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7, 2019 / 9:23 AM / 8 months ago

综述:中国新经济竞争力约为美国一半 要宽容、不要撒胡椒面式监管

作者 乔艳红

资料图片:2018年10月,北京,中央商务区天际线及其水面的倒影。REUTERS/Thomas Peter

路透北京12月17日 - 中国官方智库--社科院周二发布蓝皮书称,尽管中国新经济指数在调查47国中位列第二,但新经济的竞争力只约为美国的一半,两国相比仍有较大差距,差距最大的三个领域是绿色化、创新能力和网络化。

在这本中国产业竞争力报告(2019年)蓝皮书中,社科院认为在推动新经济发展过程中,中国的优势是传统产业基础较好,可以通过实施“新经济+”策略,实现推动传统产业升级和促进新经济发展的双赢;以推进国内产业链重塑和促进公平竞争为着力点,打破发达国家在关键领域的控制力和引领力。

具体到政策建议上,蓝皮书建议应该优化政府服务,深化“放管服”改革,对于新经济要有宽容态度,对拿不准的不要随便监管,避免撒胡椒面式的监管和过度监管。

“中国的新经济面临不平衡发展,中国在数字化和智能化领域具有较好的基础和竞争力,但创新能力、绿色化和网络化能力的发展相对滞后。”蓝皮书称,“中国新经济的竞争力与美国相比仍有较大差距,在全球处于第二方阵。”

蓝皮书课题组构建的新经济指数包括创新能力、全球化、绿色化、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等六个一级指标,其中,美国囊括了创新能力、绿色化、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共五项指数的第一,全球化指数位列第七。

而反观中国的新经济竞争力,数字化和智能化位居第二,全球化和创新能力分别位居第四和第六,绿色化和网络化分别在第15和第16位。

整体来看,美国的新经济竞争力在47国中处于绝对的优势地位,中国的新经济指数位列第二,但新经济的竞争力约为美国的一半。

新经济竞争力主要指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智能机器人以及节能环保等产业的发展状况和竞争力。

具体到分项指数来看,发现近年来中国全国创新能力指数出现下降趋势,从2015年的5.6下降至2017年的4.2。蓝皮书认为,这可能与国内外环境有关,受金融危机和从高速发展向中高速发展阶段转变的影响,企业压力较大,投入创新的资金会受到影响。

蓝皮书建议要优化政府服务,深化“放管服“改革,创造更加宽松的创新创业环境。还要完善包容审慎的监督管理模式,该管的管,不该管的一定要放手让企业去做,鼓励创新,宽容失败,建立容错机制。

“防止简单化的‘一刀切’式监管,对处于初期的新经济要有宽容态度,对拿不准的不要随便监管,要精准监管和适度监管,避免撒胡椒面式的监管和过度监管,”蓝皮书称。

蓝皮书认为,中国可以从两个方面解决关键领域、关键环节可能被“卡脖子”的问题:一是推动传统制造企业和新兴经济企业的合作、并购,培育世界一流的“新经济+”企业,带动国内价值链的升级,实现国内产业链的重构;二是完善反垄断制度建设,加大对跨国公司利用技术优势进行垄断的出发力度。

“此次(新技术)革命就是一场多个新趋势融合的突破性式创新。新经济也是融合多种新趋势的以突破性基数创新为支撑的经济,技术突破的总体方向是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绿色化。因此中国在推进新经济发展、新技术革命的过程中,要采取立体式多维战略,不能搞单兵突进,”蓝皮书的总报告称。

**产业政策向功能性产业政策逐渐演进**

2016年“新经济”首次被写进政府工作报告,报告指出“当前我国发展正处于这样一个关键时期,必须培育壮大新动能,加快发展新经济。”

随后,各新经济领域的行动计划或指导意见相继出台,包括关于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大数据产业发展规划、云计算三年行动计划、物联网发展规划、促进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等等。

如今,相关产业的基础设施、产业发展环境等硬件条件得到很大提升,但从核心技术攻关来看,基础技术、核心技术、基础硬件等方面的进展较为缓慢,而这些恰好是新经济产业发展的内核。

“从技术创新角度看,目前的政策对技术创新的促进作用未达到预期,”社科院蓝皮书称,这一方面说明新经济领域的创新难度大,研发投资周期可能较长,短期的三年计划未能收到显着成效。

但另一方面也说明,关于技术促进的政策本身的设计不够合理。

蓝皮书认为,产业政策从选择性向功能性的转变,是未来中国产业政策发展的趋势,应该逐步以鼓励创新和更加注重对产业环境的营造为主要关切点。

“政府选择性产业政策,在赶超时期有其合理性,但因为规定了产业发展的方向,会在一定程度上将创新限定在产业政策鼓励发展的领域内,”蓝皮书称,“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选择性产业政策的弊端日益突出,显现出不符合生产力发展的趋势,亟须对产业政策进行改革。”

与此同时,美国新经济产业政策未来预计将继续强化美国优先,将中国作为美国的“战略竞争者“,而且会更加重视产业安全,采取多样化手段加强对关键性技术的保护,也即是说对美投资会面临更严格、更频繁、更具针对性的审查限制,特别是在人工智能、虚拟显示、半导体等敏感技术领域。(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