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5, 2019 / 3:56 AM / a month ago

综述:猪价续涨推高中国9月CPI触3 结构型通胀或阶段影响政策节奏

作者 宿泱韫

2019年9月23日,北京,一名顾客在沃尔玛超市内选购猪肉。REUTERS/Tingshu Wang

路透北京10月15日 - 猪价继续大幅攀升,推高中国9月CPI进入3时代,并创下近六年新高,而PPI则继续运行在下行通道,触及逾三年新低,凸现当前通胀是结构性的,内需仍然较为疲弱。分析人士预计未来一到两个季度,猪价可能继续上升,CPI仍将高位运行。

分析师强调,当前的结构性通胀主要是供给层面引发的,对货币政策有一定掣肘但较为有限,货币政策实施节奏和幅度上或考虑通胀影响,但鉴于PPI持续下行、核心通胀平稳,CPI入3对货币政策大方向不会有根本性影响。

“短期来看,猪价等仍可能阶段性推升通胀...中性情景下,CPI或在未来两个季度保持3%以上,随后进入逐步回落通道。”长江证券宏观分析师赵伟表示,供给推升的CPI通胀,或阶段性干扰政策节奏、不改变大方向。

他指出,伴随融资收紧和棚改缩量对地产拖累等影响逐步显现,及全球景气的加速回落,未来一段时间PPI或继续处于负增长区间,进而加大实体融资成本抬升的压力。未来央行或通过降低金融机构负债端成本,引导LPR和融资成本的进一步下降。

中国国家统计局周二公布,9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3%,高于路透调查预估中值的2.9%和上月的2.8%,为2013年11月以来最高。其中,食品价格同比上涨11.2%,非食品价格同比上涨1%。

9月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下降1.2%,与路透调查预估中值一致,上月为降0.8%,PPI同比已连续三个月处于负值,且2016年7月以来最低,当时为-1.7%。

tmsnrt.rs/2IOOUva

西南证券宏观团队的杨业伟和张伟预计,年末由于猪肉价格推动,CPI同比可能攀升至3.3%-3.5%,明年1月春节期间通胀压力可能最大,一方面由于猪肉价格上涨,另一方面由于春节错位因素,通胀可能单月攀升至接近4%的水平。

但他们指出,无需对此过度惊慌,这种通胀主要由猪肉供给收缩带来的,并非反映需求变化。核心通胀延续弱势,9月核心CPI同比增长1.5%,与上月持平,继续处于低位。

据统计局城市司高级统计师沈赟,9月CPI的食品价格同比涨幅扩大1.2个百分点,影响CPI上涨约2.21个百分点;其中,猪肉价格上涨69.3%,涨幅扩大22.6个百分点,影响CPI上涨约1.65个百分点,牛肉、羊肉、鸡肉、鸭肉和鸡蛋价格涨幅在9.4-18.8%之间。

华宝信托宏观分析师聂文表示,9月CPI超预期上涨,是猪肉价格上涨的逐步体现,后续看猪周期引起的结构性通胀可能会持续一到两个季度。尽管目前有猪肉库存投放、增加了猪肉进口,但占比较小,生猪存栏量并没有上升,从往年经验看,猪肉价格上升还会带动牛肉、鸡肉等价格上涨。

不过他并指出,对于CPI的上涨也不必高估,目前仅是肉类涨幅较大,考虑到PPI持续下行,非食品价格平稳,流动性不会显着增长,预计此次CPI上涨虽然持续时间较长,个别月份可能突破3,但总体仍较温和。

“短期猪价易涨难跌,四季度通胀仍存在结构性压力。”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经济学家章俊认为,随着秋冬季节的到来,市场需求逐步增加,压栏惜售行为导致供需缺口加大使猪价短期内易涨难跌。其次,能繁母猪存栏同比下降38.9%,生猪存栏同比下降41.1%,能繁母猪存栏下滑、仔猪供应短缺持续对猪肉供需格局带来负面抑制效应。

他称,农业部此前发言称当前生猪产能恢复有利的外部条件增多,预计生产积极性将进一步提升,今年年底前生猪产能将探底趋稳,猪肉市场供应有望逐步稳定和恢复,价格会逐步回落到合理水平,预计CPI快速上行的动能将逐步减弱。

**结构性通胀或影响货币政策节奏**

中国央行行长易纲此前曾表示,中国的货币政策“以我为主”,考虑国内的经济形势和物价走势来进行预调和微调。分析人士多预计未来一两个季度中国CPI还将在3%附近运行,但鉴于内需较弱且通胀是结构性的,逆周期政策的大方向不变。

“CPI在四季度破3概率仍高,但本轮CPI的上行主要是由猪价上涨带来的结构性通胀,扣除食品和能源的核心通胀水平仍然处在低位,物价短期结构性上涨对年内货币政策的掣肘有限,政策层无需为稳定物价进行刻意调整。”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的章俊表示。

但他指出,虽然结构性通胀并不会对货币政策的主要方向产生根本性影响,但仍会对货币政策的实际施行效果和宽松空间形成一定抑制,故而在海外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一致大幅放松、全球加权平均货币政策利率将接近危机后低点的时候,中国货币政策的宽松节奏较为温和,重心仍集中在继续优化货币投放结构、疏通货币政策向贷款利率的传导的层面。

章俊称,结合李克强总理昨日召开的经济形势座谈会来看,政策层再度强调要把稳增长和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因此在面临结构性通胀压力时,逆周期调节政策更应锚准核心通胀,在立足全局发展的前提下进行前瞻性预判,灵活运用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工具,加强预调微调,释放改革开放的发展红利。

“虽然本月通胀在历隔六年后再度破3,但无需过度惊慌,央行也无需因此而收紧货币政策。”西南证券宏观分析师杨业伟和张伟表示。

他们称,问题主要出在供给面,而货币政策主要功能为管理需求,面对这种通胀,即使央行收紧货币政策,通胀也不会得到有效控制。因而货币政策无需因这种通胀而收紧,面对3%以上的通胀和6%的GDP,央行货币政策应该更关注后者。

联讯证券的李奇霖、张德礼认为,CPI同比上涨主要由猪肉贡献,但食品价格上涨涉及民生,仍会影响货币政策宽松空间。应对CPI与PPI裂口扩大,后续主要将通过引导LPR报价,降低实体融资成本,银行让利实体。与此同时,财政政策扩大逆周期调节力度,但控制总量货币工具的使用,避免刺激全社会对物价上涨的预期。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周一表示,今年经济运行总体平稳,但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实体经济困难突出。要用好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工具,加快补短板惠民生重大项目建设,扩大有效投资,开展多元化贸易投资合作。

央行行长易纲此前表示,中国是一个大型经济体,货币政策主要是服务国内经济,决定货币政策也主要是“以我为主”,考虑国内的经济形势和物价走势来进行预调和微调。他表示,中国的经济目前还是在合理区间,物价方面也处于一个比较温和的区间。(完)

发稿 路透中文部; 审校 吴云凌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