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6, 2018 / 9:23 AM / 23 days ago

综述:中国央行详释人民币汇率稳定有基础 力破民企融资难题

路透北京10月26日 - 中国日前紧锣密鼓出台一系列举措,力图以市场化方式缓解民企融资难题,央行官员周五在政策吹风会上对相关政策进行了进一步阐释。这是央行今年8月举行“有效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吹风会后,时隔两个月举行的又一场内容相近的吹风会,凸显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国进民退”质疑声起的现实面前,政府对民企困境的高度重视。

2018年9月28日,北京,中国央行总部大楼。REUTERS/Jason Lee

与此同时,中美贸易摩擦仍在继续,尽管美国并未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但在复杂的内外部环境下,人民币汇率贬值预期今年以来持续升温。对此,央行副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详述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有基础、有信心、有能力”,旨向外界传达中国管理预期,力保人民币汇率稳定的决心。

“近期的人民币汇率变化主要是对市场供求和国际汇市波动的一个反映,今年以来美联储连续加息,美元走强,新兴经济体出现金融动荡,加上贸易摩擦对市场情绪造成了一定的扰动,所以在市场力量的推动下,人民币汇率有所贬值。”潘功胜称。

他表示,人民币在新兴市场货币中表现还是总体稳健的,今年以来受外部国际金融市场变化的影响,很多新兴经济体货币是大幅贬值的,新兴经济体平均的货币指数都下降了11%,人民币从年初到现在下降了5.9%;另外,从10月份来看,美元指数10月份以来到昨天上升了1.6%,欧元跌了1.7%,英镑跌了1%,人民币中间价到昨天是跌了1%。

“这样横向比较一下,人民币无论是和新兴经济体货币进行比较,还是和其他发达经济体货币进行比较,应该说它有贬值,但还是比较稳定的货币。”潘功胜称。

受欧元弱势激励美指上涨影响,人民币即期周五早盘一度跌破6.96元至6.9647,创近22个月新低,破七可能性大增。今日中间价亦跌逾百点破6.95关口,为2017年1月4日以来新低。离岸人民币最低已经跌至6.9769。

中国总理李克强周五在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联合记者会上重申,中方不会搞人民币竞争性贬值。中国商务部昨日也表示,中国不会将人民币汇率作为工具来应对贸易争端等外部扰动。

**人民币汇率稳定有基础**

尽管中国官方表示三季度宏观经济数据在合理区间内,但三季度GDP同比增速创出九年半低点却是不争的事实,投资和消费双双放缓也指向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仍在增大,不难看出中国下半年经济工作强调六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的重要性。

眼下,面对人民币汇率贬值预期的升温以及汇市的大幅波动,管理外汇市场的预期亦变得相当迫切。

潘功胜介绍,人民银行积极采取了一些措施来稳定预期,包括不断地完善人民币汇率市场化的机制,保持汇率的弹性;同时针对外汇市场顺周期的行为,已经并将继续积极采取宏观审慎政策等措施来稳定外汇市场预期。

“中国作为负责任的大国,我们不会搞竞争性贬值,不会将人民币汇率作为工具来应对贸易争端等外部的扰动,这个观点人民银行已经重申了很多次了,我今天在这儿再重申一次,”潘功胜称。

此外,中国经济的基本面稳健,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财政金融风险总体可控,今年国际收支也是大体平衡,昨天外汇局发布的相应的数据显示外汇储备充足。这些因素为人民币汇率保持基本稳定提供一个基本面的支撑。

“近些年来,在应对汇率和外汇市场波动的过程中,人民银行、外汇局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政策工具,根据形势的变化采取必要的、有针对性的措施,对于那些试图做空人民币的势力,几年之前我们都交过手,彼此也非常熟悉,我想我们应该都记忆犹新。”潘功胜平和的语气中透着一丝坚定。

