走势也没有完全跟随美元,市场化程度比较高,汇率市场化程度也更进一步了。

肖立晟则表示,对比近期和之前,人民币贬值速度和幅度都比较大,这和过去有限的汇率弹性相比,明显是上升的,而且最近人民币弹性和其他新兴市场货币相比也是上升,这也表明人民币汇率存在一些情绪性的东西,而不是基本面的。

**后期仍有“逆周期”等工具**

在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背景下,人民币兑美元近两月面临的贬值压力骤增,此次央行将远期售汇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调回2015年的20%,意味着远期的锁汇成本将上升,一定程度上减轻了人民币贬值压力,这也否定了市场认为的央行默许汇率贬值应对贸易战的观点。分析人士并认为,若人民币贬值压力加剧,不排除央行动用其他工具。

“至少我觉得到这一步,我想央行的底线是已经亮了一下,”华侨银行驻新加坡经济学家谢栋铭表示,“尽管我们看央行还是希望市场能够自我找均衡点,但我感觉现在这波贬值的速度可能让央行感觉不太舒服了。”

他并指出,央行底线亮出来之后,尽管这个政策实际作用不大,但信号一出,市场应会变得更加理性,因为经历过2015-16之后市场都清楚,这不过是监管层祭出的第一招,若继续盲目地推低人民币汇率比较危险,后面还有逆周期因子等一系列稳定市场的工具。

reut.rs/2MeEpAU

据其对比2015年9月的远期购汇数据,今年6月并没有井喷。2015年8月的远期购汇从原来的300多亿变成700多亿,但今年只是从5月的260多亿变成338亿,数据变动并不明显,从这个角度来看,这时候出这个政策更多的是信号意义。

“反正就是昨日重现,就是大规模的贬值总是不可能,也是不可持续的。“德国商业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周浩点评道。

中国央行从2015年10月15日起对开展代客远期售汇业务的金融机构收取外汇风险准备金,准备金率为20%,又在2017年9月将外汇风险准备金征收比例降为零,并取消对境外金融机构境内存放准备金的穿透式管理。

今年年初由于市场呈现良好的双向波动走势,外汇交易中心外汇市场自律机制秘书处称,将报价模型中的“逆周期因子”恢复中性,但报价模型并没有改变。未来若外汇市场情绪再出现明显顺周期波动,报价行仍会根据形势变化对“逆周期系数”进行动态调整。

但随着贸易战愈演愈烈,人民币近几月持续贬值。自6月中旬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即期一路下行,最大贬值幅度达到7.4%。贸易紧张局势加剧人民币贬值压力,加上市场预期美联储9月会再度升息,从而在近期提振美元,逢低购汇需求升温。

中国央行行长易纲7月初表示,近期外汇市场出现的一些波动,央行正在密切关注,这主要是受美元走强和外部不确定性等因素影响,有些顺周期的行为。央行将继续实行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深化汇率市场化改革,运用已有经验和充足的政策工具,发挥好宏观审慎政策的调节作用,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中美贸易争端不断升级,继决定对进口自中国的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关税后,美国政府周三表示,总统特朗普提议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幅度提高至25%,寻求加大对中国施压,促其在贸易问题上作出让步。中国随后亦于周五公布反制措施,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约600亿美元商品加征5-25%不等的关税,实施日期将视美方行动而定。(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