9月人民币汇率温和回落,贬值预期持续累积,企业结汇意愿低位徘徊,而购汇意愿不减,致中国9月银行代客结售汇逆差创21个月最大。分析人士认为,结售汇逆差进一步扩大并不意外,短期可能还将面临进一步扩大的压力,资本外流压力不小,但中期看结售汇仍将大体均衡。

**央行力解民营融资难题,政策落地是关键**

尽管从三季度的数据看中国完成年内经济目标问题不大,但面对实体经济面临困境,社会失业压力和外部挑战的加剧,稳经济首先要稳实体经济,尤其是支撑中国80%以上就业的非公经济,眼下面临的生存困境更须高度关注。

受累于大环境的不确定性以及经济下行压力,民企违约事件年初以来有所增加,这对原本就面临“融资难融资贵”的民企而言更是雪上加霜。亦使得中国力破民企融资难题的政策如何落地面临考验。

潘功胜在阐释设立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的出发点时就讲到,由于一些民营企业出现了违约事件,金融市场和部分金融机构对民营企业风险的偏好有所下降,而且这种风险偏好的下降,在金融市场上也出现了一定的“羊群效应”,一些经营正常的民营企业遇到了融资困难。这样的一种情况单纯依靠市场力量进行自我校正,短期内可能很难产生效果,所以有必要对金融市场的非理性预期和行为进行引导。

“矫正市场的‘羊群效应’和一些非理性行为需要找到一个突破口。债券市场具有公开、透明、传导效力高的特征,定价非常市场化,它对其他金融市场预期的引导能力也比较强。所以选择债券市场支持民营企业发债融资,对于改善市场预期、提振投资者信心具有积极意义。”潘功胜称。

中国日前多管齐下支援民营企业,除银保监会、证监会外,央行周一宣布,引导设立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稳定和促进民营企业债券融资;同时在6月已经增加了再贷款和再贴现额度1,500亿元人民币基础上,二者再增加1,500亿元额度,发挥定向调控、精准滴灌功能,支持金融机构扩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的信贷投放。

潘功胜表示,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在中国金融市场已经存续了很多年,在具体运作上是由央行通过再贷款提供部分初始资金,由专业机构进行市场化运作。通过出售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和担保增信等方式,重点支持暂时遇到流动性困难,但是有市场、有前景、有技术、有竞争力的民营企业的债券融资。其中投资人在购买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的时候,相当于在购买债券的同时,购买了一份违约保险。

除中债信用增进公司之外,央行也在研究选择其他的专业机构参与这个计划,同时也会鼓励商业银行、证券公司、保险公司以及其他信用增进公司等商业机构,基于商业原则开展类似的业务。

至于融资支持工具能形成多大的规模,潘功胜介绍说,如果初期提供的初始资金大概是一百亿,它有一个杠杆比例,假如说按照1:8的比例测算的话,它可能会形成八百亿规模。此外,除了中债增信自己做,还会联合其他市场机构如债券主承销商、地方商业银行等一起做。假定其他主体也按照这个比例,提供八百亿规模的话,可能就会形成1,600亿的规模,这是一个初步的估算。

“我们也会根据市场变化情况,也就是说,我们会观察和评估这个规模对于目前民营企业融资氛围的改善效果,以决定会不会再进一步扩大规模。”他称。

他提到,债券市场融资支持工具完全按照市场化的运作,实施严格的风险管理,完全实施市场化运作,实施风险管理。

“中央相关部门已经出台了很多政策,下一步关键是怎么样将这些政策真正地落实到位,人民银行将会同相关部门进一步疏通货币信贷政策的传导机制,来用好、落实好这样一揽子政策,为小微企业的发展提供持续的动力。比如我们要发挥这些政策的合力,金融、财税这些政策‘几家抬’,”潘功胜说。

央行提供的新闻稿显示,到9月末,普惠口径小微贷款同比增长18.1%,比全部贷款的平均增速高约5个百分点。今年前三季度普惠口径的小微贷款增加约9600亿元,增量相当于去年全年的1.6倍。(完)

审校 乔艳红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